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男的塞葡萄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

老色说所经的女人近百,并非与她们都发生过性关系,但收入老色征服范围的女人,绝对毫无例外有过肌肤之亲。

这些女人中,和老色有过性关系的大概有30来个,其中的20多个是老色靠个人魅力征服的,剩下的10 多个嘛,是靠金钱魅力征服的,自然就是嫖的了。

有关女人的问题,老色还有几点看法,与弟兄们交流:关于作文:我认为短小精干为好,大家都忙于事业,文章太长确实难以抽时间阅读,除非你写的非常精彩。

不怕得罪性虎的编辑们,我认为性虎发表的有些文章质量并不高,对女人的描写过于夸张,事实上大多数女人在的时候都是比较含蓄的,写这类文章的人,我估计都是凭想象或被故意作态妓女欺骗的小弟。

当你创造条件与一个陌生的女人邂逅认识后,如果她与你交谈得很投入,你就应该大胆地与她身体接触:拉手、相拥、接吻以及爱抚,这是试探女人对你接受程度最有效的办法,如果她连手都不让你拉,恐怕就难有下文了,即使还有以后,也是艰难的以后,我建议有家的男人放弃这种以后。

对于和老婆的房事,我也不想多说,因为老婆是自己的,情人才是大家的,作为男人,我有自私的一面,请大家理解。

如果你想搞独身(离婚或未婚)女人,你就必须要考虑为别人负责问题,除了偶尔遇到的,你无法摆脱女人的纠缠,那时,想换胃口可不容易。

有婚姻的男人搞女人,事前可以光明磊落地告诉对方自己有家的,而且夫妻感情不错,这就排除了女人对你纠缠的可能。

关于女同事:如果你没有固定职业,在皮包公司里临时供职,你可以搞女同事,漂浮不定的职业,可以使你摆脱许多由女人带给你发尴尬。

况且,男人永远总是花心的,女同事搞的时间长了,自己自然想换口味,但有女同事在办公室里监督着,你方便吗?再者,如果你有家,沸沸扬扬的风流韵事难免会通过好事者之口,传到你老婆耳里,后院起火,你是否还有心思玩啊?除非你要和老婆离婚。

出去约会,找理由不难,关键是要找一个老婆信任的人,比如你的领导、你的哥们弟兄在你危险的时候证明你的清白,而且得口径一致。

泡歌厅,我认为可以和老婆说的,但必须要以工作应酬为借口,现在应酬除了吃饭喝酒,多是到那些地方,要说服老婆理解。

到回家之前,别忘了抹去脸上可能印上的口红,如果你的情人洒香水了,还别忘记带上一套衣服,换下带有香水味的衣服后再回家。

当然,如果老婆能容忍你泡歌厅,不换衣服也没问题,但毕竟你不能每次都告诉老婆泡歌厅啊,还是小心为妙!当男人好累是吧?不过,没有累那来的快乐啊?哈哈以后,我抽空慢慢和各位细说自己的经历,主要的按经历的时间先后和各自的特色写,当然是选择有特点的写了,否则,那么多女人,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那说得完啊。的岁月(之二)——儿时的冲动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县城,但童年时代却生长在离县城遥远一个山清水秀的小镇,原因是我妈妈是医生,那个年代,医生是要被下放到基层乡村为劳动人民服务的。

但医生和则不同,他们上班穿的都是白大褂,一些年轻的女医生穿上白大褂,配着青春透红的面孔,叫人看了非常的舒爽。

我站在她座凳的旁边,看着乌黑柔软的头发,从她的头上洒落在她雪白细腻的脖子里,她白嫩的肌肤和柔软的细发,让我产生一种莫名的躁动。

我从地上捡起她散落的秀发,一边使力地拉扯着,一边看她红朴朴的脸蛋和忽闪的眼睛,不知不觉,小鸡鸡硬了起来,她的头发绕在我的手里,不断被我揉扯和用力地捏摸,这种揉扯和捏摸,让我体会到儿童所能感受却无以表达的快感。

朱湘留着短发,小脸蛋很白嫩,温柔而会向妈妈撒娇,经常被她妈妈奚落:“那么大的丫头了,还嗲声嗲气的”。

农村里的孩子成熟早,班里的男孩经常会把手指勾成一个圈,再用另外一支手的手指插进去,开着玩笑说粗口“吊逼了”,我想,我的那种冲动是想吊逼了。

和朱湘是邻居,我们自然玩的很熟,一天,我对她说:“我们玩吊逼好不好?”,没想到她很爽快就答应了,还问我怎么玩,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男人和女人玩的,先玩玩再说。

为了避开大人,我们到平房后面的草丛里,在有一小块空间发黄的草皮上,我让她先把裤子脱掉平躺着,然后我就分开她的大腿看,只见她的逼非常光洁细嫩,我用手分开她的,只见沟是粉嫩的,还有分泌物,手摸上去滑滑的。

我用手乱摸一会她的逼,就把鼻子迎上去闻,觉得好臭,就把硬硬的小鸡鸡掏出来,在她的两片之间乱顶,不知什么原因,反正就是进不去。

我觉得很没趣,就穿好自己的裤子,无聊之间,扯了根小草梗茎来扎她的逼,朱湘皱着眉头,可能有点痛,但却忍得住。

我大学毕业后从侧面打听过她的消息,听说她在县文工团,想必她一定出落得很漂亮,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见她。

朱湘走后,我家隔壁又搬来了一个叫燕华的女孩,我也和她玩过,花样与和朱湘玩的差不多,同样也是没有结果的了。

在厂子弟学校,我和一个花的女生同桌,春花又黑又瘦,眼睛细细的,头发枯黄,样子难看而且很凶恶,经常会用尺子猛打我超越桌子两人分界线的手。

有一天,机会来了,我的铅笔掉到桌子下面,我就钻下去捡,回头一看,哈哈,春花的裙子敞开,宽松的路出半边逼,我调整了一下视线角度,逼就全被我看见了。

我正看着,只见她伸手下来在大腿根抓了一会痒,又把拉正,我以为她发现我什么了呢,吓得急忙回到座位上去。

其中有个稍微大点的女孩,还把被我玩逼的事情告诉了她妈妈,尽管我百般抵赖,还是免不了被她妈妈骂了一顿,吓得我以后再也不敢弄小女生了.

今年春节老同学聚会,遇到我小时候的一个哥们,我们对过去当时那段担惊受怕冒险、刺激又冲动的合作经历,真的感到回味无穷。

十二、三岁的时候,我对同龄的女生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了,她们瘦小干瘪,没有女人水色,况且,我对女生没有长毛的逼,已经不再好奇,因为她们的逼和那些随时可能在我面前撒尿小丫头的逼,没有多大区别。

相比之下,年龄比我大的女孩更能令我神往,她们丰满成熟,我不仅想看她们的逼,还想看她们的奶是什么样的。

我们每两排平房之间,有两个对接的水龙头,水管装的很低,所有用户都必须蹲在低矮的水泥台上,围着水龙头洗涮东西。

可惜,多数女人的乳房都无法看清全貌,因为里面还罩着乳罩或穿着褂子,多数情况下只能看见乳房的上半部分,无法见到乳头,可就仅是这起伏的半个乳房,也会令人兴奋不已。

一天,那女孩去洗衣服,她穿着件宽松的的却良白衬衣,估计是我小伙伴妈妈送给她的,而且,里面没有穿褂子,我看到她的乳头在白衬衣下时隐时现。

眼睛则不断往她领口里瞄,随着她不断从盆里提起衣服摆涮,领口一张一合,顺着领口往下看,她雪白的胸脯不时闪现在我的眼前,我兴奋极了,但又为看不清楚而懊恼。

终于,她停止了摆涮,开始在盆里给另外一些衣服打肥皂和搓揉了,她往前倾斜的身体,让我从领口往下看到了一片春光:呵,她的乳房像挺拔而起的宝塔,粉红的乳头被白嫩的肉体顶送到塔尖上,而宝塔附近的其他乳房部分隆起不多。

见我没吱声,她抬起头来看我,见我正看着她的发呆,脸一下就红了起来,连忙把衣服扯平,埋头做事也不说话了。

一次,他俩爬在窗台偷看一家的女人洗澡,突然,像谁下达口令一样,两个小脑袋同时齐刷刷地从窗台缩了下来,好整齐划一!过后我问他们,怎么那么整齐?他们说,那阿姨往他们这看过来了,他们是吓的同时缩脑袋的,呵呵。

我家和隔壁家的厨房之间是柴房,柴房靠外的一半是隔壁的,靠里另一半是我家的,我可以进入自家的厨房后再钻进柴房里去偷看隔壁厨房的动静。

一天饭后,她进厨房里洗澡,而我家人也出去散步了,看准时机,我立即摸进柴房,趴在柴火堆里,从墙洞往那边看。

她背对着我,饱满的很光洁,她与我就咫尺之隔,如果没有墙阻挡,我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她缝下的逼!她走到洗澡盆前的矮凳坐下,正好面对着我,哇,我看见她的了!她的好多,乱乱糟糟的一团簇拥在两腿之间,她坐着把套头的贴身内衣翻起来,顿时,丰满膨胀的乳房立即从衣服里弹了出来,褐色的乳头,随着一对大奶在她胸前轻微地晃动。

我的硬了起来,好想扑上去,抓着她的大奶吃几口!她开始洗澡了,先是把双腿分开,从盆里舀出一缸水,往逼上一面冲,一面用手不断搽洗,非常认线多岁、个子矮小的女人,终于来到了这个坑位,她蹲下时我只能看见她的头发,一阵有力整齐尿的喷射声音后,她站起来提裤子,这时候,我看见了她小腹下面的,这是我第一次离那么近看女人的,她的很稀疏,发黄卷曲,和李阿姨相比,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

在男女厕之间,水沟上的隔墙往沟里延伸很低,约占了水沟深度的三分之一,直接偷看绝对是不可能的。

我偷看的大约27、8岁,那天刚好来月经,我从镜子里看,发现她裤子脱了一半,老半天没有蹲下来,到蹲下来的时候,顺手把带血的卫生纸丢进了沟里,卫生纸上的血黑红黑红的。

她撒尿以前,微微分开,接着尿从缝隙喷射出来,快撒完的时候,尿液回流在上,也沾了些。

她撒尿过程和差不多,但她的逼比的好看,不多,的颜色也比的浅,隆起的阴部像中间有裂缝的面包。

偷看女厕所要注意的问题是,除了防止被偷看的女人发现外,还得要注意男厕所门口的动静,小心被男同胞看见。

在公车或人多拥挤的场合,我一般是故意选择好角度,用手肘子去碰女人的乳房,有机会的话,就把勃起的去顶女人的。

当时的人很无聊,竟然都喜欢凑热闹,很多人挤到派出所后窗前,想看看是谁被抓和是怎么收拾他的。

阿凤留着一头短发,人不算漂亮但很丰满,听同学传说,阿凤是个很搔的女孩,因为她搔,我对她胆子就变的很大。

接着,我用搭在手臂上的外衣为掩护,悄悄地把手伸到她的胸前,随着人群的挤动,我的手掌不断地扣在她的乳房上。

虽然隔着衣服,但我仍然能感觉到她挺拔乳房的丰满柔软,我兴奋不已,迅速硬了起来,紧紧地顶在她的上摩擦。

我注意到,她虽然往窗户里看,但眼睛是发直的,她也在享受着爱抚啊!我就这样静静地享用着她,在她微喘的鼻息中,我顶着她的射了出来。

而我们看热闹被抓的流氓,恰恰是因为在人挤的地方掏出顶着一个女孩的狂射才给弄进去的,是巧合吗?哈哈。

记得有一次看电影,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在我后排悄悄议论我,说我长的很帅,为此,她的话我一直牢记到现在。

那是在一个冬天,阿宁穿着一件镶有花口的黑色毛衣,衣服很紧,把她细细的腰身和高挺的乳房忖托得很有风采。

当时有人摆滩演魔术,观看的人里三层外三层,阿宁也挤在我身边,想起她对我的夸奖,我想她或许会接受我的骚扰,在心的狂跳中,我同样以外衣为掩护,悄悄地把手伸到她的胸前。

与对阿凤不同的是,这回我把手伸进了她的毛衣里,我感觉她里面穿的是件衬衣,我的手顺着她的肚皮逐步往上,再往上,终于接触到她高高挺起乳峰的边沿了!接着,我的手指开始顺着她的乳峰往上爬,阿宁的整个乳房就捏在了我的手里。

这女孩的乳房很高,好温暖好柔软,我颤动的手在她的奶上轻轻地捏摸,轻喘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上,也硬了起来,但当时没有顶着她的,也只能是白白坚挺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从沉醉中醒来时,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太挤了,怕被人发现,我才依依不舍地把手从阿宁的毛衣里抽了出来。

我大学假期,还到他们家玩过,阿宁曾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们大学生最坏了!我只有装糊涂了,哈哈。

失败的那次是在一个夏天,看演出,我才把手伸进座位旁边紧邻一个女孩的衣服里,就被她发现了,她立即破口大骂,但是指桑骂槐,说耍流氓什么的,虽然没有直接对我说,但也弄得我好狼狈,因为在学校,我是个“好学生”啊。

我那些在工厂里好色的难兄难弟,在搞女人方面进展很大,听他们说如何插女人的逼,真叫我难以自禁。

他们搞姑娘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全都是农村少女,他们说这些姑娘好上,又不是本厂的,没有什么顾虑。

冬天一个飘着阴冷毛毛雨的晚上,我们厂里放露天电影,附近农村有不少人来看,其中不少是农村姑娘,我和朋友老明开始寻找目标。

借着电影银幕的反光,我们发现两个15、6岁的农村少女,一个较丰满,另一个显得单瘦,单瘦的这个还拿着把雨伞。

我和老明搂着肩膀走到她们面前,老明悄声对她们说:“姑娘,我们一起玩好吗?”单瘦姑娘白了我们一眼,没说什么,丰满点的那个则对我们笑了一下,也没说话。

我看可能有戏,忙接上话:“我们到外面玩好吗?”两个姑娘嘀咕了一阵,单瘦的那个才对我们说:“你们先走嘛”,我和老明高兴地急忙往电影场外走,还不时回头看她们跟上来没有。

没想她们接过瓜子后对我们说要回家了,我大失所望,还是老明应变快,忙说送她们回家,姑娘们没说什么,我们就一直跟在她们后面。

离开工厂后,我们进入了农村的泥泞牛车路,眼看离灯火通明的工厂越来越远,我们紧跟了上去,只见老明从后面拦腰把那丰满姑娘抱了起来,对着她的脸就亲,乘她们一愣神,我也搂着单瘦姑娘的肩膀,直接抚摸她的乳房(因为我还不知道有接吻这一程序),单瘦姑娘的乳房很小,也很柔软,我隔着衣服左右两边不断抚摸着,正想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反应过来了,不由分说,举起雨伞对着我就是几下,我被打的有点害怕,就丢下她,到被老明搂着拼命挣扎的丰满姑娘面前,直接把手伸进她的裤裆之间,捏摸搓揉她的逼。

单瘦姑娘在旁边威胁说“再不放开,我们要叫人了!”我听了一哆嗦,马上联想到坐牢,不再有心思,还动员老明放人算了。

高考后上大学期间,公车上鸡鸣狗盗之事仍然还在做,但有前车之鉴,已经不敢悄悄伸手去摸女人的乳房了,进程几乎停滞不前。

大三的时候,我寒假回家,大年三十和朋友老明在他的一个熟人家玩,不经意间,认识了一个叫阿珍的17岁女孩。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但过后我也没想更多,因为我在北方上学,以后和她见面的机会不多,而且因为专业原因,毕业后已经肯定不会回到家乡。

一天,我到她家,和她说了些柔情蜜意的话,她也和我说了很多思恋的语言,乘她妈妈出去卖菜,我揽过她的肩膀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她的脸一下红了起来,我也紧张的不知所措,两人相对无语。

几天后的晚上,我们一起出去散步,她当年高考落榜,在一家中学当代课老师,夜幕里,我们进到了她任教的学校,在教学楼的走廊里,在月光下,我看着她清纯眼睛,忍不住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嘴对嘴地和她热烈亲吻,她靠在我怀里,呼吸很急促,她还不知道怎么接吻,牙齿紧闭着,我用舌尖逐步推开她的牙齿,我们的舌头才亲密地交合在一起。

抱着她柔软的身体,我的迅速硬了起来,顶在她的两腿之间的小腹上(她个子比我矮),她温柔地任由我亲她,顶她。

看着她娇小挺拔的乳房软顺地顶在我的胸前,我忍不住用手去捏摸,她颤动地问我:“你还要我再高考吗?”我说了声“要”,犹豫了会,还是忍不住冲动,直接把手深进她的衣服里,掀开乳罩,尽情地捏摸她青春少女的乳房。

她的乳房不大,但雪白细腻,奶头不小,我一口把她一边奶头含在嘴里,热切地吸吮舔弄,接着把她的一对捏在手上,来回地吸吮她的奶头。

尽管当时我很冲动,但心里有个疑问:少女的奶头怎么像喂奶女人的一样大啊?她无力地伏在我的肩膀上,任由我吸吮,不时发出“恩!恩!恩……”娇滴滴的。

接着,我坐在地上,把她抱在我的大腿上,隔着裤子开始搓揉她的逼,虽然隔着裤子,但我已经感到她的逼已经很潮湿。

我得寸进尺,要解开她的皮带,她坚决反对,我就直接把手穿过她的皮带,硬伸进她的裤子里,她的裤裆里好湿润,隔着我就能感觉到她爱液已经流出,我从她的侧边把手探进去,她的阴部已经是湿粘粘的一片了,我的手抚摸着她粘滑的逼,一支指头很快就伸进了她的里,她浑身颤动着,无力地靠在墙上。

我的越来越硬,就把她抱的和我面对面地坐在我的大腿上,隔着裤子把顶在她的逼上,疯狂地顶撞,随着的来临,我贴紧她的逼,在裤子里喷射了出来……过后 我拉她的手摸我的裤裆,开玩笑说:“你看,我也好湿,和你一样”,她害羞地把头埋在我胸前,撒娇说道:“欺负人家,你还笑”。

我爱怜地把唇贴到她的唇上,两人又忘情地吻在了一起……这是个愉快有收获的假期,阿珍不仅与我有了肌肤之亲,而且,我还让她学会了为我。

周围没有人,我大胆地直接掀开她的衣服,热切地抚摸从她怀里蹦出的一对乳房,在她两边奶头来回吸吮,接着,又隔着裤子摸她逼,我还想把手伸进去,她忙把我的手推开说“不行,手脏。

她开始不太愿意,我就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裤裆上,她轻轻地抚摸着,有点好奇地说:“好大好硬,还会动”,我一听,就把掏出来,让她握在手里,她很小心地捏弄着,但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玩,仅仅是握在手上。

”她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非常不好意思,我就抱起她,让她坐在石坎上,接着又把鲜红直挺的送到她面前让她看,她羞红着脸,握着我的,好奇地看我的,她的脸离我的很近,看着她水亮亮的红唇,我突然有一种想把塞进她嘴里的(此前我完全不知道,算是在实践中探索了),我说:“把他含到你嘴里好吗?”,她一听我说,连忙捂住嘴,连声说不,还说这样太脏,我说都是人的身体,不脏的,说着拉开她捂住嘴的手,她还想说什么,我早已把粗硬的塞进了她的小嘴里。

“唔唔唔唔……”她想吐出来,但我已经抱住她的头,长长的已经顶到她嘴里的喉咙底部,就在她想退出我又插进的几个回合中,我的在她温暖湿润的小嘴里得到了欲仙欲死的刺激,大股的从里喷出来,直接灌射在她的嘴里……,她的头就这样一直被按在我的裤裆上,嘴一直无法摆脱我的,直到我的变软从她嘴里滑出来,我看到,乳白色的,从她的两侧嘴角淌了出来。

她用纸搽干净嘴唇后,小脸粉红地扑到我怀里撒娇道“你好坏哦,我还不是你老婆呢,你怎么这样坏啊”……我幸福地抱着她,吻她,外面的雨依然下个不停……这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我始终没能脱下阿珍的裤子看。

18岁的女友在我身边,我可能专心工作吗?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亲吻爱抚,因为没有干扰,我的胆子也变大了,阿珍穿着裙子也为我提供了机会。

我把阿珍按在床上,像以往那样摸她的乳房,吃她的奶,然后,又伸手到她裙下的里,用手指湿辘辘的,对于我的爱抚,她似乎习惯了,没有做过多的反抗,温柔顺从地任由我抠摸。

机会来了,乘她沉醉闭上眼睛,对我放松警惕的时候,我突然拉下她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脱了下来,她本能地要起身挣扎,我已经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我压在她的两腿中间,用力挤开她的腿,掏出涨硬的对着她的逼胡乱地就捅下去,我的大才接触她的口,便忍不住把喷射在她的逼上了,“哎呀,怎么都弄出来了!”她怪叫着,撒娇地垂打我的肩膀,我连忙从她的包里翻出纸,打开灯给她搽逼上的。

我吻着她说:“是我把你弄脏的,应该由我帮你清理啊”“你好坏哦,我不管了”说着她用手蒙着脸倒在床上。

看着她紧闭,唯有下方粉嫩口微微张开的逼,我突然有个奇怪的联想:阿珍的颜色,怎么和我们吃凉拌牛肉的颜色一样啊!呵呵。

虽然在感情上有负于她,但我毕竟能珍惜她的身体,也没有在与她相好的期间,和其她女孩来往,从这点来说,我也释然了。

今年春节回老家,听到了一些有关阿珍的消息:她婚后老公生病失明了,由此导致婚姻的破裂,目前仍然孤身一人。

因为我和她的情缘在记忆中是美好的,再见面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由于她独身,很可能导致旧情萌发,我不想让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纠葛,破坏我们那段曾经美好的关系。

巧合的是,在我朋友单位办公室里,遇见了阿珍高中的同班女同学思思,思思人很热情,但略微内向,她告诉我说,正要找我呢,阿珍还在想我,要我到阿珍就读的N市去找她。

思思虽然年轻,但谈不上漂亮,她肤色较黑,脸上虽然泛着少女青春的光泽,但并不红润,她眼睛不大,但嘴唇很厚,她的乳房不算挺拔,但感觉横向的尺寸不小,她对我最具有力的,也许就是她的唇了。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她办公室里一起谈到感情问题,她问我为什么不要阿珍,阿珍可是她们班最漂亮的女生。

我告诉她,感情会受环境制约的,我并不是不爱阿珍,而是要为我们今后的生活负责,分居两地对任何人都是艰难的,尤其是女方,将来孩子家务什么的,会把女方累垮的,我不愿意将来出现这样的局面。

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也没发生,但回家躺在床上,她的身影却无法从我的脑海里离去,可能是因为我寂寞吧。

在以后一段时间里,我又和思思见了几次面,但都是在朋友聚会的场合,我的哥们身边都带着女朋友,惟有我和思思是独身,两个人也就临时搭配凑在一起了。

说完以后,就在我家坐着,当时家人都在,弄不清我和思思是什么关系,对我和思思投来诧异的目光,我觉得很尴尬,也不知道跟她说点什么,就提议到附近的一个公园走走。

这是一个城市郊区的公园,因为不是假日,游客稀少,看着思思起伏的胸脯,我有一种轻微的冲动,但由于我们始终没有涉及两个人的感情问题(其实我也不愿意涉及这个问题),再加上阿珍的身影无形中阻隔在我们身边,因此一路上我们的话很少。

看到旁边有一张长椅,我便提议坐着休息一下,思思坐在我的身边,两人还是沉默不语,我侧过头去看她,只见她双手抱在胸前,嘴唇微张,望着远方的绿色森林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细细地体味着和她的深吻,她丰满的嘴唇充满着肉感的弹性,我们的舌头在她嘴里热烈地交合在一起,浑身上下侵润着享受异性的快感。

我喘着粗气,把她搂得更紧,同时,隔着衣服抚摸她涨大的乳房,她的乳房虽不挺拔,但充满着实实在在的肉感,她的唇离开我的唇,把脸埋在我的肩膀上,顺从地由我捏摸。

我的手伸进她薄薄的衣服里,掀起乳罩,开始大把地将她温暖的乳房揉在手里,用指头捻搓她的乳头,她浑身颤动着,娇喘的气息喷在我的后劲脖上,我感觉出她的乳头明显地挺起和变硬,接着我掀开她的外衣,握起一边的乳房对着褐色的乳头一口就含上去,“唔……唔……唔……唔……”,她忍不住出声来,她娇声的叫唤更激起我的,我的嘴不断交换吸吮她两边乳头的同时,用力将手塞进她的裤子皮带里面,伸进探摸她的逼,她的非常茂密,湿漉漉的,我的一只手指顺利地滑过她的沟,直接插进了她的里,她柔嫩粘滑的温暖而湿润,我的手指毫无顾忌地在里面旋转搓揉,“呵……呵……”她仰面靠在我的胸前,小声着紧紧地拽我的衣襟,我把嘴堵上去,我们的舌头立即在她的嘴里搅和成一团,与此同时,我将在她里的那只手指抽出来,两只手指并拢再次狠狠地塞进她的里,“啊!要死啊,疼!疼!”她叫唤着,我顾不了那么多,双指在她的里野蛮旋转搓揉,最大限度地将指头顶进她的深处,“呵……呵……呵……”,她叫唤着,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我觉得,流满了我的手掌……经过激烈的后,她逐步停止,我觉得她的逼也没有那么滑湿了,便把手指抽出来,用纸揩揩手,继续捏摸她的乳房。

她看着我,有些哀怨地说:“你还没说爱我呢”说实在话,我知道我不爱她,也非常不愿意说爱她,我们仅仅是冲动,便对她含糊其辞:“我的行动不已经告诉你一切了吗?”我的硬起来很久,可能是长时间充血的原因,感觉有些生痛,便说送她回去,起身拉着她的手离开了公园。

回到思思的宿舍,思思说要打开抽屉拿点药,可能是在外面着凉了,但钥匙不知道放那去了,叫我帮她撬琐。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短褂子、身材高大乳房高耸的女孩开门进来了,思思告诉我那是她妹妹,妹妹真漂亮,头发乌黑,脸蛋白净,浑身透着干净利落的风采,看着妹妹向我们大步走来时抖动的大乳房,我心中不觉有点遗憾……,妹妹见我撬不开锁,便接过我手上的羊角捶,弯下腰来接着撬,透过她褂子敞开的领口,我看到她一对在乳罩包裹下白嫩的丰满乳房,随着她弯下的身体下垂晃动,透过乳沟,我甚至看见了她光滑的肚皮……,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妹妹撬琐最后也没有耐心了,只见她举起锤子,摆出架势对着锁连砸几下,锁便被敲掉了下来,抽屉的木头边缘也被砸得变形。

呵呵!妹妹走后,我想着妹妹的大乳房,忍不住压在思思身上,思思可能累了,任由我亲她,摸她,吸吮奶头,就是没有强烈的反应,最后我脱下了她的裤子,想看她的逼,但她夹紧大腿,只让我看她雪白小腹下面黑乎乎卷曲的,我的早就硬了起来,便用力把她的大腿微微分开,横跨在她两腿之间,将粗大的塞进她的两片缝里,趴在她的身上,一面和她亲嘴一面在她的沟里抽送,由于我的刺激,她张开嘴发出了几声细细的,在她有气无力的叫声中,我抽送得更猛烈,没几下,我就顶着她的逼了。

5年后回到家乡,我专门到她工作地点去看她,她对我很冷淡,只是走出办公室和我站着说了几句话,没有告诉我她任何的生活情况,只是叫我以后不要再来找她,这样会对她有影响。

我当时很纳闷,多少年没来往,偶尔见面一次,会有什么影响呢?后来我朋友告诉我,当时她正在和老公闹离婚,我的不恰当出现,也许会对她正义的离婚立场不利吧,呵呵。

2009年,她来我所在的城市旅游,走之前向我的好哥们要我的联络地址,也许她还想重温一下旧情吧,但我朋友没有告诉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