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由於众人的取笑,让他动辄拳头相向,所以从小就被认定是个泼皮无赖,长大後喜欢喝酒不说,偷拐窃骗更是他的生存之道。

可是,他不仅不吸取教训,改邪归正,反而变本加厉,引诱许多好人家的子弟一起胡闹,从中骗财图利,所以人人都非常讨厌他,见了他就对他吐唾沫。

年到二十五岁了,诸妹子仍是又饮又赌,没钱的时候,就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後来又学会到邻人家里去扒墙凿洞偷东西。

突然,他看见远远庄稼地里一阵骚动,他俏悄地走近旁边偷看,却发现不知从哪儿来的一男一女,正在密丛里亲热呢。

诸妹子本想藉机敲诈银两花用,不料却见那位女子,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又是赤身,曲线了然、毫发毕露,顿时让他淫心大起,便说∶「要我还你们衣服可以,但这位姑娘必须和我亲热一番,才能归还。

那位女子当然坚决不从,那位男子只好劝她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只好委屈你一次,省得他把这事张扬出去,就麻烦了。

诸妹子先用衣带把那位男子绑在树干,还淫笑的说∶「学着点,看我怎麽整治这个骚娘们!」气得那男子咬牙切齿、混身激颤。

诸妹子边走向那女子,边解带脱裤,笑盈盈的说∶「刚刚想必你还不过隐,现在我就让你爽上一爽,保证你回味无穷,嘻!嘻!┅┅」说着,禄山之爪便分上下,一捏玉乳、一柔。

现在,被诸妹子这麽一揉一捏,将灭之欲火又有如死灰复燃,不禁又轻哼微扭起来,看得那男子蛮不是滋味的。

诸妹子一把摸上那女子的乳房,只觉得臃肿柔嫩、弹性十足;上更是一片水乡泽国,黏腻的淫液还不停地汨汨而流。

「┅啊┅别┅别吸┅痒啊┅呀啊┅」那女子被诸妹子逗得张嘴浪叫,全身颤抖不已,似乎忘了诸妹子是无耻讹诈之徒,而放纵迎合着。

诸妹子经常出入妓院欢场,对於挑逗女孩子算是轻车熟驾,他把手指一曲,顺着滑溜之助,便在那女子的里抽动、抠搔起来;唇舌更是舔夹拨弄着不停。

那女子满面桃红,娇喘不已,淫欲攻心让她五脏如焚,竟也伸手抓握着诸妹子的,兀自上下的套弄起来。

诸妹子忍不住淫欲无泄,连忙俯身压上那女子,挺着,二话不说,逢洞便插,「噗滋」一路无阻地尽根而入。

「┅啊┅好大┅我我┅受不了┅啊┅」那女子虽喊受不了,却把下身向上挺迎着,还用手紧扣着诸妹子的後臀,尽力的凑紧,彷佛要把他全塞进穴里一般。

那女子在的沉醉中渐渐转醒,才觉羞愧难当,立即奔向那男子处,一面帮那男子解开绳索,一面哀求诸妹子归还衣服。

那男子说∶「我们两人到这偏僻的地方来约会,身边实在没有一文钱,家中没这麽多钱不说,就算有,我来回也要老半天哪!」他回头看看那女子,担心她又吃亏。

你进去以後,看见中殿的地上有几十颗石头堆成一堆,你就从庙外拾一块石头添放在那堆石头里,然後躲到佛像後面躺下。

诸妹子一听,虽是半信半疑,只是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去看看也无妨,而且女孩也白玩过了,便他把偷藏的衣服,扔给那对男女。

看来是头头的那人便说∶「我们原有十一个人,如果再来一位的话,就凑成十二个人了,这倒也不错,人多好办事嘛。

头头说∶「你既然来到这里,也是和我们有缘,只要跟着我们,包准吃香喝辣,所得到的钱财,我们十二人平分!」

有人问诸妹子∶「我们干那一行的你知道吗?」诸妹子点头,以他到处混的经验,心想除了没本生意以外,绝对没好事。

诸妹子说∶「不敢欺瞒各位大哥,如果说爬墙钻洞这类事情,那是兄弟早就习惯的,至於其他的事,确实还不知道哩!」

今晚出去时,你先去里面探听个虚实,然後打开大门,让大夥进去,你就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把风,防备有人从外面进来,所得的少不了你一份!」

他们吃喝直到村里响起三更鼓点,头头才说∶「时候到了!」於是,各自拿着刀剑武器,又拿一把长刀给诸妹子带上,然後一个挨着一个上了路。

睁眼一看,各间屋子都黑漆漆地,只有西厢房的窗户上还有灯光时隐时现,诸妹子便在地上蛇一样爬行过去。

到西厢房窗下时,他悄俏地站了起来,用口水把窗纸弄湿,从弄破的小洞往屋里张望∶只见屋里有个中年妇女高坐床上,摇着大扇子凉快;又有个二十多岁的穿着十分轻薄的衣裙,正对着镜子卸下脸上的脂粉,及身上的装饰品;还有一位年纪只有十六、七岁的姑娘,黑发垂肩,艳美无比。

那位姑娘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那孩子长得洁白如雪,晶莹如玉,十分喜人,只是不知什麽原因正在那儿哇哇地哭闹不停。

过了一会儿,那突然颇为感伤地叹息说∶「莲姑,也不要埋怨阿官了,你两位哥哥都不知怎麽搞的,至今还不回家,把你的两位嫂嫂孤独冷清坏了,幸亏还有阿官这小家伙,能一起逗着玩耍,开心开心!」

小姑娘笑着说∶「妹妹我难道傻了不成?这里是深山野林,又是孤独的小村,妹妹常常担心,有绿林中人偷偷前来窥视,所以太阳刚下山,我就赶紧把门重重关紧了。

最多再过三两天,大哥就算有些延误,二哥还能不赶紧回来?你看那灯花都结成红豆子那麽大了,这是大好的兆头啊!」

床上的妇人说∶「你这个小丫头,只记得二哥,就不想念大哥了吗?今天晚上咱们仍是三人同床睡觉,这样胆子也大些。

这时,已卸完晚妆,几个人说笑嘻俏了会儿,这才关好小房门,放下帷帐,把灯火移入内室,一起睡觉了。

诸妹子进来这些时间,把前前後後都看个清楚,又听了这许多话,了解了虚实,心中大喜,他急忙沿着大厅想出门去。

诸妹子见到众人後,他将屋里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众人心想∶屋里面都是妇孺,没有男人,真是喜出望外。

他们经过几道曲折的院墙後,见有一处亮着灯光的地方,便纵身跳下,在诸妹子原来停留偷看的地方,又仔细地打量一番。

那头头眼明手快,欺身而上,一手遮住小姑娘的嘴;一刀架上她的脖子,轻声道∶「别叫,再叫小命不保!」那小姑娘「嗯嗯」的叫了两声,看清情况,吓的瞪眼直发抖。

头头淫笑着∶「只要乖乖的听话,包你没事,而且┅会让你舒服得不得了┅嘿嘿┅」头头把手伸向小姑娘微凸的胸口,说∶「┅要叫,也要待会再叫┅嘻嘻┅」

头头那容得他躲开,顺手一抓、一扯,「嘶!」的一声,头头的手上多了一块布头,再看,那姑娘双手急着环挡胸前,手臂遮盖不住的部份,裸露着雪白柔嫩的肌肤,颤抖的声音在求饶∶「┅呜┅不要┅不要┅呜呜┅」。

头头正狐疑着她怎麽进来的?自己怎麽没发觉?┅又继续说∶「大王,你是不是想玩玩呢,让我陪陪你,你就放了她吧!」

向小姑娘使个眼色,小姑娘立即溜烟似的跑出屋子,头头想出手阻拦,立即趋身靠到他怀里,嗲声嗲气的说∶「让她走,难道亲热还要有人参观吗?┅嗯!」

头头只觉得虽然隔着衣布,但大腿却很敏锐的感到,那柔软的;、鸿沟、绒毛,甚至还有湿热的感觉。

头头看着剥得精赤溜光的,粗暴的将她摔到床上,七手八脚的将自己的衣服脱得一件不留,随即压上,甚麽爱抚、前戏全都免了,挺着硬胀的,往就插。

头头摸捏着那一对坚挺弹手的乳房,臀部一阵急起急落,只觉得的淫液似乎不多,但却抽送得很顺畅,热烘烘的壁,紧紧地挤迫着塞肉体的,又彷佛有一道吸引力,不停的吸吮着,使头头没插几下就一阵趐酸,抖了两抖,全身一阵寒颤,浓浓的随即冲射而出。

这时,的不但夹紧头头的,还一阵强烈的蠕动在吸纳着,让头头的竟然源源不断地被吸出,而且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头头心头一震,发觉有异,正想抽身而退,不料,却把双腿紧紧盘缠住他的腰;双手也扣住他的後脑,凑上嘴就是一阵猛吸。

「啊┅」头头的呼叫声刚出一半,嘴巴就被的双唇封住,只觉得的嘴里的吸力极强,强得内藏都要从嘴里冲出一般。

不料,他们却看到一个奇异又恐怖的景像;只见头头的身体,好像原本是饱满的气囊,现在泄了气,慢慢在乾瘪,最後只剩下一件人型皮衣似的,摊贴在身上。

这两名同党看得头皮发麻、寒颤连连、双腿发软,想要逃,却无法移动半分;想要叫,却只张着嘴出不了声音。

这时,两人突然觉得脖子一凉,再一看,只看见自己高高的身子,没有头,颈子喷出猩红的血泉,还有两名妇女正俯首在吸食脖子上的血。

话说另外被头头支派开的同党,一行四人,摸过几道回廊,来到东厢另一个房间,就着窗洞向里瞧,只见满屋理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箱柜,都好像锁得很牢固。

可是,当他们跳上屋顶,转过楼角的时候,走在最前头的一个人,不知什麽原因突然从屋顶上摔落在地,顿时一命呜呼,跟在後面的两个人,也照样不知不觉地坠地而亡。

其他人见楼角这里有刀光闪动,急忙转身朝北面逃奔,他们见北屋下面有个小菜园子,便准备从这里跳下逃跑。

可是,还没等他们行动,屋後飞奔出一个人,正是照镜的,只听得娇喝一声,手起刀落,一连砍倒了四个人,连她怎麽出手的,都没看清楚便死了。

这时只剩下四个人了,他们不敢再往外逃,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便大声喊叫着,跳下院子里,哪知那位年纪大些的妇人,已从这些人的身後挥刀砍去,一招秋风落叶,再回刀横扫千军,如同剁菜切瓜似地,一连砍掉这四颗脑袋。

再说诸妹子按照众人的嘱咐,稳稳地在门外等候,可是左等右等,直到东方发亮了还不见众人出来,也听不见有什麽声音。

心想∶「他们大概都抢够了财物,这时候正抱着几个漂亮的女人睡大觉哩!而自己却傻乎乎地在外面等着。

」诸妹子不由得满心嫉妒,便爬上村外一株高高树上往内窥视,只见一片漆黑,他就暂且潜伏在村外的草丛里,伺机而动。

这时,那位姑娘出来开门,两位妇人也都走出外面来四处张望,边看边笑奢说∶「这几个恶贼无缘无故跑来送死,又害得老娘还得亲手去埋葬他们,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等到两位妇女把死尸全抬走了後,诸妹子心生一计,他想∶「这家娘子们都到野外去了,家里只剩下个小男孩,自己何不乘此机会进去把他杀了,也算是为同夥报仇雪恨。

诸妹子进入闺房,果然见有一个小孩仰面躺在床上,均匀地呼吸着,鼻子还一煽一煽地,他立即挥刀用力一砍,心想肯定分成两段了,谁知那刀砍下後却「扑」

她老态龙锺,用一根拐杖支住门,问道∶「你是从哪儿来的?胆敢闯入人家的闺房里,还想行凶杀害人家的孩子?」

那老太太却微微一笑,不躲不闪,反而欺身而上,快如闪电的移形中,一面说道∶「你欺负我年老体衰吗?我要是用木杖打你,就算不得好身手┅┅」说刚完,她伸出的诀指也刚好点在诸妹子的两肩。

你刚才藏在草堆里,两只贼眼咕碌碌转动,还以为我没看见吗?念在你是替同夥报仇、还算有点义气的份上,暂且饶你一命。

话语中,只见那「唰!」取出一把长刀,刀刃薄如纸,只见一道寒光闪过,诸妹子便觉得胯下一凉,随之又热辣又疼痛,低头一瞧,只见胯下一片血腥,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生殖器不在原位了。

後来,众人又从乱草堆里,拾起一个木头雕刻成的小孩,诸妹子一看,那木头上还有他当日刀砍,留下的刀痕哩!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