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面积不大的房间顿时覆盖上一层很薄但是寒气十足的薄冰,那名跑进来报信的狐妖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一气道盟!你们……」暴怒中的涂山雅雅没有理会涂山容容,反而身上的妖力激增至可以用肉眼看到,可是还没有等到涂山雅雅爆发,在涂山城外,一股血红色的强大妖力就冲天而上。

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两女顿时脸色一变,极度震惊爬上两女的俏脸,相比涂山容容的较为冷静,涂山雅雅则是娇躯不住的颤抖。

「去看看!」说完,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宛如流光似的拔地而起,直冲向那妖力冲天的山峰,随着离山峰越来越近,涂山雅雅的情绪波动越来越激烈,等两女到达山峰上面时,涂山雅雅在这一路压抑的情绪顿时爆发出来,两行清泪缓缓流下,涂山容容虽然没哭,但是也眼眶红红的。

只见这山峰已经被打斗摧残的面目全非了,四周零散的躺着十几名一气道盟的人,只剩下三名一起道盟成员正在围攻着衣服几乎变成一堆布条的涂山红红。

那三个一气道盟的成员,人手一个白色的铃铛,他们每晃动一次铃铛,铃铛就会发出一道粉红色的光线射向涂山红红,涂山红红美被这光线射中一次,身体就不住的晃动一下,俏脸微露痛苦,攻击的速度也随着降下来,速度一降,光线就更多的命中涂山红红。

这三人虽然在嘴上花花,但是脚上就丝毫不敢怠慢,手中,射线不断射出,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涂山红红的步伐愈发凌乱缓慢。

不过三人并没有得意多久,一股强大的妖力从他们的上方袭来,三人惊恐万分的抬起头,还没等三人看清,三人就已经变成了三座冰雕。

不过涂山雅雅可不会让涂山红红倒在地上的,从空中极速俯冲而下,一把抱住涂山红红,涂山红红的脑袋埋进了涂山雅雅的那高耸挺拔的玉乳之间,在昏迷前,涂山红红呢喃一句,「雅儿?红色……不适合你……」说完,涂山红红就昏了过去。

「姐姐……」涂山雅雅看着倒在自己怀里,已经几百年没见的姐姐,冷艳女王也不禁流下眼泪,浑身激动的颤抖着。

涂山容容紧随其后,涂山容容也没有废话,直接使用涂山狐妖的治疗法术,「二姐,我们先送大姐回去。

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离开一会儿后,山顶突然一阵水波纹出现,穿着一气道盟道袍的何浩走出,怀里还抱着熟睡中的涂山苏苏,「唉!没想到和涂山红红和涂山苏苏分开要花费我这么多的能量,不过还好我已经提前把四成的能量注入红奴体内,红奴,不要让我失望啊!」

虽然涂山红红已经离开涂山几百年了,但是由于涂山雅雅经常命人打扫,使得涂山红红的房间和决斗前一模一样。

「姐姐……」目送涂山容容离开后,涂山雅雅把视线重新挪到涂山红红身上,拉起涂山红红一只小手,按在自己的脸上。

「姐姐,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雅儿好想你啊!」此时的涂山雅雅比起日里威风八面的涂山之王,更加像是一个向姐姐哭诉的小女孩,涂山雅雅就这样拉着涂山红红的手,呢喃细语的说了几个小时,然后迷迷糊糊的倒在涂山红红身上睡去。

就在涂山雅雅睡着的时候,原本紧闭着眼帘的涂山红红,突然睁开眼睛,利索的支起上半身,一点也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涂山红红轻柔的抚摸着涂山雅雅的秀发,「姐姐……」感到有人摸自己,涂山雅雅身体先是一僵,随即又放松了下去。

涂山红红看着涂山雅雅的目光中满是欣慰和可惜,「雅儿现在好强,姐姐真的好开心,可是这不是你应该扛的责任,你应该作为主人的,无忧无虑的快乐的生活下去。

说罢,涂山红红小手一翻,一个做工精细的铃铛就出现在她的手中,铃铛缓缓摆动,却没有一丝的声音传出,仅有一圈圈的光圈从铃铛中溢出,缓缓飞向涂山雅雅,覆盖着涂山雅雅全身。

感到身体略有不适的涂山雅雅,秀气的眉头微微一皱,妖力自主的浮现出体外,阻挡那光圈入侵到涂山雅雅体内,涂山雅雅身体一抖,就要醒来了。

涂山红红见状也不急也不忙,一手托着铃铛,一手轻抚涂山雅雅的秀发,「雅儿不要怕,有姐姐在,雅儿不要怕,有姐姐在。

护体妖力一消失,光圈就争先恐后的涌进涂山雅雅体内,不一会儿,除了脑袋,涂山雅雅身体其他部位的光圈已经全部进入了她的体内。

涂山红红伸出一根白玉似的手指,轻轻的点在涂山雅雅的额头上,「雅儿的绰号是九尾天狐,那么雅儿的关键词就叫九尾淫狐吧!」说罢,光圈在涂山红红妖力的指引下,迅速攻陷涂山雅雅的精神海,可是这光圈却在占领涂山雅雅的精神海后,又骤然收缩,直至变为一个很细小的光球,潜伏在涂山雅雅的精神海中。

做完这一切后,涂山红红收回手指,满意的点了点头,捋了捋涂山雅雅黏在额头的头发,俯下身轻轻的在涂山雅雅的额头上一吻,然后就再次躺下,睡觉。

不速之客站在苦情树的一条树枝上,眺望整座涂山城,拍了拍苦情树的树干,「这树得多少年了啊?」不速之客向自己的右侧低下头,问道。

借助月光,可是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苦情树上,大的身影单手按在苦情树上,小的则死死的抱住大的身影的大腿,大的身影正是何浩,小的身影正是自涂山红红回来后就无人问津的涂山苏苏。

何浩按在苦情树上的手突然发出一道淡绿色的光,何浩嘻嘻一笑,「搞定!」,何浩闭上眼睛,将自己一部分的元神出窍,进入到苦情树内。

苦情树的续缘名单就像是一张列表一样的陈列在何浩面前,而何浩则是在数以万计的续缘者中找到自己想到的几个,难度不小啊!

至于涂山苏苏则抱着何浩的大腿睡着了,何浩把涂山苏苏抱起,刚刚想要破开空间离开,忽然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是这只母猴子先跑出来,那么我就先收了你吧。

龙湾,将与傲来国分隔开来,自一气道盟海军封锁龙湾后,傲来国与的联系就几乎被完全中断了。

看着海面上漂浮着的木板,傲来国二小姐六耳甚是悠闲的拿着一个桃子在哪里啃,「这样一来这些家伙就可以乖一点了吧。

」六耳刚刚调度妖力,一道慵懒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六耳顿时一惊,尽然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我,很强!

六耳原本聚于双腿的妖力,一瞬之间,充满全身,六耳一个转身,没有发出你是谁这样的弱智问题,而是直接一个大招过去。

攻击发出之后,六耳才看清了来人,一米六多的微胖胖子,何浩,看清来人后,六耳输出的妖力顿时激增一倍。

「渍渍渍,六耳小姐,你们傲来国的待客之道真特别啊!」面对排山倒海之势的攻击,何浩只是伸出一只手,展开。

六耳的攻击宛如水流撞击大坝似的被全数挡在何浩的手掌前面,「看来傲来国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嘛。

六耳在看到自己的攻击被全数挡下后,面色也微微一变,虽然这是自己的仓促一击,可就算是涂山雅雅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接下,这是一场硬仗啊!

六耳一拳打在何浩的面门上,何浩的头骨顿时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碎骨声,何浩就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宛如断了线的风筝,往海落下去。

六耳看着坠海的何浩,心中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突然,六耳一个急转身,一拳轰出,嘭!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响起,本来应该坠海的何浩,竟然出现在六耳身后。

」下一瞬,何浩就闪现到了十几米开外,六耳收回拳头,调动自己的全部妖力,调整呼吸,平复一下心情,讥笑道,「我听说一气道盟的新任盟主,精通雷火双法,没想到这不见得人的功夫也不差啊!」

何浩伸出一根手,晃了晃,「在下的雷火双法虽然是最强的,但是不代表在下的其他法术就差劲了啊,用什么法术,主要看对什么样的敌人。

「那么不知……你……准备用什么法术来对付我!」刚说到准备,六耳就像是离弦之箭般的朝何浩冲过去,十几米的距离,对六耳来说,也就是两秒的事情。

这一次,六耳的拳头直接从何浩的胸膛穿过去,被打中后,何浩的身体漾起水痕,缓缓消失,在前方十几米的地方出现。

六耳立即调整身体,向左偏斜二十八度,发力冲杀过去,果不其然,何浩的身影出现在六耳攻击方向的正前五百米处。

「真是的,都不让人把话说完……」何浩刚说一句,六耳就已经杀到一百米处了,何浩这才不慌不忙的发动技能,「子曰:爱抚!」

原本极速冲杀过来的六耳忽然在空中一滞,六耳感到自己高耸的玉乳仿佛被一双手握住,快速的揉捏起来,腿根的私密处,也被一只大手覆盖,大手按在蜜穴上,快速的摩擦起来。

这样的刺激对一个享受过性的女人来说可能算不上是什么,可是对于还是处子之身的六耳来说,这带来的刺激和影响就大了。

还好这突如其来的爱抚自持续了两秒钟,六耳在花一秒来回复,六耳俏脸潮红,轻咬银牙,「你该死!」说罢,六耳的速度再加一倍。

何浩笑嘻嘻的看着六耳冲到不到十米时,再次发动言灵,「子曰:五次……空间束缚术!」何浩一连开出两个法术,全速冲刺着的六耳,原本就潮红的俏脸,顿时就变得如血一般的红润。

「啊啊!啊!」六耳奇异的漂浮在空中,明明妖力已经消散了,却依然停留在空中,六耳一手抓住头发,一手按在自己的腿根处。

「我要杀……啊!」六耳瘫软的躺在空中,明明身体底下没有如何东西,可是六耳却就这么诡异的躺着,刚刚结束,六耳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干掉何浩。

可是六耳刚爬起来,强烈的快感就再次降临,自己未经人事的,被一根不存在的粗壮贯穿,大量的喷涌而出,打在蜜穴前的甲胄在,发出淅淅沥沥的声音。

就在六耳羞愤不已的时候,第三次接踵而至,六耳再次发出一声高昂的不知是还是惨叫的叫唤。

「感觉还不错吧?」何浩移动到六耳面前,和蔼可亲的笑问道,此时的六耳,经过了五次的,已经浑身无力,更加领六耳惊恐的是,她那一身强大的妖力也随着,消失殆尽了,现在她不过是一只体质强大的妖而已。

何浩见六耳愤恨的看着他,无奈的耸了耸肩,手指指了指六耳,再往上一扯,原本无力躺在地上的六耳,像是被什么力量拉扯起来,身体成大字型的被束缚在空中,任由六耳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你想……干什么?」六耳略有不安的问道,何浩淫笑着回答道,「当然是要干些男人喜欢干的事情了。

「啊!」六耳顿时尖叫一声,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似乎是想要遮掩住自己的身体,可是六耳的动作,只是增加了何浩的性趣而已。

「没想到你这只母猴子的身材不错哦!」随着六耳甲胄的褪去,何浩顿时眼前一亮,浑圆的玉乳挺拔硕大,雪白高山过后,就是一片平坦的小腹,然后丰满肥美的圆臀,两条笔直修长的紧紧的并拢着。

何浩握住了六耳的一只玉乳,入手处一片滑腻,虽然六耳身上有着不少的金毛,但是主要位置却没有一丝的毛发,就连私密处也没有一根毛,双手按上玉乳,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嫣红的乳尖,时快时慢的揉搓着,其余的三根手指则有韵律的在六耳的玉乳上抚摸、弹动。

「嗯……」随着何浩的动作,六耳的俏脸渐渐的红晕起来,喉头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娇喘声,不过不一会儿就会被六耳用意志强行将这压下去,可是六耳的每一次压制都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而且时间还一次比一次短,六耳心中不禁一阵的悲哀,难道我是一个淫妇吗?居然在敌人的作践下有了快感。

其实六耳不知道的是,她早在第一次的时候就被何浩下了一个法术,随着的到来,她的身体将越来越无法何浩的爱抚,每一次何浩爱抚她的时候,她身体的敏感度就会增加十倍,相应的,六耳的身体对其他男人的爱抚,只会产生厌恶。

何浩捏玩了六耳的乳尖一会儿后,突然俯下头去,一口含住宛如石子一般的乳尖,嘴不断的吸吮着,灵活的大舌头不停的扫过乳尖,发出嗤嗤的声音,另一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掐住六耳的另一个乳尖,何浩掐着六耳乳尖往外扯,六耳原本宛如玉碗倒扣的玉乳,被何浩拉成了椭圆形。

六耳原本低沉压抑的声,忽然变得高昂尖锐起来,被固定在空中的四肢,犹如触电般的抽搐,从腿根涌出一大股的,这直接打在何浩的胸前,然后贴着何浩的上衣屡屡流出,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上。

将六耳剩余的体力都已经耗尽了,此时的六耳感到前所未有的虚弱、以及从为体验过的快感,刚刚时所带来的快感,比起之前的突如其来的,带给六耳更多的体验,如果被男人的那东西插进来,会不会更棒啊……呸呸呸,我怎么能想着东西。

在六耳还在思想挣扎的时候,何浩已经松开了六耳的乳尖,何浩见六耳在不知道想什么而的时候,手迅速的在六耳的腿根一掏,一大滩的就被何浩摸在手掌上,然后迅速的塞进六耳微张的小嘴里。

还在中的六耳,突然感到自己嘴里似乎进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的吞咽一下,微微在舌头一尝,眼眸定睛一看,顿时把眼眸瞪得浑圆,把何浩的手指和自己的吐出来,可是依然是吞咽了不少。

「你你你……你……」看着何浩,六耳已经气得说不了话了,身为傲来国二小姐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被人不知用什么法术了五次,然后还要被人剥光衣服,还吃了自己的,六耳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疯了,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女孩的话,恐怕早就哭个半死了,可是她依然是愤恨的看着何浩像是要把他吃了。

何浩压在六耳的身上,下身裤子已经不翼而飞了,露出了他那根十八厘米的粗壮,轻轻的抵在六耳已经泥泞不堪的蜜,准备发动猛烈的冲击,一举拿下六耳圣洁的穴。

六耳痛苦的闭上眼眸,六只小巧的耳朵紧贴着,酮体不住微微颤抖,宛如一只待宰羔羊般的等到自己不在的一刻。

「对了,我还在你身上下了两个法术,一个法术是会让你疯狂的爱上破了你处的人,一个是会让你变化之术更上一层楼。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