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口述被3p时的感受 美妇,啊…好充实,好涨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第四线)「还没有好吗?」这已经是三十分钟里,林茵莉的不知第几次抱怨,一个愿意花半小时替你悉心包扎伤口,但不会愿意花同样时间替你打枪的女孩子,清楚显示她的志愿是当个给病人抽血,而并非专职替病人出精。

「手都酸了,不如你自己来打…」林茵莉显得疲惫不堪,我虽然老是被人看不起,总也知道礼义廉耻,一脸难为的说:「在女生面前打,很不好意思吧。「要女生给你打就很好意思了么?」林茵莉反问我,我搔着头道:「换了其他人会不好意思,但我觉得林同学很亲切,不用害怕什么。

」我十分惭愧,林茵莉知我人蠢,也心软的说:「那算了,就当你没骗我,但明明说很快便好嘛,怎么弄了这么久还没出来。

」然后更小声问道:「是不是因为我打得不好,不舒服?」「没有,非常好,是天才了,但可能被打了一顿,所以机能不大灵光吧。

」我没打算把责任放在女孩身上,林茵莉听了好像有点欢喜,竟然主动问我:「但人家真的累了,给你摸摸这里…会快点出来吗?」我精神一振的欢喜说:「立刻便出来的!」「咸湿小鸡…」林茵莉嘴仍骂着,可也靠过来给我摸她胸脯,我支起身子,伸手上竹笋形的摸摸。

握着我旗杆摇晃的林茵莉吃惊道:「怎么还比刚才更硬了?」我笑呼呼说:「是因为林同学的奶奶太舒服了。

」「葵同学?除了女王小鸡同学你还有其他女朋友的吗?」林茵莉脸露惊奇,我知道自己说多了,顿时不知所措,聪明女孩猜到怎么一回事,教训我道:「原来是一只花心小鸡呢,以为你人很好,只忠于女王一个。

」「对不起…」我垂头丧气,忏悔自己做的坏事是不值得原谅,林茵莉哼着嘴道:「算了吧,反正我不是你女友,也管不了这么多,可以没有?还说立刻便出来。

我十分无辜的说:「就放在中间,很难不摸到啊?」「那…那就不要摸…呀…别这样…人家还没给男孩子摸过…」林茵莉发出喘气,那依依哦哦的声音十分好听,就连打枪的方法也愈见肉紧,两手一起握着旗杆猛摇:「小鸡别这样…我会生气的…快放开我…」我最怕女孩生气,在不敢违抗下只有放手。

可是才刚放下,失去承托的一双随着手部运动晃得利害,使我又忍不住再次捞起,继续摸那可爱的乳头。

「呀!你怎么放了又再摸,这样很痒…给我摸,像刚才一样摸的…」林茵莉欲拒还迎地给我摸着,我发觉乳头都已胀起,软中带硬的像两只吃好樱桃,更是爱不惜手地搓着揉着。

『肚子有点饿了…』可是不知是否流血过多,明明给林茵莉打得十分舒服,肚子却发出了肠道蠕动的咕噜声音。

嘴馋的我最抵不了肚饿,看到手上两个晃过不停的奶瓶,很自然地像往年被母亲抱着时,趴上去吸食那棕褐的奶嘴。

「呀!小鸡你干什么了?怎么亲人家的这里?」闭着眼忍受我骚扰的林茵莉突然被我吃奶,呜呀的大惊喝骂。

没有经验的女同学当然不会有奶水,而且经过一轮辛劳运动,乳尖还有点汗湿感觉,吃在口中十分滋味,我大快朵颐,「啧啧啧啧」的吃过不亦乐亦。

「小…小鸡…真的不要这样…感觉好奇怪…会受不了的…」林茵莉发出的已经完全是接近,是我听过她最的叫声。

我想她一定很讨厌我这不听话的小鸡,但我是没法子停下来,这样被女同学一面打,一面吃她的感觉真的很好,就是明知道事后会有很惨下场,我想大部份高中生仍是选择冒死来享受这短暂的一刻。

「啜啜…啜啜…」「小鸡…别这样吸…怪难受的…呀!你怎么用舔?人家要痒死了…」林茵莉和我完全是缠在一起,没有空调的密室使大家的汗水互相流在对方身上,但我们都没介意,沉醉在抚摸异性身体的快感上。

「是谁在里面,为什么把门上锁了?」「老师?」(8)「惨了,是老师,小鸡快放开我,会被发现的!」林茵莉惊恐非常,想立刻把我推开,但我明白到一个正常的保健老师,是不会愿意接棒保健员没有完成的工作。

但我只想说这是天下间男人都会犯的错,精虫上脑时大家可以什么也不顾,精虫已经在输精管前准备就绪时,更是核灾难也动摇不了我们的决心。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意思再吃她的奶了,唯有两手一起揉搓那对沾满了口水的乳房,专心一致放在把射出的事之上。

「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林茵莉的手部活动速度一口气提高,我不得不说打枪这种事原来很讲天资,埋怨了大半天,但其实要做的话她是绝对有能力叫人在短时间。

我更确定林茵莉应该把打作为自己的终生职业,因为她实在很有天份,我深信她到了和洞穴也都松弛的年纪仍是能打得一手好枪,而不必担心老后的生计。

而在敲门声响过不停的情况下,我却有种在冒险中找寻快乐的兴奋,我知道即将,但另一件需要担心的事情随即涌现。

谁也知道新鲜射出的是带有浓烈的栗子花气味,更何况每天喝着鸡汤的我那惹人厌恶的气味便更是强烈,无论如何是瞒不了每天替男同学检查身体的保健老师。

『怎么办?!射在床上肯定会被发现的!』我发誓那是一种没有恶意的本能反应,是小动物走投无路时的孤注一掷。

在前的一秒,我无意识地呼唤正令我爽透的女同学:「林同学,张口!」「什、什么?为什么要张口?」已经完全进入惶恐阶段的林茵莉惊讶问我,那个不知所措的表情十分可爱,叫我再也无法忍住把都要射出。

「呜!」一条水柱般的热液划破半空,像对空飞弹直接喷入林茵莉那可以用樱桃小嘴来形容的半闭唇间。

意思是一头一百年才浮上水面一次的盲眼乌龟,当它在无边大海浮上来时,刚好把插到正在海上飘浮一块木板的小洞里,会是一件有多么难的事。

我后悔曾经看不起这本黄书,也不知道原来看书真能增进运用在生活上的知识,我发誓以后也要多点阅读那益智的课外读物。

我的旗杆抽搐了几下,像唧筒把连续喷射了四至五次,健康课老师教导我们要好好珍惜仍能的年纪,因为虽说,但男人能真正射出并于空气中飞翔其实只有短短几年,过些日子便会变成那坏掉的水枪,只能把稀淡的液体无力地溢出,犹如檐前滴水般虚弱地落在自己的上。

「呜…咳咳…」林茵莉好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在给全部射入被带着温热的一烫,本能地合上嘴巴,喉咙不适的咳嗽几声,然后「嗗碌」一声,把所有会使我俩受罚的证据消灭得无迹可寻。

『接得好准啊…』这一连串流畅而完美的接收,使我再次强力推荐林茵莉要去投考打枪工作,因为这毫无疑问是上帝赐予她的天职,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别人吞食自己的,或是把当作美容面膜,单是这个动作已经足够让出卖手艺的她多拿百份之五十的小费。

「怎么这样久?你们在做什么?」保健老师像那些追寻丈夫证据的质问着林茵莉,女同学显得十分冷静,指着晕倒床上的我说:「老师,小鸡同学失血过多晕了,我在给他输血,所以没听到拍门声。

」「输血要锁门的吗?」保健老师怀疑的问,我想说相较锁门,更应该质疑的是一个课余的保健学生怎么会做输血这种事。

但正如大部份的政府官员一样,老师某程度上也是一种带有官僚作风的职业,很多时对一些不必太认真思考的问题,他们是不会太认真地去思考。

保健老师望一望相貌姣好的林茵莉,再看看在床上垂死的软弱小鸡,谁也不会怀疑我们之间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身为同性的保健老师当然明白女人是一种怎样的动物,除了恋爱那瞎了眼的时候或是可以收取相应利益之外,没有任何原因能令她们跟男人做那大家一起舒服的事情。

我想没有人会在给喂食不知名液体后仍然能够保持冷静,纵使那是含有丰富蛋白质和没有添加人造色素的健康食品。

「你这个可恶的小鸡…」林茵莉抽起衣袖,在认识颜家那忠实的女仆前,我从不知道外表温柔的女性其实是一种凶暴生物。

我在跟他学习编写电脑程式,我没寄望自己日后能够依靠这点技能而不去拿政府的救济援助金,但至少希望写一个简单的游戏给我敬爱的女王,如果她不介意,也想复制一份一模一样的送给小乔。

」程天聪是个很好的人,我身边不乏好人,那些每次把我吊起打至半死但始终没杀掉的友善同学都是好人。

但程天聪是不一样的一个,像他这种条件优厚的俊俏男生,应该适当运用上天给予他的本钱,去服务渴望得到白马王子光顾的女同学,让她们在向现实妥协、嫁给肚子好比猪肥的富二代前好好享受作为一个女人应有的尊严。

可是程天聪不介意把时间花在我这个一无是处的陌生人身上,我想学的他都教我,从没说过什么报酬,而事实上贫困的我也没有什么可以作为报答。

程天聪家境不错,父亲是个软件设计公司的老板,虽然规模很小,但和其儿子一样和蔼好客,没有不欢迎我这个闲杂人等在他工作的地方打混,偶然还请我吃精美的甜饼,使我决心以当个好爸爸作为目标,日后也要请儿子的同学吃甜饼。

「小鸡,今天这么勤力,不用陪小女友吗?」世伯刚才从外面回来,友善的向我问道,我连忙否认:「我没有女朋友的!」「是吗?阿聪不是说你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

还要是校花?」世伯向儿子问道,程天聪笑说:「对,那个是你们学校最有名气的女王吧?那天还牵着你的手上台。

」我自惭形秽,以我一只小鸡,可以当女王身边一只替她挽着鞋子的随从已经很不错,是不敢妄想高攀其他不自量力的关系。

」程天聪父亲鼓励我说,这是除了母亲外少有认为后不致成为社会寄生虫的男人,我感谢世伯没有老实说出会把我原本已经没多少的自信打击至体无完肤的实话。

」世伯跟我们聊了几句,拍拍肩膀坐回自己的座椅上,他从侧面的电脑读取一些资料,再存入正面的电脑开始工作。

我奇怪他怎么要这样转接,程天聪向我解释说,虽然他们是十分小型的公司,但仍有一定商场上的敌人,现在的电脑病毒很利害,万一经过电邮感染硬盘,把一些重要资料删除或入侵便会很麻烦,故此他们一直把重要程式储存在另一部不连接互联网的电脑上以防万一。

」再聊一会后,我发觉到了跟颜月舞约定的时间,这阵子女王的心情有点飘忽,一时很好一时突然变得很坏,玛利亚猜测这应该是「少女月经前精神不安症后群」,建议我最好每个星期二和四自动到颜家跟她做做那放松心情的运动,以平伏这每个身处青春期女孩都会遇上的焦虑症状。

」我向程天聪父亲公司上下的同事告辞,我没有提及约了女王的事,因为不知道怎样解释将要去一个刚才否认是女朋友的女孩子家里跟她,虽然我想大家都知道,世界上大部份经常的男女也不会是夫妇或恋人关系。

那是很和平的一星期,也许是我入学以来最和平的一星期,大家没有再以暴力对待我,这是因为早前我大量失血的事传遍了校园,只想把我打个半死的男同学害怕会稍一不慎把我打至全死。

没有人愿意因为杀死一只早晚死在街头的小鸡而被检控,以致在高中未毕业的年纪便要潜逃海外,永远不能回来这个曾经是自己家园的故乡。

法治社会的好处是即使你多么没用,甚至在社会是毫无生存价值,他们也会一视同仁地把你当作一个人看待,不让那些痛狠心仪女孩被插入旗杆而作出把其乱棍打死的私刑,尽管这无疑是非常大快人心的举动。

可是因为没有受重伤,我也没法子以伤者身份得到林茵莉的照顾,这一星期我有点挂念她,也挂念平日打我的同学。

我庆幸这天颜月舞因为准备颜氏集团接待法国首相到访而休假,但亦害怕给黄琋乔以为我在调戏女生,何况林茵莉是边抹着眼泪,边咽呜的表情:「你这小鸡,跟人家做那种事后便不找我了。

」我想谁听见,也会误会我们曾做过某些不能见光的事,事实上我们都很清白,就像每个病人和一样清白。

我跟着林茵莉去到保健室,这是我第一次以健全身体进去,你会发觉原来以自己的脚亲自踏进这个地方感觉原来是很特别,当然我并不希望以后每次都是被担架床抬进来。

「你生气吗?林同学…」林茵莉摇摇头,盯着我说:「怎么都不找我?」「没有不找,只是最近都没给打了。

」「那没有其他病吗?什么旗杆举不起的…」林茵莉脸红问我,我完全没想到学校原来是增加了男科保健,为日后人类繁殖的事业出一分力。

可惜纵然我是很想再次接受林茵莉的治疗,但作为一个学生我是不应该撒谎,最近旗杆很好,就连颜月舞也没什么投诉。

」林茵莉提点我不要忘记与她承诺的哼着嘴,我跟她报告最近和程天聪接触的情况:「程同学人很好,最近都在教我学习编写程式的事。

」「呵,有那么好吗?那小鸡有没学到什么了?」林茵莉的态度有点冷,我惭愧说:「还好吧,我人很蠢,但他仍然很耐心地教我。

」「林同学你怎知道?你在跟踪我们吗?」我惊奇道,林茵莉没有回答我,继续发问:「那我姐呢?他有没提起我姐姐?」我明白这才是她最关心的事情,垂头说:「没有,我也试着问他好几次和张同学的事,但他总是不愿提起。

」「真的吗?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不肯说跟我姐的分手原因?」林茵莉质问我,我摇着头:「我不知道,反正他也说过是做了对不起张同学的事,没有面目再见她…」「就是嘛,男人做出对不起女人的事,还会是什么?」林茵莉脸带愠色,我发觉今天的她跟平时有点不一样,好像多了种怨恨,我奇怪问:「林同学你知道什么吗?」林茵莉咬牙切齿的道:「我当然知道,身为妹妹,难道我会一点不知道姐姐给两个男生玩弄的事?」「给两个男生…玩弄?」【待续】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