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妇好深小说全集 喂饱你这小妖精真紧爽

因为工作调动,从教务处调到了就业办,为此好多狐朋狗友们还庆贺了一番,都说就业办油水大,比教务处天天跑腿要强好多,可惜,调那里一年了,也没看到所谓的油水都去哪了,不过到是清闲了许多,天天不用跟学生老师一般起早贪黑了,完全是迟到早退的完美节奏。

这个节奏,对于我来说,那是最好不过了,天天栽楞地从院里喝到院外啊,时间多自然酒局多,酒局多自然朋友多,这一年进项没多出多少,不过这出项倒是如流水一般,哗啦啦的一发不可收拾。

那事情就是从酒局开始的,服装设计系的主任老田是我众多酒友之一,别看在院里那是仪表堂堂,严肃认真,其实到了酒桌,进了包房,跟我这种斯文败类简直是旗鼓相当,秋色平分啊,这天因为还有我们就业办的老大,孙哥也在,酒喝了一半,就谈起工作和学院里那些八卦了,对此,我是非常不感冒,妈的,如果学校里的男老师一起八卦起来,我觉得完全不亚于街边老娘们的八卦火候,他俩一边兴致勃勃的八卦,一边龌蹉的以己度人,听的我几乎神飘天外了,如果不是他俩年龄级别都比我高,我早就掏出手机斗地主了。

「那就说定了,留校老师的名额必须给我们系多留一个」老田一声突然拔高的音量把我从迷离状态猛地抽出。

「没问题」孙哥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拍胸脯了,不过还是斜了我一眼,「这事小郭就能办了,你跟他讲吧,这事我出面也不好,嘿嘿」

草,什么事啊就把我扔出去了,我稀里糊涂的跟着笑应着,心里完全没谱,老田毕竟是个教授出身,知道我刚才肯定是溜号没听进去,于是耐心的跟我说,「我们系的那个学生会主席,小邹,你知道的,」说着冲我使个暧昧的眼神,「她申请留校了,名额少一个,你们就业办正好被安排管这事,孙哥说了,你搞定。

」草,系里留校一直都是教务处和院办的事,啥时候关就业办管了,我纳闷的回头看了眼孙哥,孙哥若有深意的回了我一眼,就低头拿烟,装听不到,突然明白了,教务处看来已经搞定了,院办那边孙哥的亲弟弟是大院长的秘书,我本来就是从教务处出来的,孙哥的弟弟又是我的死党,这事自然我去跑最适合,妈的,两个老狐狸,合着这次酒局根本不是我张罗的,是特么他俩合伙圈我呢。

酒局结束第二天,老田就一个电话给我从就业办的办公室里叫醒,「还特么迷糊呢吧,赶紧起来办正事,别说哥亏待你啊,你不是老说邹艳同学身材好,长得正吗,给你机会表现,这事办妥了,一个学院工作,弄不好给你当媳妇了。

一听老田那贱歪歪的声音,我就知道,这货必须是自己在他那办公室里,「忘不了啊,孙子那里已经联系过了,名额可以给,老行情,你懂的。

」我懒洋洋的回他,「草,老行情用你干啥!找你就是要没行情!」老田电话那头暴走了,「田哥,我看出来了,你是不是跟那小丫头有一腿啊,这么上心,还不给行情。

我对老田的暴走向来无视加鄙视,故意损他,其实我也知道,老田别看外面很,但他怕老婆,不是一般的怕,所以要说他敢玩什么师生恋,同事情,那必然是蛋碎一地的结局。

连着三天,我跟小孙同志在院办里上蹿下跳的忙活好大一气,事情搞定了,老孙和老田这俩老狐狸自然心花怒放,一副行情在手,天下我有的操行样,按例,邹艳和老田晚上请我和小孙吃饭,老孙绝对是不出面的,反正该得的他都得到了,吃饭这种事他一般没啥。

酒桌上,邹艳衣着明艳,齐膝小毛裙下那双大长腿上穿着我最喜欢的黑色,白色工装衬衫上批了个淡粉色的毛坎肩,长发披肩,画的淡妆,不愧是服装设计系的,就是会打扮,这一套行头配合着她完美的曲线身材,真是女神啊,我和小孙同志简直没怎么用心吃菜,全靠美色下酒了,喝了一个多小时,老田借口回家陪老婆,隐秘的冲我使个眼色,然后嘱咐邹艳好好陪好我俩,就自动闪人了。

后面又喝了一个小时,邹艳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酒量使然,很快就喝成软脚虾了,小孙在桌下踢了我一下,「行了,小邹老师你就去送回寝室吧,我去埋单,甭等我了,我自己打车回家。

扶着邹艳软绵绵的身子,出了饭店,一路往校园方向走,我自然右手搂着她那软绵绵的细腰和丰臀,小幅度搓摸,眼看邹艳毫不反抗,胆子顿时大了好多,快半夜十一点了,到学生宿舍必然要过林荫道,我扶着邹艳慢慢踱进林荫深处,由右手单搂着邹艳的腰,进入双手模式,一手捏着邹艳的翘臀,一手慢慢的伸进她的衬衫里,邹艳轻轻哼了一声,「郭老师,这是哪啊」她轻轻的呓语着,迷迷糊糊的望向四周,「快到了,快到了,看你喝多了,扶你在这休息下」我一边敷衍的应承着,一边加大手上尺度,右手已经伸进邹艳的短裙里,摸上了她的三角区,邹艳半无力半妥协的反抗着,一边轻声说干嘛啊,不要啊,我把她挤靠在树影中的矮墙上,她下身的毛裙因为弹性极佳,早就被我掀到了腰上,两手不停的揉捏她包在滑滑的两个臀瓣,一边亲吻她的脖子,邹艳双手无力的架在我肩膀上,想推开我,又感觉没力气,这姿势,倒非常像她在搂着我亲热,我手很快突破和的间隔,摸上了她软软的耻毛上,轻轻揉着她敏感的小豆豆,很快邹艳的酒醉呓语声就变成了轻声,下面的桃源也是水汪汪的湿了,我也脹的难抑,手上力度逐步加大,邹艳的已经被我褪到了膝盖上,连她那白色的丝质三角裤都被我扯到了大腿上,快控制不了了,我就要去解自己的裤腰带,这时邹艳猛地搂住我,在我耳边轻声恳求,「别在这,不要在这。

」我也知道这里不安全,胡乱把她的和一提,也没套到她的上,把她的毛裙往上一盖,就继续搂着她向我的单身公寓走去。

我的公寓是我的二把院长舅舅特批的,虽然是老楼老院,但贵在有电梯,没几个人住,电梯也是老式日本电梯,里面也没有摄像头,楼道保持着老楼的黑暗,声控灯基本已经没有好使的了,不大喝一声,基本完全不会亮,我搂着邹艳进了电梯,手一直没闲着,一会捏捏她的,一会抓抓胸,她的和都卡在大腿根上一直没穿上,等进了电梯到了我公寓门口,她的也被我解了扣子,悬在腰间,进了屋,鞋也没脱,我就把她放躺在床上,火急火燎的开始脱自己衣服,邹艳一动不动的躺在我身下,估计是酒劲上来了,彻底迷糊了,刚一自己,我就开始脱邹艳的衣服,上衣扣一打开,那双丰满的36F的胸就充满弹性的跳了出来,太爽了,不愧是女神,连乳房都这么完美,我咽了口吐沫,扑上去又添又吸,邹艳忽然说话了,「我什么都给你了,你要负责啊」我一怔,抬头望过去,外面昏暗的灯光和月光映衬下,她的眼睛好亮,好大,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好啊」我有点心虚,应了一声,就想躲开她的眼神,不过不用躲了,她很快又闭上了眼睛,全身放松的仰头躺下去,我知道这是彻底归我了,于是也不猴急了,先搂着她几乎软的没有骨头的身体亲了一会,然后慢慢她的上身衣服,掀起她的毛裙到腰间,褪下她的和到左腿的膝盖处,把她摆成一个大字,我打开了台灯,灯一亮,就看邹艳长长的睫毛一抖,哼,看来是在装醉,估计早就醒了,也是,小树林里一顿折腾,又走了百八十米的路,不醒酒才怪,我也没揭穿她,借着灯光,看着她白皙美丽的脸庞,「逼是一样的逼,脸上看真章,古人诚不欺我也,」我心里得意洋洋的琢磨着,我开始轻轻用舌尖添她的脖子脸蛋,然后用舌头挤进她的嘴里,含糊着命令她「把舌头给我」邹艳配合的伸出小舌头,被我一口含住,使劲添吸,邹艳喘息变的急速了,因为我的右手已经又开始揉她下身,她的双腿开始下意识的外分,溪水潺潺啊,现在要是插进去,估计完全就是滑进去,我心里想,这小骚货,肯定也不是了,早就听说她有个男朋友,好像考上北京的研究生了,估计肯定是把她甩了,她才想起来留校的,还负责?

老子会好好负责玩你,天天带朋友一起玩你,才算负责,哼,我坏坏地心里嘀咕着,一边用力的用手玩弄她的身体,既然一晚上的时间,自然不能浪费,我开始狎玩邹艳的乳房,一会又捏她的翘臀,顺手在她的菊花和桃源处轻轻扣摸,很快邹艳就完全了,的声音由开始的压抑,到逐渐变大,是时候了,我起身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对准她那早就已经汪洋泛滥的蝴蝶洞口,猛的一挺腰,一声意料中的呲的一声,火热的老二顿时被一片温软潮湿紧紧包裹住,邹艳大声嗯了一声,两个乳房一颤,乳头红扑扑的挺立着,我一手一个抓在手心里,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近乎疯狂的揉捏,老二却慢慢的拔出来,直到快脱离了邹艳的蝴蝶唇边,再猛地一下,直捅进最深处,几乎感受她两片贴上了我的根部,邹艳轻啊了一声,我看见她右眼紧闭的眼角处,滚落出一滴泪水,哼,这时候还在装纯,看老子今晚怎么,于是,一种强烈的征服欲顿时充斥心间,我开始大力,看着邹艳在灯光下白皙的,赤裸的肉体在我身下一上一下的起伏,邹艳始终紧闭着眼睛,忍由我狂暴的在她身上侵略,说实话,她的真的是又热又紧,水又多,好几次我都差点射了,好在每次快到射的时候,我就拔出来,用手指补上,虽然这具身体已经完全归我了,但我今晚压根就没想轻易放过她,正面玩了邹艳很久之后,我把她软绵绵的身体翻了过去,从后面压上去,一手环过去继续揉捏她的,一手扯住她的长发,小腹压在她又翘又圆的上,简直太过瘾了,老二在她的菊花边插过,因为大量的液体浸润,她的桃源和菊花早就湿成一片,这时候只要一使劲,估计完全可以进入后庭花序列,略一犹豫,毕竟日子还长,调教也不能太着急,一步步来吧,于是在邹艳臀部肌肉开始变硬的瞬间,我一个大力,老二再次毫无堵塞的滑进邹艳的蝴蝶洞口,这此加速过后,实在无力控制,趴在她身上,猛地射了进去,因为憋的太久,感觉激流勇进,直入洞府深处,邹艳啊的又一叫,估计是想喊你别射进去啊,但只吐出个一的音,就卡住了,想来,射都射进去了,再说啥都晚了,还不如随我意了,我也不着急拔出来,感觉连喷了两下,开始外泄的时候,我才翻身从邹艳身上下来,顺手把她身子也翻了过来,看着她半张的小嘴,直喘气,「舒服吗?」我用手继续狎玩着她的乳头,一边逗她,她半挣开眼,斜了我一眼,「你过瘾了?」「早呢,今晚我就没想睡,休息下,准备再来一发。

」「不行啊,这大美人光溜溜躺身边,我想怜惜你,老二可不同意啊」我笑嘻嘻的把手摸向她的小腹,邹艳推开我的手,眯了眯眼,「不行了,我太困了,你想怎么欺负我你随便吧,我头都晕了。

」我一笑,「别着急,喝口水,喝了那么多酒,一会该口渴了,你好好睡你的,我玩我的」她轻笑一声,「你真坏」,我起身,给她倒了杯水,看她喝了下去,「你不喝吗?」她大口喝了半杯,问我,「我不渴,就是渴。

」我笑着应道,已经又昂头的趋势了,邹艳脸一红,「你就坏吧,早晚我得被你玩坏了」说着,就躺了下去。

上了床,这次没那么多前奏,直接提抢上马,一手捏着邹艳的两只细细的手腕推到她的头顶,一手捏着她的一只乳房,就开始像一样,奸淫起邹艳来,不过没干多久,邹艳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我笑了笑,别说,这进口还真好使,那杯水今天上午就泡了一片,就是为了晚上给邹艳预备的,我使劲了邹艳几下,看着她彻底软绵绵的身体被我搞的一动一动的都没反应,我翻身下来,从抽屉里拿出湿巾,分开她的两条腿,把她蝴蝶洞口处我的精斑都插掉,又伸手指捅了捅,还是很润滑。

拨开电话,「孙子,到你了啊,没睡着吧!」「吗的,你这么久,两个半小时啊,你特么想憋死我是吧」小孙同志一点没控制的暴怒音量在电话里炸开,我回头看了看大字躺在床上得邹艳,一点都没反应,笑了起来,挂上电话,慢悠悠穿上衣服,拿出相机,开始把邹艳作全身各部分特写,然后把她的在裤裆处撕开,再给她穿回去,吗,自然脱下来放在口袋里作纪念,作好这一切,就听房门一响,小孙同志风风火火的进来,「一会搞的时候,别特么拍我脸啊。

「拍上了,再打马赛克呗,你就放开了玩呗,瞎几把操心」我鄙视的骂了句,小孙歪歪拧拧的开始服,看来他今晚真是喝了不少,这个二货。

「这妞干起来肯定老爽了吧,可惜这次只能干个没反应的,还得带套」小孙一边带安全套,一边嘀咕,「你特么这么搞,能不能给人家搞怀孕了啊」

「所以叫你带套啊,草,这样生了也是特么我的种,不能混」我坏笑着一边抽烟,一边摆弄相机镜头,「放心,这丫头被我射完,都不急着去洗澡,肯定有避孕措施了。

「去你大爷的!」小孙头也不回,就扑向邹艳,我看着小孙猴急的样子,似的动作,慢慢开始调整镜头……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