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大姑娘开了苞,小说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v

胡秀英一个人在厨房洗完了饭碗,又扫了地,见他们都回房间了,就来到前面院子东边的房间,拿出内衣与睡衣来到后面的卫生间洗了个澡,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感觉自己的心总是提着的,好像有什么事放心不下似的,又好像有什么事没完成一样!本来今天是两个儿子结婚的大喜日子,她的心情应该是高兴与开心的,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又开心不起来,今天的心情简直是糟糕透了!不行,我一定要平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自己的心情不好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错?本部分设定了隐藏,您已回复过了,以下是隐藏的内容闭上眼睛,静静的养了一会神,把这几天的事在脑袋里面仔细的过滤了一遍!

终于有些头绪了,第一,小雷的结婚使自己到现在还有一种吃醋的感觉!第二,自己的丈夫今天没有回家参加两个儿子的婚礼!

原来就是这两件事搁在心里在做怪呢?小雷都结婚了,我怎么还会惦记着他呢?他现在有老婆了,而且他现在正与他的媳妇在过着洞房花烛夜呢?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而且算命的也说了,我将来会嫁给一个男孩子的,再说那个男孩子绝对不会是小雷!那我还惦记着他干嘛呢?还是放手吧!想到这里,胡秀英也想开了,心情也随着开阔了起来!再想想自己的丈夫,今天这么大的喜事他都没来,那他以后可能永远都不会来了!自己与他就这样算分手了,反正他从来都不顾及家的,整个家与四个子女都是我一个人维持住的,有他没他还不是一个样吗?

但是以为子女问起这事我该怎怎么对他们说呢?说与自己分手了还是说一直在市里上班忙着没时间回来?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到了过年他没回来,我怎么向子女们解释呢?唉……还是实话实说吧!纸是包不住火的!想通了这件事,胡秀英的心情又开阔了几分,整个心情也随着平静了下来!那种有什么事件像吊在心里一样的感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呵呵,原来事情想通了就什么事也没用了!

胡秀英现在总算想通了,突然又想起将来的事,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小志的同学张兵!想起昨天傍晚与他在村东的晒谷场里发生的事,胡秀英娴熟白皙的脸上不由得热了起来!想起他对自己简直是入迷了,又想起自己还心甘情愿的答应他做他的情人!

想起他胯间的那根比小雷的还粗大一些的!想起算命先生说自己将会嫁给一个男孩子!难道这就是注定的?要不怎么会这么巧合呢?难道自己命中注定真的要嫁给小志的同学张兵吗?其实如果真能嫁给他也是很不错的,第一,张兵长得还算是很英俊的!第二,他那玩意是特别的粗大,这对我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我的身体是越来越敏感,要不是长期有那么一根粗大的来满足自己,那我会真的受不了寂寞的!第三,就自己如果做了他的媳妇,那他的妈妈不就是我的婆婆了吗?绝对会像我照顾沈白雪一样的照顾我,那自己不是幸福死了吗?

胡秀英正在胡思乱想着,但是总得来说对张兵的影像是越来越好了!突然想发个信息给他,晚上还这么早,想睡也是睡不着的!倒不如与他聊聊天,再深入了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到这里,胡秀英就行动了起来,马上拿出手机,给张兵发了一条短信!再说张兵,与胡秀英在晒谷分手后怀着异常欣喜的心情回到家里!急不可耐的把自己喜欢一个成人的事告诉了他的爷爷张金良!张金良是答应过孙子的,同意也支持孙子娶一个成熟的女人!但是他想不到会来的这么快?

犹豫了一下还是满口答应张兵!说家里人都由他负责摆平!张兵当然高兴的要死,兴奋的他一夜都没有睡着,拿着手机不知道想过多少次想给胡秀英发信息问候她一下!但是他知道胡秀英的两个儿子结婚,她一定会很忙的,所以就忍住不给她发短信!

好不容易挨到下午放学,就回到了家,又把自己昨晚一夜睡不着的事与今天都没有心在上课的事告诉了他爷爷张金良,他爷爷听了可是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把这事尽快解放掉,这对孙子来说是没有办法再有心上裸的,也会出大事的!到晚上,张金良就把他的老伴陈秋花,儿媳妇丁素欣叫到楼下的客厅开了一个临时紧急会议,商讨孙子爱上了一个成人到底怎么解决这件事!会议开得相当激烈,经过无数次的争吵与反对,后来还是张金良拍板决定孙子张兵与那个成熟的女人相处下去,前提是要张兵一定要好好读书,认真学习,要不这事就会黄了的!

为了能与胡秀英相处,将来争取把她娶过来做媳妇,张兵就答应他们以后保证会好好学习!所以晚上张兵的心情是特别的好,回二楼的房间,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除了女人,他第二个爱好就是玩游戏了!到了七点多,他正玩到兴头上,也是游戏最关键的时候,他手机短信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要是平时,他根本不会理的,但是昨天把号码留给了胡秀英难后,只要是手机有一点点的动静,他都会急忙掏出来看的,以为胡秀英会给他发信息的,明明知道胡秀英要娶两个儿媳妇忙得不会理自己的,但他还是既往不咎的拿出手机看一下短信,他每次都怀着很有希望的心情看手机的短信,但每次都怀着失望的心情把手机放回在口袋里!这时的他游戏正玩到关键时刻,但还是既往不咎的把手机拿出来随意的一看,只见手机但屏幕上出现了「小志妈」三个字,因为他存胡秀英电话号码时注的名字就「小志妈」!啊!张兵一见屏幕上的「少志妈」三个字,惊得他差点从电脑上摔了下来!

当下把玩到最关键时刻的游戏忘得一干二净!随着而来的就欣喜若狂起来,他做梦也想不到小志妈会给自己发第一个信息的!当下兴奋、狂喜的他心头急烈的在跳动着,根本无法平静下来,就连拿住手机的手都抖动了起来!急忙闭上眼睛平静一下情绪,才怀着无比希望与激动的心情打开了短信,只见手机的屏幕上写着:张兵,你睡了没有?张兵看了急忙回了过去:还没有呢?伯母,今天不是你两个儿子结婚的日子吗?你怎么会有时间给我发信息呢?胡秀英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仔细看着张兵回来的这条信息!心里有些欣慰,看得出来他还是很有礼貌的,还很关心我!想了一下,就发信息过去:今天已经结婚了,我现在也不忙了!「那太好了,伯母,那我们聊聊天好吗?」

与女人刚开始聊天时,女人一般的话都不多,男的问,女的答,大多数第一次聊天的男女都这样的,现在的胡秀英就是这,话也不多,只答不问!「伯父为什么不在你身边呢?」

张兵听了欣喜若狂起来,感觉自己的希望越来越大了,如果想娶她为妻,首先困扰他的就是小志的爸爸!「他……他出去了!」

胡秀英回了过去!「伯母,你那是老太婆呢?你简直就是一朵刚刚盛开的牡丹花,娇艳四射,美丽动人呢!我就最喜欢伯母你了……」

张兵的短信回了过来!胡秀英看了这条短信,可能是张兵的甜言蜜语使她的心也开窍了:「张兵,伯母真的有你说的次样吗?」

见张兵这么说,胡秀英倒真的很相信他,因为她凭直觉,张兵是真心喜欢自己的!「伯母,你相信我了?」

胡秀英的话总是不多,毕竟是女人嘛,话多会令男人讨厌的!「伯母,你怎么就会嗯嗯的,也不多说几句呢?」

胡秀英这句说的到是真话!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聊天的工具都有,但是她真的什么都不懂,也从没聊过天!「伯母,随便聊啊,聊多了你就会习惯了的!」

胡秀英当家当习惯了,突然想起自己每发出一条信息都要一毛钱,就心疼了起来!从小志的口中得知他的家境还是很困难的,张兵看了这条信息也是很理解胡秀英的!因为一般中年女人都很省钱的,不愿意乱花一分钱的,特别像胡秀英这种女人,家庭条件又不好,又有四个子女!她又是个当家的人,当然会心疼发短信的钱了!想到这里,张兵突然有了主意,而且这个主意对以后自己与她长期聊天而扎下了深深的基础,他越来越感觉自己是个天才,这样的主意都想的出来!

胡秀英还是不了解,手机在自己手上拿着,他怎么能帮自出话费呢?「伯母,你手机里还有多少金额啊?」

张兵发完信息,就从电脑椅子上站了起来,冲出了房间,飞一样的下了楼梯,出了楼下的客厅,来到前院!就收到了胡秀英回过来伯信息,忙止住了脚步,打开一看:「啊呀,张兵,不好意思,不能与你再聊下去了,我刚才查了余额,就剩几块钱了,再聊就要欠费了!」

发出信息后,张兵出了院门口,外面就是热闹非凡的大街了,现在是晚上八点不到,大街上正热闹,他就飞快的往一家有充话费的手机店跑去!胡秀英看了这条短信,苦笑了一下,他还真的是个小孩子呢,自己的手机都快要欠费了,还说没关系?但是张兵说以后的话费他全包了,胡秀英满以为他是随便说说的!根本不放在心上!本来还想与他聊会的,但是手机真的快要欠费了,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回信息告诉他:「真的不跟你聊了,我还要保持明天手机能通话呢!」

发出了好一会,还是没有收到张兵回信息过来,虽然不想与他聊天了,但她的心里还是很渇望他能够回一条信息过来!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收到张兵的回信,胡秀英又苦笑了一下,我这是怎么了?明明是自己告诉他不与他聊天了,怎么还会这么渇望他能回信呢?还是睡吧,他可能听到我没话费了,也怕我停机了,就不会了!想到这里,胡秀英就把手机放在枕头下面,准备要睡觉!但是才晚上八点不到,每天晚睡早起的她怎么也睡不着!还是在床上翻来覆去!脑袋里老是想着张兵,想着刚才聊天的内容,看的出来他是真心喜欢自己的!耳边又突然响起母亲高爱敏的声音:秀英啊,我把事情都告诉你了,你也要好好把握住,不要失去一段美好的姻缘!母亲说的难道真是张兵?胡秀英又胡思乱想起来,正这时,突然听见枕头下面发「嘀嘀嘀」

的短信声音!胡秀英的心里莫名的就欣喜若狂起来,这个臭小子还是回信息来了,当下就急不可耐的把手伸到枕头下面,拿出手机一看,当下一棵热情的心凉了下来,原来是移动公司发来的!都不想看打开看了,因为最近移动公司的广告信息特别的多!但是既然手机拿在手里了,就很不当回事的一按打开的键,屏幕上马上显示出:尊敬的客户:您已成功缴纳线元。

【中国移动手机支付】啊,胡秀英见了大吃一惊,自己又没充话费,怎么平白无故的多了一百块钱的话费呢?未等她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短信又响起了,屏幕上又显示出:尊敬的客户:您已成功缴纳线元。

【中国移动手机支付】未等她回过神来,又一连收到这样的三条信息,手机上就多了五百块钱的话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想到了张兵,会不会是他帮自己的手机充了话费呢?但是也不可能啊,他还一个上中学的小孩子呢?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钱呢?想想小志,他平时口袋里最多不超过二十块钱,可这是五百啊?一般的大人也不会这么大方的!胡秀英这一惊非同小可,就是想不明白这五百块的话费是怎么来的?正这时,手机短信又响了,双目忙往手机的屏幕上一看,是张兵发来,心里莫名的又是一阵欣喜,这个臭小子还是回信息过来了,就急忙打开一看:伯母,收到话费了吗?啊!胡秀英又是一惊,天哪,这五百块的话费真是他帮自己充的呀!这下她又惊又喜,惊的是张兵一个中学生,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呢?而且自己对他说没话费了也不到十分钟,算是去借也没这样快的,而且他还这么大方,一下就帮自己充了五百块的话费?喜的是他对自己真的是喜欢自己、爱恋自己,要不怎么会肯花五百块帮自己充话费呢?想到这里,她的心就再也不能平静了,一种感动与喜悦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她的心跳也加速了起来!

天哪,难道自己将来再嫁的人就是张兵不成?从种种巧合的事情来看,他一定就是自己再嫁的人了!此时的胡秀英脑袋里一直在胡思乱想着,竟忘了回张兵的信息了……

手机的短信声音又响了!胡秀英才从胡思乱想中惊醒了过来,忙拿起手机打开一看:伯母,怎么不回我信息呢?不会是睡着了吧?看了短信,胡秀英忙定了定神,想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就在手机打了几个字:「是你帮我充手机费的?」

「你怎么这么傻呢?一下子帮我充了这么多?你一个中学生,那来这么多钱呢?但是还是要谢谢你的!」

胡秀英感觉让他这么破费,心里很过意不去!「伯母,没事的,我不是说了吗?以后你的手机费我全包了!」

胡秀英还是很不好意思!「那也由不得你了!男朋友给女朋友充话费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嘻嘻,伯母,现在总可以陪我聊天了吧!」

天哪,他还是把自己当女朋友了?胡秀英很惊讶,但是她心里面还是甜蜜蜜的!忙回了信息过去:「嗯,但是不要应响你学习!」

自己把她当女朋友,见对方没有反对,张兵心里是异常的高兴!人家帮自己充了这么多话费,如果不陪他聊天,那良心也过不去的!胡秀英边想边在手机上打字:「只要不应响你学习就好,我以后有时间就陪你聊聊天!」

张兵突然发过问!胡秀英一看,这下可为难了,她平时最喜欢的还是钱啊,为这个家操心劳累半大辈子,每天还不是为了钱而头疼!但总不能跟对方说自己最喜欢的是钱吧!那样人家会怎么样看待自己的呢?但是除了钱,那她最喜欢的就是……想与自己相爱的人去旅游了!这是她平时隐藏在心里的愿望!但那只是她想想而已,这个愿望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自己的丈夫这么老实,根本不会带自己去旅游的,再说家里也没有这样的条件!所以这个愿望一直隐瞒在心里没说出来,现在见张兵问起,就想到了隐藏在心里的这个愿望!但是也不能对他说出这个愿望!就在手机上回道:「我平时为了这个家操心劳累,也没有想过最喜欢的是什么?」

「是啊,我为了这个家,辛勤劳动,能把这个家维持住就不错了,那还有心思想自己最喜欢的是什么呢?」

这可是胡秀英的真心话,她平时为了家庭,为了抚养四个子女长大,根本没有心思想自己最喜欢的是什么?「伯母,我能理解你的!那你说说看,比如现在让你想想,你到底最喜欢的是什么呢?或者你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张兵回过来安慰着她,鼓励着她!想了好一会,胡秀英也想不出自己到底最喜欢的是什么?想来想去还是想与自己相爱的人一起去旅游!但这也是不可能实现的事!突然她的眼睛一亮,自己平时不是很羡慕孙月清手戴的那只名牌女式手表吗?这算不算是自己最喜欢的呢?想到这里,就随便给张兵发了个信息:「要说喜欢嘛,我到很羡慕村里一个有钱女人手上戴着的手表!」

张兵看了胡秀英发过来的信息后,心里就欣喜若狂起来,她原来最喜欢的是手表啊?他高兴归高兴,表面也没有体现出来,就顺水推舟的随便回了一个信息!

张兵把自己爷爷以前是局长与爸爸是镇委的事都隐瞒了!免得怕她知道了会感觉配不上自己的,那就麻烦了,要等把她真正爱上了自己后,再告诉她也不迟的!「哦,好幸福的家庭啊,三世同堂,真令人羡慕呢?」

「怎么说呢?小志他平时很听话的,但是做为父母,对子女严厉一点是没有错的,这也是为了他将来的好,你说对吗?」

这时的胡秀英做为一个家长角度来评论自己的子女!「你说的对,小志真是让我很羡慕的,在学校也很听老师的话,对待同学又关心照顾,成绩又卓越,真是让人羡慕不已啊!」

胡秀英看了信息,心里好高兴,那个家长不喜欢自己的子女听话、成绩卓越呢?就回了信息:「小志能听话,成绩好,我当然很高兴了!但是你呢?在学校听话吗?成绩好吗?」

与小志相比,张兵真是与他有天壤之别呢!所以才让她猜猜,她猜自己什么就是什么了!「你啊,在学校一定是个捣蛋鬼,成绩也不怎么样,对不对?」

胡秀英想起他经常与一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在一起,想想他在学校应该是这一号的人!「嘻嘻,伯母,你猜得还挺准的呢?是不是小志对你说的?」

一说到读书,张兵的头都大了!「张兵,书一定是要读的,要不你长大了能做什么?跟那些社会上的人混?」

胡秀英真心想把张兵拉回正道上来!「嗯,我听伯母的,我以后保证认真读书,不辜负伯母对我的一片好意!」

不知道张兵是怎么了?会这么听胡秀英的话!这其中的为什么就连张兵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他感觉胡秀英的话他都是听的!「你真能这么乖?真会这么听我的话?」

胡秀英看了信息,心里也是一阵欣喜,张兵这么一个捣蛋鬼会这么听自己的话,说明他是很在意自己的,要不他怎么会听这样自己的话呢?所以就发了这条信息过去!「伯母,我要是听你的话,好好学习,把成绩提升上去,你也要有一点代价的!」

反正现在有的是话费,胡秀英也懒得想省钱,打一大批字过去!「你答应经常陪我聊天,我保证好好学习,把成绩提上去!」

张兵也不笨的,只要她能答应经常陪自己聊天,就就万事大吉了,因为很多男女的感情都是从聊天中累积起来的!所以才提出要她经济陪自己聊天,不怕聊不出真感情来!「呵呵,这么简单啊,那好,伯母答应你就是了,但是你可要说到做到哦,你可不许耍伯母哦,我会问小志的!」

胡秀英觉得能把他引到认真读书上面去,自己也算是做了一件有功德的事,那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就答应了他!「好啊,那伯母我们可是说话算话的!谁也不许抵赖!」

因为张兵已经都答应家里的人,自己以后要好好学习,家里人才让自己与一个成人交往的!现在胡秀英也要他好好学习,可以说是一箭双雕了,所以他就很有把握的把这条信息发了过去!看了张兵的这条信息,胡秀英的心里也是感到很高兴,就忙回了一条信息:「伯母是绝不会抵赖的,我就怕你会抵赖呢?」

「伯母,你放心吧!我保证不会抵赖的,要是你不相信我的成绩能不能提上去,你可以问小志啊!他总不会说假话的吧!」

不管以后问不问小志,说当然要对他这样说了,也好让他有一点压力!「伯母,那你就看我以后的表现好了,嘻嘻……」

张兵好像很开心!「那是当然了!看你开心的样子,八字都没一撇呢!等你成绩上去了以后再慢慢开心吧!」

突然张兵发过来这么一条信息,胡秀英看了忍不住的浑身哆嗦了一下!说实话,自从昨天傍晚与他在晒谷场的稻草推里做了那种事后,由于忙着婚礼的事,她也没有时间想,但是刚才躺在床上时,脑袋里就想到他了,想到他那胯间的巨大,想到自己被他搞得欲仙欲死的舒爽感觉,刚才又与他聊了这么久的天,又见他帮自己充了这么多的话费,对他的影像是越来越好了!现在见他这么问,怎么不叫她惊了一下呢?但是想他归想他,可不能告诉他的,要不他以为自己是个水性杨花的坏女人,坏了自己的名声还不说,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地位也会大大的下降!就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想你干嘛呢?」

张兵见了她发的信息,很是不服气的回了信息!胡秀英看了信息后,娴熟白皙的脸上不由得红了一下,但是她马上又回他信息:「那叫交易,是不一样的!」

张兵看了信息,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整个人都软了下来!难道她就一点点也没有想我吗?马上又回了信息过去:「就算那是交易,我们也是做了那种事的,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伯母,你就这么绝情吗?」

天哪,中学生竟说去这种话来,胡秀英又是惊了一下,听他的口气,好像在说自己是个绝情的人!这不是冤枉死我了?当下感觉心里有气,自己明明有想他的,他还说自己绝情,就飞快的回了信息过去:「你才绝情呢?」

张兵一看,当下就又有了希望,看她的信息分明就是说她不是个绝情的人,难道她说不想我是在骗我的吗?也有可能,一个女人怎么会轻易说想别人呢?再说她又是自己同学的母亲,就是有想,也更不会轻易的说想了!张兵想到这里,又欣喜若狂起来,马上又回信息:「伯母,既然你不绝情,那怎么说不想我呢?」

张兵见到她发过就一个我字,就知道她的芳心已有乱了,就又紧跟着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张兵,我们不聊这个话题好吗?」

胡秀英感觉自己的心真的很乱,自己没有想他是假的,就又转了话题!「伯母,你这是在躲避事实,我知道你有想我的,哈哈……」

张兵收到信息看了就知道她肯定是有想自己的,她分明是在躲避自己的话题,当下就开心了起来!看了张兵发过来的信息,胡秀英就象被当众说穿了一样!娴熟白皙的脸上就通红了起来,这个臭小子也真厉害,怎么会知道我的心思呢?就回信息过去:「你说有想那就有想呗!」

发了信息,她的脸更红了,心也更乱了!这条已经赤裸裸的告诉他、自己是有想他的!「伯母,你真好!我爱你!」

张兵证实了胡秀英是有想着他的,当下整个人都觉得轻飘飘起来,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最幸福的人了!胡秀英看了这条信息,脸就更红了,此时的她芳心已大乱,当下怀着无比羞涩的心情回了他一条信息:「你瞎说什么呢?我是你伯母呢?你好坏!」

但是这条信息根本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恐慌与羞涩!张兵当然也看的出来了,此时的他对胡秀英越来越有希望了,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给她发了一条信息:「伯母,你又在躲避事实了,哈哈……」

胡秀英被他发来的信息看的满脸通红起来,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也有了反应,天哪,我这是怎么了?与他发一会信息怎么会动情了呢?这个臭小子,害得我好苦!就忍住身体上的不适感觉,给他回了过去:「你真的好坏哦……」

她的芳心已乱,都不知道应该对他说什么好了,就发了这么一条过去!「嘻嘻,伯母,你是不是被我说中了?还说我坏?」

胡秀英突然发出这么一条信息,这也是经过她深思熟虑的!她想着如果再这样聊下去,主动权全拿在他的手里,自己就像等宰的糕羊一样!反正都聊到这个情份上了,又与他做了那种事,再说自己将来还要嫁给他的,总这样逃避也不是个办法,还是与他实话实说吧!逃避事实真的令人很累!所以她就发这一条信息过去!「伯母,我当然是真心喜欢你了,不信我可以把心都挖给你看好了!」

张兵的有点激动,也有点兴奋!都不知道怎么说好才会相信自己的!看到信息胡秀英心里还是觉得甜蜜蜜的!脸上忍不住的嫣然一笑,就回了信息:「谁要你把心挖给我看啦,你可不许胡说哦!乌鸦嘴,以后不许你说这样的胡话!」

这才刚刚开始呢?以后绝对叫她死心塌地的爱上我……「张兵,伯母今天累了一天了,有些累了,我们下次再聊好吗?」

胡秀英真的感觉自己很累了,但不是今天忙一天累了,是与张兵聊天聊的芳心大乱了,如果再聊下去,好感觉自己会失控的!「好的,伯母,那你就休息吧!」

张兵也觉得自己今晚收获不少了!「张兵,谢谢你的话费,谢谢你陪我聊天,伯母今晚好开心,晚安……」

就在张兵与胡秀英在手机短信聊天的同时,张兵的妈妈丁素欣约了张兵的爸爸镇委张译林在镇里的一家咖啡馆里见面,说白了也就是谈判!在咖啡馆一个装饰豪华精美的情侣包厢里面,面对面坐着一对中年男女!他们的面前桌子上都摆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男的四十多岁,戴着一副近视眼睛,长很风度翩翩,看上去像个当官的人!他就是张兵的爸爸张译林!现任本镇的镇委!女的同样四十多岁,长得端庄而有威严,看上去精明能干,好像有一种别人不敢直视她的感觉!娴熟白皙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表情,漂亮秀丽的脸上同样戴着一副近视眼睛,看上文雅而有气质!穿着一身得体的淡蓝色职业装,让人的感觉是个成功的女强人!她就是张兵的妈妈丁素欣!「你说吧!这事要是一直托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得给我个说法吧!」

丁素欣的口气很淡定,看得出来她是个很有内涵的女人!「素欣,你也知道,我现在是,离婚是不可能的!这会直接影响到我的前程的!是我对不起你…

告诉你,我都睁只眼闭只眼忍了你这么多年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这几年你仗着自己是个,蹂躏了多少女人?现在又跟镇长的老婆鬼混在一起,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

丁素欣此时有些冲动!「对不起,素欣,没有你想象的那样,人在官场,有些事也是身不由己的!就说女人吧,有些都是上头特意安排的,他们这样做就是要控制住我,我才会老老实实的按上头的指示去做,这些官场的你是不懂的!这些年你也辛苦了,家里的事还有我的父母都你照顾着的,真的很对不起你!」

张译林好像也有苦衷!其实丁素欣也很明白当官难,官场上的事有些真的是身不由己的!所以这些年才睁只眼闭只眼,忍耐了好几年!她也过习惯了这种日子的,外表是夫人,在家里是个敬老爱幼的良家妇女,白天在信用社是个主任!在别人的眼里她是个很幸福的女人,她也过惯了这种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的日子!但是就在前几天无意中看见了儿子张兵的胯下之物后,她本来已经平静的心又起了翻天覆地的波动!她也是个女人,甚至是个很正常的女人,又正值狼虎之年,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都是需要男人的!就这些天,她每晚都在痛苦中煎熬着,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所以就打电话告诉他再不回家自己就要和他离婚来威胁他!但是她心里很清楚,他是官场上的人,是绝不可以离婚的!她这不是的办法了吗,才提出要离婚的,但那也只不过是气话!但是把张译林给吓得要与她相见,来解决这件事!所以他们才坐在这个咖啡馆的包厢里谈判!「译林,不管怎么样,你不回家我就要离婚!」

丁素欣知道他最怕离婚的,所以一直抓着他的肋骨不放!「素欣,你是怎么了?这些年不都是过来了吗?为什么突然会想起离婚呢?你也是个有内涵也很讲道理的人,明明知道我是不可能离婚的,怎么还这样逼我呢?」

张译林看着丁素欣说,好像她变了个人似的!本部分设定了隐藏,您已回复过了,以下是隐藏的内容「译林,其实你说身在官场,身不由己的道理我都懂,所以我也睁只眼闭只眼容忍了你这么多年!但你也不想想我也是个女人啊,也是需要男人的呵护,照顾的!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吗?」

张译林当然理解一个正常女人守活寡的那份痛苦与难熬!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口口声声说身在官场,身不由己,还说上头给你安排了女人,就算这些我都相信,那镇长的老婆李静是与你鬼混是什么意思?你敢说也是上头给你按排的?」

丁素欣又有点冲动了起来,边说边用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直视着他!逼着要他说出来!「对你实说了吧!是上头的一个局长与镇长刘建国共同在我们镇里挪用了一批去做生意,后生意黄了,这个漏洞就堵不上了!后来被我发现了,他们为了封住我的口,在一次酒席上,建国灌醉了我,让他的老婆李静来陪我,从那次后,我如果不与李静走的亲密一点,他们就会怀疑我会把挪的事说出来,还会想办法设计陷害我的,所以……所以我就与李静……」

张译林见丁素欣听了很惊讶的样子,心里就有些高兴了起来!其实他说的话半真半假,镇长刘建国用他的老婆来封他的嘴不假,但是他也是真心喜欢李静的!

丁素欣倒还担心起她丈夫安全的问题起来!「唉……你说不当就不当了,我当这么多年,知道了很多人的秘密,要是我突然不当了,那他们还不怀疑我会把这些秘密说出来啊!就会想尽办法陷害我的,所以我必须要当下去的!」

张译林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很无奈的对她说!丁素欣听得心惊胆战,原来官场是这么让人不自由的啊?就像上了贼船一样!当下就有些同情可怜起自己的丈夫起来了!有点为他担心的说:「那你以后要处处注意啊!」

「所以说不能离婚的,现在有很多盯着我这个位置呢,都想办法要搞垮我,要是他们听说我要离婚,不管是上头还是下头,都会拿我的离婚做文章,到时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见丁素欣被自己说的生起同情心,张译林就更加的火上浇油的对她说起了不能离婚自道理!「那这婚也离不掉,你又不回家,那我怎么办啊?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啊,也需要男人的呵护与照顾!如果再这样让我过下去,我可是再也受不了的!」

丁素欣听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说,眼光中显露出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眼神!「那怎么办啊?」

丁素欣很坚决的对他说!这可让张译林左右为难了,自己回家,那官场上的事就会露馅,自己就会被拉下水来,要是不回家,她又这么坚决的说再也过不下去了!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好像想到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双目紧紧的盯着丁素欣那张娴熟白皙的脸上看!丁素欣见他突然这样看着自己,竟被的看的不好意思起来,白了他一眼说:「你干吗这样盯着我看啊?」

丁素欣一听,当下无比的伤心了起来,自己清清白白为他守着活寡,到头来他竟然还怀疑自己出轨了,这可是天大伤冤枉与委屈啊!当下心情就激动了起来!

「不不不,我不是那么个意思,我只是问问吗?我怎么会不了解你呢,你绝对不是那种会出轨的人,这我很相信你的!」

见她伤心激动的样子,张译林忙摇着手解释着!「张译林,我老实告诉你,本来我是不会出轨的,刚才听了你的话,你如果不回家,我还真的想出轨了呢!」

丁素欣被冤枉的激动了起来,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刚才张译林的眼睛一亮,好像想出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那就是自己同意她出轨,让她找个情人什么的,这样又不要离婚,自己也不用回家,又保住了家庭,反正现在这个社会不管男女,有个情人还不是家常便饭啊!不过,现在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谁会愿意让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呢?这不是逼上梁山的事吗?这就是他想的两全齐美的办法!「素欣,我真的不会介意你出轨的!」

丁素欣还是气乎乎的样子,看他到底说什么?张译林就把自己的想法慢慢说给了她听……丁素欣听了以后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他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既能保住家庭,又能保住他的官位,又解决了自己空守活寡的燃眉之急!这到是一个好办法啊!怪只怪自己太把贞洁当回事,要是早点找个情人什么的,这几年也不会让自己受那份苦?见丁素欣听了自己的话在犹豫着,张译林的心里又不是滋味又感到很高兴!「你真的不吃醋?」

此时的丁素欣心里有些兴奋,娴熟白皙的脸上也热了起来!「这是你的权力,我无权过问,也不会吃醋的!我都这说了,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又见官场黑暗阴险,什么样的事都可能会发生的,没准自己的老公也在与自己玩阴谋,等自己真找了男人,被他抓了正着,他就会威胁自己老老实实呆在家!

又拿自己偷汉子为理由,不许自己再吵闹!岂不是把自己套进去了吗?所以她这样问!「我怎么会反悔呢?」

丁素欣突然提出要他写承诺书!怎么说她都不相信,张译林想想还是同意给她写承诺书!「那你现在就写!」

见他同意了,丁素欣心里也就有些欣喜了起来!有了他写的承诺书,那就保险多了?所以要他马上写!张译林毫无办法,只好在包里拿出纸和笔给她写了承诺书,递给丁素欣!丁素欣接过来仔细看了看,感觉还满意,就收起来放入挎包里面!突然她放在挎包里的手机短信息声音响了起来,忙拿出来一看,见是儿子张兵发来的!忙打开一看:妈,我爱的那个成人对我有点意思了,我急需一笔钱!张译林见她在看手机的短信,就有点怀疑的问:「素欣,莫非你找已有了男人?难怪要我承诺书?」

丁素欣听了就把手机递给他看!张译林接过来一看,真的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发给她的短信,就仔细看了内容,随着就皱起眉头来:「什么?他爱上一个成人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反倒是催着丁素欣赶快答应他给他钱!因为他是最疼爱这个宝贝儿子了!平时不管他向自己要多少钱,都会至多不少的给他的!所以才叫丁素欣赶快答应他给钱的!「张兵可都是被你宠坏的!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对于儿子的事,张译林都是当头等大事办的,一会都耽误不得,就着急的对她说!「看把你急的,那有像你这样当爸爸的?当儿子往死宠?」

丁素欣嘴里这么说,但是手里还是发信息给了张兵,问他要多少钱!其实她也是很宠儿子的!马上短信回了过来,丁素欣忙打开手机看了起来!「他要多少钱?」

丁素欣看了惊讶的说!「两万啊,也不多啊,他现在不是在谈女朋友吗?多给他钱也是应当的,明儿我把钱打到你帐上去,给他!」

丁素欣听了伸出玉指点了下他的头说娇声的说!「呵呵,好了,今天的谈判也算是完满成功,我还有很多事等我去处理呢。

张译林停住身子问!丁素欣娴熟白皙的脸上突然显露羞红,带着害羞的模样低声对他说:「你叫我到什么地方去找情人呢?你能不能介绍个给我啊?」

再说小志跟着她的班主任老师谷玉霞回家,说是到她家复习功课,其实还不是想与她的班主任老师做那种暧昧的事情!「老师,还是让我骑车带着你吧!」

在去谷玉霞家中的路上,小志坐在谷玉霞骑的自行车的后坐上,见她骑着很累的样子,就关心的对她说!「不用,我天天来回骑着自行车到学校上课,都习惯了!你只管坐好就是了!」

谷玉霞边骑边对他说!因为是下午四点钟都不到,路上稀稀拉拉的还有行人与骑着自行车的人!所以小志坐在她自行车的后坐上还是很老实的,见她不让自己骑,嘴里唠叨着就对她说:「一个大男人坐在一个女人骑的自行车带着,多难为情啊?」

小志听了她取笑自己的话,就不服气的对她说,话中的意思也是很明显,说自己的胯下之物可不是唬人的!本部分设定了隐藏,您已回复过了,以下是隐藏的内容谷玉霞听了娴熟白皙的脸上有点红,边骑着自行车边对他说:「你说什么呢?这是在路上,让别人听到那就麻烦了!」

「嘻嘻……不会的,刚才也没有别人经过呢,再说我说的话也只有你才能听的懂,别人是根本听不懂的呢!」

谷玉霞听了他说的话,脸有些红,想着他说的是没错,这样的话还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听的懂呢!「那我不说就是了!」

小志还真的很听话呢!说着就闭口不再说一句话!骑了一会,谷玉霞觉得本来就会唠叨的小志这时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了呢?就对他说着:「小志,你怎么不说话了呢?」

小志提起郑文的名字谷玉霞就感觉自己有一种不安与焦虑!因为自己的儿子郑文都比小志大八岁,自己还与小志发关那种关系,所以她就有些羞涩与恐慌!

小志根本体会不到谷玉霞那复杂的心情,还不服气的对她说!谷玉霞见小志不服气的样子,就对他说:「那你说说郑文知道了为什么会好的呢?」

「老师,郑丹姐姐是没有关系了,她也知道我们的事了!但是我在你家里时,郑文要是在,我们都还要躲着他,那多不方便啊!是不是啊!」

小志不相信的说!「小志,你不好好的想一想啊,如果郑文知道你睡了他的妈妈,他不揍死你才怪呢?」

其实她这么说莫非就是吓唬吓唬小志,要不他那天不小心真的把自己与他的事告诉了郑文,那可麻烦了!小志听了吓了一跳,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还是有些想不通的样子说:「老师,我把你每次服侍的舒舒服服,郑文哥哥知道了要感谢我才好呢,怎么还会打我呢?我还是不相信!你说是不是啊?」

谷玉霞被他说的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娴熟白皙的脸上也被他说的通红了起来,这个臭小子经常能说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话来!叫我怎么回答他呢?「老师,你怎么不说话了呢?」

谷玉霞还真的被他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小志,还是不要让你郑文哥哥知道的好,要不谷老师也很难做人的,知道吗?」

小志好像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说!谷玉霞听了也就放心了!骑了十几分钟后,就到家了!今天谷玉霞的女儿郑丹在医院照顾着她的爸爸!儿子郑文还没下班!进入了厅堂,小志就拉着谷玉霞说:「老师,趁现在郑文哥哥还没回家,我们是不是先亲热亲热啊?」

刚才在路上,与小志的一番话说的浑身都有点不对劲的谷玉霞也是有点动情了,再说中午还喝了酒,都说酒能乱性,说的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现在谷玉霞感觉浑身也有些发热了起来!听了小志说的话后,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娴熟白皙的脸上就红了一下,忙拿出手机一看时间,见四点十几分了,离儿子郑文下班还有一个五十来分钟,因为郑文在村里的一家私人小厂里上班,这小厂也很不争气,不是很忙,一个月也上不到十五天的班!今天郑文正好有上班,五点下班的,所以谷玉霞算算时间还有五十来分钟,如果快一点,应该是够的!就红着脸对小志说:「你先到我房间等我,我先去厨房把米下电饭锅里做饭!」

小志听了高兴的甜甜应了一句!就怀着兴奋的心情进了谷玉霞的房间!谷玉霞连忙进入厨房掏米做饭,然后按了电饭锅的启动,就来到她自己的房间,见小志已经脱得光光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他胯间竖立着一根巨大的,谷玉霞的脸上就通红了起来,心跳也加速了!「老师,你快把衣服脱了啊,要不呆会郑文哥哥来了不就麻烦了?」

小志见谷玉霞进来了,就急着对她说,可能是胯间挺着的那根庞然大物也等不及了!谷玉霞娴熟白皙的脸上露出了羞红,虽然与小志不知都做了多少次,但是每次在他面前服都很害羞很难为情的!想着自己是一个初中老师,为人师表!竟然会与自己的学生做出这种事来呢?怎样不叫她害羞难为情呢?但是看着眼前这根庞然大物,她的心就又蠢蠢欲动了!这是一根令多少女人羡慕嫉妒的宝贝啊!谷玉霞想到这里,忍住心中的羞涩,伸手把身上的衣脱了下来……只见一具雪白的出现在小志的眼前!这是一具多么迷人的啊!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体态轻盈身材丰满又不失苗条,环肥燕瘦巧到好处!两个雪白浑圆的肩膀,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手臂,胸前两只雪白的乳房顶尖处傲立着两棵暗红色的乳头!

雪白光滑的小腹下稍稍隆起的阴阜上长满了乌黑浓密的弯曲!两条修长匀称又不失丰满的雪白光滑大腿……看的小志连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暗暗想着谷老师的身体怎么会这么美呢?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她的,但是她的有一种让人百看不厌的感觉!这时小雷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胯间的庞然大物就更加的怒火冲天了,硕大的鲜红就更加的发亮了!「老师,你快啊……」

小志见谷玉霞站在床前含羞脉脉的模样,就急不可耐的对着她叫了一声!谷玉霞娴熟白皙的脸上露出了嫣红,慢慢的来到床边,上了床,躺在了小志的身边!

谷玉霞把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边把两条洁白如玉的手臂缠在了小志的身上,边娇嗔了一声!小志一手搂抱着她那光滑浑圆的肩膀,一手摸在她胸前的一对雪白乳房上揉捏着!「嗯……」

谷玉霞敏感的乳房被他的手掌揉捏的忍不住娇嗔了一声!小志把嘴巴凑到她那白皙的耳根边吐着热的轻声说:「老师,你的摸起来好舒服呢……」

谷玉霞感觉到乳房被捏的很疼痛,忍不住娇声说对他说!小雷一听,就放过她的乳房,把手伸到她那雪白光滑的小腹上面抚摸了几下后就再向下面摸去,手掌摸在了阴阜上的软绵绵的上,在停留了半刻就直奔主题,往下面的上摸去……「啊……不要……」

谷玉霞羞涩的把自己一张娴熟白皙的脸上埋在了小雷的怀里!小雷的手指挤进了谷玉霞湿漉漉的里面,开始扣挖了起来……「嗯嗯嗯……不要……」

谷玉霞的被弄得非常的难受了起来,忍不住的吟叫了一声!只见内被小志扣挖的越来越湿润,黏黏糊糊的不断的从里面流了出来!把小志的手指都被弄的全湿了!「嗯嗯嗯……嗯嗯嗯……小志……别……别在扣挖了……难受……嗯嗯嗯……好难受……」

谷玉霞感觉自己的内越来越奇痒,越来越空虚,忍不的把一条白嫩的手臂伸到自己的小腹下面,手掌抓小志扣挖的手,嘴里含糊不清的着!小志见谷玉霞这么难受的样子,就更加的兴奋了起来,边扣挖着她的,边把嘴巴凑到她那白皙的耳根边色色的说:「老师,你屄里面的水越来越多了?」

谷玉霞第一次听小志对自己说「屄」,当下就羞得满脸通红,但隐隐约约中还有一股兴奋的感觉!「嘻嘻……老师,你的样子好可爱好娇俏哦!」

谷玉霞见小志被自己拧得疼痛的样子,竟有些得意了起来,翘着嘴唇娇声的说!「老师,被你拧得都疼死了,你下手可够狠的……」

谷玉霞感觉浑身难受的厉害,特别是之中那种酥麻的奇痒感觉简直使人受不了!小志一听,也正感到自己的庞然大物难受的要命,急需进入一个柔软的来帮它!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跪在了谷玉霞的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之间,把巨炮架到了边,准备要开始轰炸了!谷玉霞一见他的架势,当下就紧张了起来,带着害怕的口气对他说:「小志,你可要轻点哦……」

小志说着就把硕大的鲜红慢慢的挤进了湿漉漉的口!谷玉霞皱着眉头如临大敌,双眼紧紧盯着小志,做好了迎敌的准备!只见硕大的鲜红慢慢的挤进了娇嫩而有耐性的中,硬是把两片小给挤的往两边翻了开来!

谷玉霞紧咬牙根,忍住疼痛,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慢慢的整个全被挤进了中!谷玉霞才深深的舒了口气……是外小内大的,只要挤进了,剩下的一载就好进了!终于把整根全都挤了进去,不要说谷玉霞,就连小志也是深深舒了口气!接下来是慢慢的开始试插了起来……由于刚刚进人,还是很不适合,所以谷玉霞感觉有些疼痛,不过没关系,她知道挨过这一劫,接下来就会享受着别的女人享受不到的那种舒爽了!慢慢的变快了起来……中的也多了起来,谷玉霞也慢慢的感觉越来越不疼痛了,随着而来的就是等待她享受舒爽了……小志上身悬空扑在谷玉霞的上身上面,靠着双掌支撑着!挺动的速度从慢变快了起来…谷玉霞掰开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两条如春藕般似的白嫩手臂搭挂在小志的两个肩膀上,一双美目半睁半闭,翘着嘴巴发出销魂般的声!小志的不停的挺动着,眼睛紧紧的盯住谷玉霞胸前两只随着自己的挺动而上下摇摆的雪白又浑圆的乳房!「嗯嗯嗯……嗯嗯嗯……」

谷玉霞感觉自己的被的越来越舒服,但还杂夹着一种隐约的疼痛与难受,但是这种疼痛难受的感觉早被舒服的感觉压了下去!嘴里不停的娇嗔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