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好痛好粗好硬轻点 喂饱你这小妖精真紧爽

字数:13951字第一章从我上大学以来,佳蓉学姊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事实上,她可是系花级的美女,所有学弟们幻想的对象。

她有端庄秀丽的脸蛋,明亮的大眼睛,一头柔顺服贴的长直发,白嫩的皮肤,接近一米七的身高,纤细玲珑的曲线加上本人目测C-cup的傲人身材。

她的个性则是温柔亲切,行事低调又容易害羞,除了经常拿书卷以外,她的钢琴跟长笛也练到能开独奏会的程度,给我的印象是乖巧又散发着音乐人特殊气质的女孩。

现在我的机会来了,我现在选修的一门多媒体是由她当助教,每两个礼拜就要Demo一次作业,有时她也会帮教授代课,我有尝试上课时认真听课,好好表现,不过对学姊而言我仍然只是众多学弟妹之中的一个,我这人什么都平凡,也没什么好的嗜好,平常没事就爱上网看看色文,想也知道没有那个条件去匹配人家。

不知怎么的,就把脑筋动到心灵控制上面去了,这个念头让我觉得很可怕,但是心底却透出一丝的兴奋,我不禁想像学姊跪着叫我主人的模样,心中的坏念头越来越扩大。

但是问题来了,到底要如何催眠一个人,我完全不晓得,甚至我根本不相信它的真实性,催眠舞台秀一定都是串通好的,催眠文章也都是同好自己杜撰的,我真的是这么认为。

不过我还是花了一整晚搜寻催眠网站,几乎都不是什么正经网站,有暗藏木马的、贩卖盗版光碟的、会员制收费的网站等等,花整个晚上看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实在让我很灰心很想放弃。

根据网站导览,站长是位专业的催眠师,论坛中也都是催眠能力者互相交换催眠心得,我爬了半天文,似乎催眠学也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但是深奥到让我无法了解。

最后我决定发文自己问,在网站上问这种问题实在很丢脸,我也不期待有人会回应,一个完全不懂催眠的人想要控制一个不熟的女孩,那真是天方夜谭。

不过早上起来时,有十几帖回应,虽然大家都很认真又热心的在回,不过比较白话的,让愚笨的我看得懂的只有三篇。

飞天长毛象说:「功力不是很深的话,最好配合一些让目标放松的东西,比如说酒、芳香精油、轻音乐等等,还是你可以弄到镇静剂或更好吧,但是完全迷昏就没效了,剂量轻些让她半梦半醒最好。

」深深地睡去说:「女孩子天生的弱点就是呀,当你轻轻抱着她的时候,她会有温暖跟信任的感觉,当你温柔地抚摸她,她就会自然地放松跟顺从,如果你能让她的话,过后的失神跟催眠就有点类似了,催眠感受度好的人这样就很容易接受建议了。

这些都是女孩子的本能,每个人多少都有的,只要你有办法把压抑本能的理性消除掉……」坏坏的站长说:「你能给她播放音讯或视讯档的话,我可以在档案里帮你加点料,对她的潜意识造成一些影响,保证无副作用,但是指令不能太长呀,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帮你。

但是影片太短了,最后只能勉强塞下两道指令,第一是午夜12点到系馆顶楼来(总不能大家排队Demo时让她怎样),第二是暂时加强她被抚摸时的敏感度,也就是说主催眠的程序还是要靠自己了。

午夜12点我埋伏在顶楼出口的背光侧,手里握着沾染的手帕,这是我花300大洋跟化学系的旧识买的,他倒是懂得找机会坑钱。

只是机会来了我反而胆怯起来,这一下没有得逞可就要吃牢饭了,好不容易考上这明星校系,我可不想搞到上社会版头条呀……

一下子出其不意地用左手环住她的腰,同时右手拿手帕覆住她的口鼻,没想到学姊反应很快地屏住呼吸,眼角余光向左后方瞄过来,我下意识心虚地把头往右侧躲,霎时左脚给狠狠踩了一下,我痛得差点叫出来,学姊趁手松了些很快将身体放低,蓄势要往后顶,这一手可不是学过女子防身术吧,真是踢到铁板了。

情急之下我反射动作用左手使力掐住学姊的乳头,感到她的身体轻颤了一下,嘤的一声,一下子吸了大量的,挣扎不了几下身体就软了下去,我记得板友的叮咛,不可以迷的太昏,就把学姐放平躺在地上,只见她双眼无力地半闭着,小手轻轻地握拳似乎还想抵抗,但是一点也动弹不得。

这下好了,接着要怎样开始呢,站长说既然没经验就只有凭直觉了,尽量让她放松吧,如果不成也只好把她完全迷昏之后逃走了。

打定主意之后我尽量平复紧张的心情,双手开始轻轻地爱抚她,就算催眠失败我有这段艳福也算不枉了。

学姊今天穿着短袖的薄T,及膝的牛仔裙,让我可以轻松地摸到大部分的地方,我先用手轻轻地梳她的头发,然后从脸颊轻轻向下游移,经过肩膀、手臂、乳房、小腹、大小腿,再重新由脸颊向下。

学姊一开始身体有点僵硬,还努力着尝试要睁开眼睛,不过在我固执地爱抚了十分钟左右后,学姊的神情渐渐越来越恍惚,眯着眼睛急急喘着气,白皙的肌肤开始透出淡淡的红。

我轻轻抱着学姊,吻她的唇,舔她的粉颈,学姊好像很受用的样子,全身的力量越来越轻,稍微发出细细的。

然后我把重点摆在,温柔地搓揉乳缘的部分,然后用掌心慢慢在乳晕画圆,学姊的身体不安地扭动着,小手在地面上乱摸,看来的药效开始减弱了,她渐渐恢复力气,不知道何时会醒过来,我觉得我应该要开始跟她说话了,不对赶紧见机逃跑才是。

我加大了搓揉的力道,然后学着催眠文章的台词,放低声音说道:「佳蓉,你觉得全身暖烘烘、懒洋洋的,有种很幸福的感觉,你想要更放松自己,好好地去感受这些,什么也不要思考,你喜欢这样舒服的感觉,你心里只想更深更深地放松,越是放松就会感到越舒服,越舒服就会令你越放松,你现在觉得越来越舒服了,是吗?」「嗯……」学姊只是轻轻地回应着,我应该要再加把劲。

暖暖的火焰在你的身体之中燃烧,身体像是太阳下的冰块一样慢慢的融化,你的意识也跟着身体一起融化了,你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听着我的声音。

「佳蓉,现在全世界只剩下我的声音,你只能听见我,你觉得你应该服从我的指示,我的话像是从你的心中传出来,当你服从这声音,心情会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和满足。

」「是的……我将会……服从」竟然真的被我搞定了,当下心情真是爽到无以复加,我停下搓揉乳房的动作,看着仍因呼吸而急速起伏,即使隔着与薄衣,还是能察觉两粒乳头骄傲地挺立着,学姊的表情恬静而安详,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很不妙的处境了。

不过狂喜之后头脑特别冷静,好歹我也是个考上明星大学的优等生,并没有因为眼前的成功而得意忘形。

我不敢直接命令学姊成为我的奴隶,因为有跟本性对冲而突然清醒的例子,还是依照原定计画间接用性欲逼迫她,我也为了这个特别准备了秘密武器呢。

第三章「佳蓉,你可以睁开眼睛,但是心灵还停留在沉睡之中,你觉得不需要防备我,你可以自在地除去上衣跟短裙,那会让你感到更轻松更自由。

我用一支手指沿着的形状隔着布料轻轻描绘着,学姊的身体也跟着节奏轻轻地颤抖,露出很难受的表情。

并拢食中指轻轻压迫裂缝,立刻泌出了大量的黏液,小小的水痕很快就晕开到整个裤底,把手指也弄得黏黏滑滑的。

「那么你喜欢这样被我玩弄身体吗?」「啊啊……我……噫……噫噫」学姊的越来越高亢,已经无法好好回答问题了,应该是快要不行了吧。

我继续火上加油地加快进出的速度,用姆指的指腹逗弄她的小豆豆,另外用左手粗暴地掐学姊的乳房,拉扯她的乳头,我感到学姊的那里收缩的力道也跟着加强,紧紧的吸吮我的手指头。

「佳蓉,你现在正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你没有办法抵抗它,你已经忍不住了,你觉得自己快要了。

)「啊……啊啊……啊啊啊」学姊下意识地摇动纤细的腰迎合着我的手指,忘情的发泄着,她的身体已经做好泄身的准备了。

「啊啊……我是……我……呜嗯……不可以这样……」「佳蓉听着,当你越忍耐的时候,快感将会不断的累积起来。

」「噫噫噫……哇啊啊啊」她依然饥渴地迎合着手指,淫蜜滴了满地,泪水爬满了清秀的脸,但是无论如何就是不愿松口,一直强忍了两分钟,虽然我玩得很开心,但是作坏事还是应该快点结束,何况学姊已经叫得太大声了。

最后还是得用上秘密武器,不过拿出这个就表示一切都要结束了,那是一个遥控式的跳蛋,我把震动开到最大然后用手掌整个压在学姊的上。

激烈的持续着,然后学姊全身虚脱地卧在地上,嘴角还在缓缓抽动着,我实在也撑不住了,就发泄在学姊的上面。

不过工作还没有结束,学姊正在经历的余韵,身心都完全迷失了,这时候来下永久性的暗示才是最好的时机。

「佳蓉,听得到我吗?」「是的……主人」「当你醒来的时候会不记得一切的事情,你只会觉得学弟我很好相处,不排斥跟我亲近,但是虽然你的思考是自由的,你的身体却会下意识地服从主人。

」「是的……我明白」接着做个小测验,我轻轻摩擦学姊的阴核,她马上就到达尖锐的,失神地瘫在地上。

第四章接下来几天我常常跑学姊的实验室串门子,不过只是纯抬槓,我并不想一直欺负她,等到我哪天忽然心血来潮再说吧……比如说今天,学姊穿着碎花的薄纱上衣跟长裙,样子特别妩媚,那就不能怪我坏心眼了,有力量放着不用还真是心痒痒的。

」本来用来遮掩的双手,轻轻的在丰满的酥胸上滑动着,我也不做什么就这么跟她互看着,她的眼眶越来越湿润,小嘴微微张开吐着气,但是还一直竭力克制着不发出声音。

「佳蓉,你可以隔着裙子爱抚你的神秘地带……,对,就是这样,很舒服,越来越舒服,你的理智慢慢的消退,你觉得好寂寞、好需要。

「咦?我……啊噫……我不是……噫噫」没想到听了我的话她忽然像被电到似地弹跳了一下,跟椅子一起翻倒在地,她变得异常兴奋,双手伸进裙中疯狂地搓揉着花瓣。

她的反应吓了我一跳,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忽然间若有所悟,莫非学姊清纯保守的个性之下,其实隐藏着被人的,而她自己非常不愿承认这点,所以当初要她叫我主人才费了这么大的工夫。

「哦,其实学姊你很希望有人来欺负你吧?」「噫噫……不是的……不要啊……」虽然说不要,可是她的双手更卖力了,裙底发出啾啾的水声,这并不是我的命令造成的,她只是被羞辱的言词激发了内心深处的。

「噫噫……主人……我要主人……」她的身体辛苦地扭曲着,语气显得很慌乱,我上前用双手扶着她的肩。

「佳蓉,仔细的看看我,认得我吗?」「啊啊啊……主人……求……求你」我温柔地看着她,轻轻用指甲划过她的乳尖,她不能自己地泄身了,她一直紧紧抱着我。

佳蓉一动也不动地埋在我怀中,淡雅的体香环绕着我,肌肤滑不溜手的触感让我迷恋,当我要她帮我吸出来时,她也会乖巧地撑起身子,伏下头卖力地服侍我,这情景我以前是连作梦都享受不到的,当时只要学姊不经意多看我一眼我就能开心一整天。

但是我忽然感到这不是我希望的结果,现在的我只拥有半个她,平时的她还是强烈排斥被奴役的,我要让她打开心结,我想要得到全部的她,不论是「学姊」还是「佳蓉」我都要。

我很后悔当初爱玩,下了这种奇怪的指令,学姊潜意识中巧妙利用了这点,把自己分为两半,保留了那个死不认输的自己,她真是个聪明的女孩,这下又回到原点了……现在学姊好像变成了双重人格,我的暗示本意不是要她这样的,但我不知如何才能让她自己把她们融合,可能需要做很多尝试。

当你晚上睡觉时,会梦见自己无助地被玩弄着,你会好好记得这份感觉,不要用道德观强硬抵抗,听听你心中真正的声音。

等一下穿好衣服之后坐回桌前,回到你的表面人格,她不会知道刚刚发生的事,只专注在我来之前的实验纪录上,你可以开始穿上衣服了。

佳蓉就坐在地上,背部斜倚着墙,双手握着化妆水的瓶子,用瓶口侵犯着自己,手已经抖得快要握不住瓶子了。

身上的白T被汗水浸得湿透,紧贴着香躯变成稍微半透明,丰满的胸型整个呈现出来,脚上纱裙被她自己撕得破破烂烂,淫蜜在地上积成一滩小水洼般,外圈的水分都差不多干了,她的凯蒂猫手机就掉在脚边不远处,还在播放着来电音乐。

从考试手机响起到现在,大概有80分钟了,她就一直被吊在要泄不泄的状态这么久,现在体力一定很衰弱了,我不禁感到一阵心悸,是我把我的女神变得这个模样……她看到我的出现,张嘴却没有力气说话,只是一直用依赖的眼神望着我。

我觉得还是先帮她发泄完再说,我把我的硬物隔着衣服夹在她的乳沟,牵起她的双手放在双乳上,她立即会意地用尽最后的力量挤压着,我轻轻抽动摩擦着她,很快的她就解脱了,她迷乱地着,全身一阵僵硬后又软了下去,甜美的嗓音已经有稍微嘶哑了。

「呜……主人……呜呜」而她回过神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抱着我哭了起来,不是那种嚎啕大哭而是轻轻抽泣着,哭得我一阵心疼,我轻抚佳蓉的背,试图舒缓她的情绪。

这次我实在是对不起她,人格整合的事我应该要再谨慎考虑过了,首件事就是先解除昨晚的暗示吧,当她被挑起又找不到我的时候可是很糟糕的事。

」不过她却没有回应,不知道是太累还是怎样,我抬起她的头让她看着我,帮她擦擦脸上那不知是汗还是泪的水珠,她看我的眼神还是刚刚那种依赖的感觉。

「佳蓉,明白吗?了解的话就回答我」「我爱你,主人!」羞怯而坚定的告白,却不是我预期的答案,我感觉状况有点脱离我的掌握了。

「佳蓉」对我除了服从之外似乎又多了另一种淡淡的情感,当我玩弄她的时候,她总是喜欢抱着我,央求我亲吻她。

而「学姊」对我的态度更是奇怪,有时会用迷离的眼神看我,莫名其妙的脸红,但是我靠她太近时却会惊吓地跳开,我很清楚那不是因为害羞,她怕我!她开始刻意避免跟我独处,我很确定每次都有帮表面人格消除记忆,不应该会如此的。

我很不习惯这样的改变,情况似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我已经无法再掌控一切了,她们总是做出我设定以外的行为,我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我怎么会把学姊变成这个样子,当初我之所以倾慕她不就是因为她清纯可人的形象吗?

(谜之声:因为作者喜欢清纯女孩堕落的情节呀^^……)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佳蓉」百依百顺的样子,还有她看着我的眼神,我感到自己越来越沉溺其中,再这样下去我一定舍不得放手了,如果我想放她自由,就要趁现在。

礼拜五的最后一堂课,学姊要来讲第四次作业的事,我要让「佳蓉」来帮她代课,这是我最后一次跟她玩了,我要记住她迷人的样子。

我想在课堂上做一些让她觉得害羞的事,当然我不会让她当众出糗的,「佳蓉」的个性跟原本一样很容易害羞,但是不同的是她非常听话,只要是我的要求,不论是多么丢脸的事她也会去完成。

」我慢慢加大力道搓揉搅动着,学姊紧紧闭着眼睛咬着嘴唇,不过她的身体动不了也不能出声,我不知道她兴奋的程度,所以多玩了一下,再两分钟就要上课了。

「是的……主人……啊……啊……」现在的状态是中速振动,我要她放进中,她才塞进一半就已经酥麻得站不住了。

因为作业只要讲一下下,她就先帮我们补充一些教授跳进度讲漏了的课程,她教得比教授好多了,教授应该换人当才对,不只我这样想,大家都是一样。

「好,那么这次的作业是,把一段影片分别用第八章的三个algo压缩,看哪个压缩比比较好,你必须说明你认为它会表现比较好,是因为范例影片具有哪些特质的缘故。

」最后十分钟开始讲作业了,我想差不多可以开始了,悄悄调成中速,佳蓉讲到一半被我吓了一跳,音调忽然上扬,同时反射动作地把目光看向我这边,同学也跟着她看过来,我立刻作出无辜的表情,后排这边坐了数个人,大家也不知道学姊到底在看谁。

佳蓉很快把目光转回去,尴尬的笑了笑,假装没事地继续上课,不过现在她是用双手撑在讲桌的桌面上。

」坐太远了看不清楚她的手有没有在抖,不过没多久她就很自然地拉了一张椅子坐着,讲桌遮住整个身体,只露出一个头,我猜她应该是抖得很厉害,不过语气还是保持得很好。

「压缩用的……tool……不用自己写,等一下……助教……会连两个范例影片……一起放到……课程网站上。

」一下课就一堆苍蝇围上去献殷勤,说要帮她拿笔电跟提包回去实验室,那点小东西一个人拿都还嫌太多吧……我也上前去凑热闹,佳蓉现在倒真像是感冒发烧的样子,演技还真棒,大概她平时形象太好了,那群色胚看到她的可怜相,好像都忘了课堂最后她诡异的表情,她发现我也靠了过来,得意地对我眨眨眼,马上就十几道杀人目光刺在我身上。

这一个多月,就外人看来我跟学姊挺熟的,常常去给她串门子,早就很多人眼红了,他们要是知道我还做了串门子以外的事,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我在心里偷笑着。

学弟……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拿笔电?」这下我笑不出来了,佳蓉拉着我的手,我感到周围弥漫着可怕的杀气,晚上回宿舍一定会被抓去阿鲁巴的……她一定是故意的,没想到她这么皮,等一下回到实验室我要给她好看。

发现真正的心态之后,对自己更加不爽,一点都不潇洒,这种家伙怎么可能配得上学姊,我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差……

「什……什么样的影片?作业的影片我已经准备好了说……」她不安地看着我手中的相机,说话变得有点结巴,她应该知道我接下来想做什么。

我用空着的左手隔着外衣轻捻着佳蓉的乳尖,她全身愉悦地轻颤着,看起来被我弄得很舒服,刚才上课时她一定很希望被主人这样子弄。

这样应该足够了吧,可以还给她自由了,但是我还不想结束,我拼命地给自己找下一个藉口,我真是一个烂人。

我想跟她真正地做一次,我虽然控制她这么久,却还未真正地到达本垒过,因为我不是用正当手段赢得她的心,没有资格对她做这种事。

了,她本来不会质疑我的要求的,她第一次这样坚持己见,虽然我知道如果我强硬地命令,她一定还是会乖乖听话。

是我对她的控制力减弱了吗?还是说又产生了第三个新人格?我不敢再想像了,今天我一定要做到我应该做的事。

」她顺从地照做了,我站在她身后为她除下碍事的遮蔽物,刚才的令她腿根附近一片湿糊,她显得特别紧张,这是主人第一次要跟她交合。

接着我打开实验室的门,然后开始进入她的身体,学姊的实验室在八楼,这种吃饭时间是不可能有人经过的,不过这样做还是给她很大的刺激,她会害怕声音传出去。

她果然变得很兴奋,湿暖的嫩肉不规则地收缩着我,每一下进出都带出大量的水,没几下就泄了第一次,我继续攻击她,不久之后又泄了第二次,她开始变得什么也不知道,本来紧紧咬着一条手帕,现在也松了口忘形地。

我不打算放过她,我真希望时间永远停在此刻,很快地我将要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了,心情变得越来越坏,胸中没来由地烧着一把无名火。

我粗暴地掐揉着佳蓉的美乳,狠狠地贯穿她,像是在发泄心里无端的怒意,她陶醉的表情渐渐夹杂着痛苦,虽然是舒服的,但是连续一直一直到最后会变成一种折磨。

「啊噫……主人……噫噫噫……你果然……生气了?……」「真的对不起……噫噫……对不起……」她还以为我在气她对我恶作剧的事,这种小事有什么好生气的,我是在气我自己的软弱,我是个没用的家伙。

听着她抱歉的言词,她顺从的态度与甜腻的娇声,只是更加激发我的占有欲,也让我的怒气加倍地高涨。

之后我让她坐在我大腿上,看着她失神的娇容,卷着她漂亮的长发,每当我把「佳蓉」抱在怀里,她总是不自觉的露出幸福的浅笑,不过这是她发自内心的笑容吗?还是我捏造出来的假象……?「佳蓉,你听好了……」「是的?」她勉强睁开眼,用一贯依恋的神情看我,我不敢直视她的眼。

「等一下你会好好睡一觉,当你醒来之后再也不会想起主人的事,再也不用靠主人来达到,再也不需要服从主人,我们之间的事情你要全部忘掉,恢复成原来的你,明白吗?」「主人……不要我了?……我……佳蓉不敢了……佳蓉以后会很听话……不会再调皮了」「你罚我吧……主人,什么都可以,我会乖乖接受处罚的。

「佳蓉,你现在觉得很累了,很想好好睡一觉,身体慢慢地、慢慢地放松……」「不要啊……主人,我真的会乖,我不会再让你生气了。

「意识渐渐的模糊了,一片黑暗包围着你,你觉得好睏、好睏……」「不……主人……主人……呜」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也慢慢阖上,泪水由眼角一滴滴顺着脸颊滑下。

她现在就像是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但是她的王子不该是我,我不舍地轻抚她无辜的睡脸,但是心中有种解脱的轻松。

最终章之后我再也不去串门子,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是并没有,我发现学姊上课时经常偷偷的看我,她还是不敢让我靠近她,可是她喜欢远远地看着我。

我不再去上课,我把多媒体退选了,结果学姊居然跑来旁听我必修的类比电路,她每次都坐最后一排,每次我回头看她,就会对上她的目光。

她根本就不是来上课的,她是来偷看我,神奇的是每次教授问问题她都会答,果然书卷都是从火星来的……好吧,这不是重点。

我不知道最后的指令到底为什么失效,学姊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同学们也都发现学姊的异常,私下一直逼问我。

不料学姊既不生气也不惊慌,也不像原先那样怕我了,轻松地靠在椅背上,示意让我也坐,我只好无奈地跟着坐下。

然后你……你总是对她,做一些……坏事……「当学姊提到「佳蓉」的时候,就像在讲一个不相干的人一样地漠然,学姊现在到底怎么了,我完全不知道催眠产生了什么效应,现在我担心她更甚于担心自己了。

可是最近这两个礼拜,」佳蓉「总是哭着说,主人抛弃了她,主人不要佳蓉了,佳蓉好想念主人……」学姊渐渐跟着伤心起来,眼睛变得红红的,忽然她抬头看着我。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以学姊的聪明一定知道是什么,她无力的低下头,双手紧张地交握着,我看不见她的表情,接下来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安静得连自己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到。

然而当学姊再次抬起头时,我看到的是属于「佳蓉」的眼神,这更让我不知所措,眼前的人到底是哪一个人格呢。

「呃……,你是」佳蓉「吗?」「我不是,嗯……应该说,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佳蓉「就是我,我就是」佳蓉「。

然后,我问了一个很逊的问题……「那我现在应该要叫你学姊还是佳蓉?」「都可以啊,佳蓉、佳蓉姐、佳蓉学姊,……或是佳蓉奴隶。

不知道大家认为,女主角到底有没有被控制?或是她自己下意识要求自己假装被控制?用催眠的角度来说,主角催眠了她,可以用言语控制她的肢体行动,操作她的记忆跟人格,但是因为主角是个催眠新手,暗示下得不稳,所以他没办法精准地掌控女主角的精神状态,让她常常作出意料之外的行为。

她希望自己真的被催眠了(但其实没有),当「佳蓉」应该出现的时候,她告诉自己,我现在是「佳蓉」,我可以尽情满足被支配的。

一切的不由自主或是记忆的改变,都是女主角自己制约自己,自我催眠的产物,主角所做的其实只是提供一个让她有理由发泄自己的管道。

(也就是说,当主角要她忘记某件事,她其实还是记得的,只是为了让自己被催眠的这个假设成立,而刻意忽略这个事实,自己骗自己,要自己必须装作已经忘记的样子)

因为我个人还是不相信催眠的(不过我爱催眠文……),我认为它只是用来骗你相信某件事的障眼法,只有你希望自己被催眠,你相信自己被催眠了,它才会对你产生效果。

催眠其实根本没有强制作用,一切都是你自己愿意的,例如女主角成为奴隶,那是她本来就想这么做,而不是催眠让她变成这样的,催眠只是让她有藉口可以说服自己去做。

所以说催眠指令不能违背被催眠者的(真正)价值观,越聪明的人越容易接受催眠,根本不相信催眠的人无法被催眠,这些说法都可以用心理学来解释的说。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