村长跪着舔寡妇 胯下挺进美妇身体

话说三国的时侯,魏武帝曹操雄霸一方,他生性多疑,生怕被人盗墓鞭尸,因此在他临死之前居然下令建造了七十二座陵墓,使得后人无法得知他的尸体究竟葬在哪一座坟墓中。

自三国以后,历代盗墓者皆把曹操的七十二疑冢视为毕生目标,如果谁能挖出曹操的坟墓,那就成为历史上最成功的盗墓人了。

庄千手被她的超尘脱俗的清秀深深迷住了,盗墓者都很有钱,庄千手又没结婚,赚来的钱几乎都花在妓院里面,他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美女能叫他心灵颤动。

夜晚,星月无光,乌云密布,荒山之上,只见点点磷火,仿佛无数鬼魂在行走,阵阵虫鸣,好似满千幽灵在哀号……

庄千手跟那绝色女子站在一座很大的土坟,土坟甚至连个墓碑也没有,坟上长满了荒草,显示里面葬的是个普通人。

绝色女子微微一笑:「我丈夫既然有夜明珠陪葬,他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坟墓自然也不普通,对不对?」

绝色女子微微叹了一声:「就是因为世界上有你们这些厉害的盗墓者啊,所以我丈夫临死的时侯特别交代,地底下尽量修筑得豪华,地面上随随便便做个小土坟就行了,别让盗墓者眼红。

「这种小机关哪难得倒我?」庄千手拍拍胸脯,把火把交给绝色女子,从背囊中掏出工具,在石门上一阵摆弄,没有多久,便弄开石门:「门开了,小娘子,请吧!」

乳峰上,短箭插着,绝色女子低低着庄千手拔起短箭,伤口涌出黑血,他立刻低下头,张开大口含住了乳峰,用力吮吸着。

庄千手吸了一口,然后将吸出来的毒血吐掉,等到吸了七、八口之后,吐出来的血液已渐渐变成红色,这表示血中毒液已被他吸干净了。

庄千手看见自己居然吸出了她的奶水,全身的性欲顿时增强了十倍,他不头一切地又含住了乳头,疯狂地吮吸着……

庄千手是情场老手,自然知道女人的这种变化代表着甚么,他除了继续用口吮吸之外,又伸出手,到另外一座山峰上活动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的嗓子都叫哑了,两个人的水都流干了……两人仍然紧紧抱在一起,缓缓喘息着……

轻轻一句话,尤如晴天霹雳,唬得庄千手三魂不见了七魄!曹操距他那个年代大约一千年,这个女人如果是曹操的老婆,那她岂不是……

可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墓道中,根本看不清方向,庄千手一头撞在石头上,惨叫一声,整个人倒了下来。

「不要碰我!离我远一点!」庄千手浑身发抖,连声音都在发抖,火把熄灭了,他跟本找不到来的路了,想在黑暗中摸出这巨大的坟墓根本不可能,看来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女鬼手中了。

庄千手吓得哭了出来,他虽然是天下第一盗墓高手,毕竟只有二十七、八岁,到了死亡的关头,自然吓破了胆。

「曹操真正的坟墓?」庄千手又惊又喜,祖祖辈辈都想挖,祖祖辈辈都被七十二疑冢搞得晕头转向,想不到今天……

「在我的地头,还用得着火吗?」蓉儿话音未落,只见她伸手一指,墓道中出现了无数的萤火虫,密密麻麻,汇成一片星光璨烂的海洋,把整个墓道照耀得光彩夺目,有如白昼,庄千手一时被刺得几乎睁不开眼睛了。

七拐八曲,迎面是一堵白玉砌成的大门,蓉儿伸手正要去推,庄千手立刻伸手拦住她:「小心机关,你忘了刚才怎么受伤的吗?」

「不是美人计,而是淫人计!」蓉儿笑得依偎在庄千手的怀中,香味朴鼻,软玉满怀,庄千手不由一阵心荡,忘记了她是个鬼,双手抱住她,在那粉嫩的脸上一吻……

白玉大门打开了,迎面的是一座宽敞的大厅,大厅中陈列着无数的珍珠、翡翠、钻石、宝玉、金器,庄千手整个人都傻了。

庄千手打滚了一阵,又停手,望着蓉儿:「我还是不明白,这么巨大的财富,为甚么你要送给我呢?我长得也不英俊,又是个盗墓人,身份下贱得很……」

「你说得不错,其实这颗夜明珠乃如来佛的一颗念珠,如果得到这颗夜明珠,凡人吞吃可以长生不老,鬼魂吃了可以还阳!」

蓉儿摇摇头:「这下面就是曹操的真正墓穴,只有他一个人葬在里面,当年我只是陪葬的嫔妃,只能葬在这大床上,下面的机关我完全不知道,无法开放,所以我特别找你来合作。

这个天窗是由一块巨大的软玉所雕成,庄千手刚刚搬起软玉,只见一团蓝色的烟突然冒起,庄千手一时走避不及,吸了一口!

「至少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啊!总比血管爆裂而死好啊,能拖一时是一时,不要拖延了!你看你的东西!」

庄千手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那玩意已经膨胀了三倍粗,仿佛一个大棒锤似的,而且看起来还在膨胀。

「你不是说只有才能保命吗?我现在插在里面,只要我不抽动,就不会,这样我们就可以无限制地一直保持状态,我就不会死了,等到毒性排除……」

「不是我收缩,而是你那个太粗,产生快感,它……不好了……它又收缩了……好舒服……好紧……相公,你顶得我的花心……全开了……」

庄千手牙齿紧紧咬着嘴唇:「蓉儿,你的肌肉在收缩,摩擦我的……使我也太快活……我……想抽动……」

庄千手双手紧紧的抱住她,他这时才知道,性欲的发作是多么可怕,明知道一抽动就有生命之危机,可是就是禁不住想抽动!

「不行了!……你夹得我……全身……酥麻了……我的灵魂……出窍了……好爽……我……啊……忍不住了!」

「不要!相公,不能抽!你疯了?」蓉儿双手轻轻压住他的,想克制他运动,可是男人的的力气却非常大,不是女人的双手所能按住的!

「啊!太爽了!……好相公……好哥哥……你一抽……我全身都……散了……太舒服了……我喜欢你抽动……」

「哎哟……好哥哥……你插……用力插……插死小淫货……小淫妇……爱死你了……用力抽……快抽啊……爽……了……」

每次喷射之后,「天仙雾」立刻产生那可怕的药性,催动庄千手全身的性神经,在极短促的时间内,立刻冲到了最高峰。

就算真的是超人,能够发泄三次,也早已精疲力竭,好像一条死蛇!可是庄千手在「天仙雾」的作用之下,简直像个狂人,一射即胀,一胀即射,那神经已经不受他自己控制了!

每喷射一次,他就向死神靠近一步!蓉儿热泪长流,拼命摇曳着庄千手:「相公,你一定要克制住!发动你全部意志力,不能再射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心情再稳定下来,实在,他的体内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喷射出来了!他相信自己应该可以克制欲念。

骨髓深处产生的骚动,很快扩散开来,冲入了血管,像一股汹涌澎湃的洪水,顺着血管向全身游走,侵蚀了每一根神经……

庄千手的脑神经,就像汪洋大海中飘浮着的最后一块木板,他以为可以当作逃生工具,可是伸手一抓,连人带木板都沉入了大海深处……

庄千手的眼中喷着火焰,从这对色迷迷的眼睛中望出去,他看见的是蓉儿俊俏的面庞,看见的是她裸露的白玉般的山峰,看见的是她一丝不挂的肉体……

「不是我想吸……实在是你太大了……在我的洞壁……紧紧摩擦……我洞内自然就会痉挛……就会产生吸力……哎哟!我又……痉挛了……」

「他奶奶的!」庄千手大吼一声:「与其这样下流地脱精而死,我宁愿血管爆裂而死!」庄千手毅然推开了蓉儿!

经过了七次,男人固然吃不消,女人的享受却是到达了顶峰,不管和哪个男人,都不能连续享受七次喷射的,只有在受到「天仙雾」迷惑之下才能做到。

所以,尽管蓉儿的理智知道等于在减少庄千手的生命,但是女性的生理本能却促使她巴不得有几十次的喷射………

可是,「天仙雾」的毒性早已入侵他的大脑,他闭上眼睛,眼前闪动的全是蓉儿刚才的,他的身边不停地迥响着蓉儿刚才的呼呻……

「啊……小妹妹……你的舌头……好厉害……哥哥……我……太爽了,……再弄!……亲姐姐……你把我……弄成仙了……」

庄千手的淫叫声,刺激起了蓉儿的兽性,她用两排牙齿轻咬住,当他抽动的时候,就好像两只梳子上下梳着……

「啊……我了……好姐姐……浪货……好淫妇……你太会弄了……哥哥我……舒服……完了……我又要……」

庄千手抱住蓉儿,深情一望:「蓉儿,看起来,我已经逃不脱天仙雾的毒害了!死就死吧!反正你也是鬼,我也变成鬼好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下定了死的决心,他再也不吝啬自己的体力了,每一下都用尽力气,每一下都直达花心,蓉儿被插得双眼发直,一张小口疯狂地叫喊着,把天下最下流的话都叫了出来,一直叫到嗓子哑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