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一七九五年英国肯特郡「孩子,你父亲、继母和弟弟都过世了,现在你有什么打算?」雷梵斯公爵问孙子说。

公爵身量十分伟岸,高达六呎三吋,他非常不高兴地说:「孩子,我想听的不是这个!你太没礼貌了!」孩子蓝绿色的眼睛,仍然定定地看着祖父。

「你竟敢再提那个女人?难道你忘了我这里不准提那个女人的名字!那个不贞的女人抛下你父亲和那么年幼的你!」

「可是我真的一直忘不了妈妈!」他怎么忘得了呢?他不信那些谣言,只记得那双拥抱他时是那么温暖的手臂。

「德华和洛琳离开宴会的时候已经喝得烂醉,德华又疯狂地赶着马车回家,现在出了事,连无辜的孩子也死於非命,真是……」一瞬间,伯特看到祖父眼中的痛苦顿时又被怒气所掩住。

「这两个荒唐的傻瓜!我怎么会生出德华这个不肖的孩子呢?梅瑞,你也不能否认德华和洛琳结婚以后就愈变愈糟吧?而亲爱的妹妹,这桩婚姻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总之,她是个女人,女人都是祸水──」公爵转过脸来对孙子说:「孩子,你一辈子都要牢牢记住这句话──女人是祸水!她们是这个世界上罪恶的来源。

公爵还怔怔地看着那扇门,隔了好一阵子才转回注意力对孙子说:「伯特,你看看!所以我说女人啊!她们只会制造麻烦──」他突然顿住,然后倾过身对伯特强调道:「女人只有一样好处,就是能传宗接代!」伯特定定地看着祖父,公爵细细审视他的目光,很满意孙子听得这么专心。

「我后悔做错了一件事,就是让我的妻子负责管教她的儿子,结果她把德华宠坏了,不管我怎么反对,她总是处处护着他、娇宠他。

梅瑞就是喜欢和郝家沾沾亲,一直夸洛琳是个好女孩,说什么他们是最相配的一对,结果呢?」他嘲讽地说:「我看根本是糟透了!」

「娶了这样一个女人,害我儿子英年早逝!」他喃喃地说,声音隐隐有些颤抖,伯特注意到老人的下唇的确在微微发抖。

孩子蓝绿色的眼睛,瞪着公爵一双疲倦的蓝色眼睛,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才很坚定地说:「是的,爷爷!」

公爵心想:这孩子比他的年龄要成熟,而且长得太漂亮俊秀了,他有一张雕刻般的脸和浓密的栗色头发……

公爵发现孙子一听到这话就瞪大眼睛,而在伯特开口说话之前,公爵又迅速说道:「我托了一位史达顿船长照顾你,他是个很好的船长,你在船上得从最基本的干起,不会因为你爷爷是公爵,就受到特别的待遇。

「两年后,你继续在本地读书,我会另外请家教教你身为贵族所该学的事──诸如骑马、射箭、击剑之类,你还要学商业和法律,才能知道如何处理庞大的家产。

公爵沉默了一阵,又继续说道:「孩子,我对你的期望很高,因为──」他那双衰老的蓝色眼睛流露出少有的温柔。

孩子不大明白横在他前面的是什么样的命运,他只知道这个严厉的老人一直是爱他的──深深地爱着他,毫无保留。

爸爸死了,而再怎么哭泣也唤不回他所怀念的母亲,现在去找她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他不敢再问祖父有关母亲的事。

一八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伦敦辛艾雪穿着佣人的,正弯着身子在做晨间打扫客厅的工作,这些琐碎的工作得从吃早饭前的黎明就开始。

如今一张心形的脸上眉色如黛,眼波像盈盈春水,皮肤似瓷器般光滑,右颊上一颗小小的痣并不影响她的美,身材也发育得凹凸有致,虽然穿着一身平凡的佣人,却掩不住她的青春貌美。

保母不久又染病死了,七岁的艾雪为了生活,只得进入伦敦的这家妓院,在厨房里工作,解决食宿问题。

梅姬压低嗓音说:「昨晚我陪的那个伯爵告诉我,老闆娘已经答应他,下次他来这儿时让他玩一个。

「梅姬,如果这孩子不待在这儿,你看她还有什么地方可去?有些女孩子,欢欢喜喜离开我们这儿,下场却更惨。

你还记得华丽莎吗?她离开我们这儿,当了年轻伯爵的,可是最后却烂醉如泥地倒在贫民窟里,肚里还怀着孩子。

还有那个跟了海员的玛伦,离开我们这儿以后,那个男人经常对她拳打脚踢,才不过一个月,就陈屍在利物浦码头,据说那个男人是个性,如此这般被他杀掉的娼妓几乎有一打……」

「孟伯爵的寡母管他管得很严,家里还有妻子和五个女儿,个个都骑在他头上,所以这个可怜的男人才会逃到我们这里来。

※※※一八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肯特郡,雷梵斯公爵宅邸雷梵斯公爵躺在庭院里晒着太阳,他衰老的身体得多吸收一些阳光的热力。

他一身老骨头经常感到寒森森的,已经半截在土里的人了,哪能像过去那么硬朗呢?歎只歎日薄西山,在世上的日子很有限了。

「爷爷,现在你最希望我告诉您什么?要我告诉您最近投资的利润?还是有兴趣听我去调查你在苏萨隆克斯的房地产状况?」

「爷爷,以前我在船上当小弟时,你不是帮我安排了一个伴吗?后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他虽然只有一半爱尔兰血统,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爱尔兰人……后来有好几年,我和他失去了联络,直到几个月前,再度和巴克见面,我们都很惊喜。

在孙子专注的审视下,公爵犹豫了一阵子,盘算这时该不该告诉伯特他的健康大不如前,恐怕已经不久人世。

他不顾梅瑞姑婆的愤慨和惊愕,转而对祖父说:「爷爷,你怎么可以答应这样的安排?郝丽莎!天啊!听到这个名字我就要窒息了!」

可能吗?以伯特英俊的外貌,一定会迷死许多女人……突然,有个想法掠过他的脑际……这孩子会不会……不大正常?公爵阅历丰富,什么样的人都看过。

突然,他打开书桌的上层抽屉,拿出一张象牙色精美的羊皮纸,很快地写了好几行字,封好交给仆人,嘱他把信送到罗洛勃律师那儿。

他和公爵认识二十多年了,他的父亲就是公爵的上一任律师,父亲死后他继续为公爵服务,因此公爵非常信任罗洛勃。

」洛勃仔细忖度着公爵的话,最后抬起一双睿智的灰色眼睛,对他的老友也是委託人说道:「公爵大人,您的意思是不是伯特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很令你担心?」

「我很清楚,伯特快十三了还没有性经验,所以不得不请你代为物色一名有姿色的年轻妓女来引导他,等他开了窍

只可惜自己太心软,不敢让上了年纪的公爵知道他心目中的好孙子其实已经变成全英国最声名狼籍的浪子,到处拈花惹草。

他歎了一口气,决定明天去伦敦一趟,他知道有一家非常高级的妓院,专门招待王侯贵族,叫什么的──对了,「汉普登宫」!就是这名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