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面夹得我好爽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

有的事情想想在脑子里就否定了,不付诸于行动就不知道结果,这次竟然让我尝到了甜头,尝到了、刺激的滋味,原来女人也和我们一个想法。

我第一个目标是经常来我家的大姨子彣珊,浑身洋溢着一种女人的魅力,以前看着这样可餐的彣珊,最多也就想想,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让我在床上调教一番,一定会娇声喘喘。

週末,彣珊照例来我家玩,和往常一样,妻子去买菜,彣珊占着我的电脑,原本这个时候的我一般就到房间看电视去,可是这次我要行动了。

彣珊打开QQ和网友漫无边际地聊着天,我站在她后面开玩笑地说:「有几个关係比较好的网友啊?」「乱说,我才没有呢!都是女的,这个是我同事,这个是我同事的老公。她边和我说边滑动鼠标。

「人嘛,就一生,找找快乐的事情可以理解哦!」我靠近了她一步:「现在上网找,论坛上到处都有的东西可以看,上次我看了一个论坛,人气真高,在线的人上千呢!不过很。

「他啊,每天都在外,不知道每天搞什么鬼呢!在哪里嘛?我看看。我心中狂喜,秀色可餐的彣珊在一步一步进入我的套圈。

十分钟过去了,我在卧室看了下彣珊,见她看得津津有味,我假装把脚步放响,边走边开玩笑说:「怎么,好看不?」我靠近了她。

」我终于按捺不住了,把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慢慢滑到她手臂上,一只手环搂着她,隔着衣服抓住了她的双乳,她浑身一阵阵震慄,站了起来:「等会姐就要回来了,看见了不好。

靠近她柔嫩的脸庞,她马上胀红了脸,嗔啐道:「大,真的怕了你!」说完便挺了挺胸脯,闭上美目,一副任君享用的摸样。

太完美了!我蹲在床沿上俯瞰着她的横陈玉体,心中不能不赞叹造物主的巧夺天工!彣珊简直是一件无懈可击的完美艺术品,身上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是那么的完美,真是该大的便大、该小的便小;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则太瘦,给人一种充满压迫力的惊艳感觉。

我那目灼灼眼光的份量一定十分沉重,因为我虽然只是纯粹地观赏而没有亵玩,但是她白皙的肌肤仍然随着我的视线泛起了淡淡的红潮。

修长的更像含羞草似的慢慢合拢交叠起来;纤纤玉指也不自觉地陷在床单中,诱人的鼻息更逐渐地沉重起来。

大颗的汗水从我的额上滴下,掉到胀硬的蓓蕾上,激起零散的水花;水点沿着陡峭的山麓,慢慢的滚进深邃的蓬沟里,再顺着山间的峡谷,流到平坦的腹地上。

再往下看,那贲起的草原上烟雾弥漫,朝露把茸茸的柔丝都黏成一丛丛了;在被大腿根压着的狭缝中,正汩汩地渗出散发着浓香的清泉。

优美的线条沿着交叠着的大腿慢慢升起,经过美得令人屏息静气的完美小腿肚,停在根本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美丽素足上。

彣珊忽然缩脚挣脱了我的手,娇嗔着说:「你啊,摸得人痒死了!究竟看够了没有?」我扑上去抱着那纤巧的小蛮腰,哀求着说:「再看一会,再看一会就好了。

噢!实在太美了!嫩滑的玉背上,完全没有半点瑕疵,微微凹陷的脊缝和那慢慢升起的臀线简直是最完美的组合。

白嫩圆润的屁屁充满了弹性和光泽,美丽而小巧的菊花蕾上那些环形的粉红肉褶,更加美得像颗精心镶嵌的宝石,和它的实际用途完全拉不上关係.在紧贴的臀肉中间,藏在缕缕青丝下惹隐若现的,正是那玄妙神圣、令人神往的神仙洞屄。

鼻子贪婪地在幽香的粉颈上探索着,双手叠在彣珊的纤巧的柔荑上,顺着藕臂慢慢地往下移,途经光滑的腋窝,停在压成了粉饼的丰满山峦的根部,十指慢慢地挖掘,在床单的之下发掘出挺硬的蓓蕾。

膝盖缓缓地陷在合拢的腿缝中间,再慢慢的分开,早已雄风奋发的,跃跃欲试的在紧合的臀沟上试探地侵扰。

的尖端慢慢陷进了柔嫩的缝隙中,刚好卡在菊蕾的肉褶上,彣珊误会我要进占她的后庭,呜咽着发出战慄的:「不要!那里……不要!」我马上撤离据点,那里虽然也吸引,但要是没有足够的心理预备和仔细清洁的话,还是不碰为妙。

我轻咬着大姐小巧的耳珠:「彣珊,我们来一次,好吗?」她俏脸满红的微点着头,眉头紧皱着应了声:「嗯!」大腿已经急忙分开,还配合地把屁屁稍微挺高。

我环抱着她的小腹,缓缓地逼进紧凑的谷口,逐少该少地攻占那绝美的,彣珊仰起头,小嘴急促地娇喘着为我打气。

久旷的秘洞虽然经历过般的洗礼,但现在不但已经恢复了处子一般的紧凑,而且还被引发出成熟妇人的炽烈慾焰,正在猛烈的颤动着、抽搐着,要把入侵者完全的吞噬。

今天我可要仔细地去体味那美妙的风情了,我歇力抑制着蛮干的冲动,保持缓慢的挺进,一路上过关斩将的撑开无数紧合的肉褶,进入愈里愈狭窄的羊肠小径……终于到底了,当甫接触在那颗硬硬的小肉块上时,她已禁不住长吁着洩了一次。

彣珊给我干得迭起,不知洩了多少次身,早已累得娇喘连连,连说话也不清楚了,只是胡乱地:「够……够了,快死了……哎……哎……」

我感到浸泡在美屄中的在膨胀,快!于是开始加快速度猛烈地轰炸,每一下都重重地捣在幼嫩的花芯上。

大姐虽然给我轰得七荤八素,口里早已扯着白旗投降,但那紧守花芯的小嘴却仍然坚守着阵地在负隅顽抗,继续大口大口地含吮着敏感的大。

「噢……来了!来了……」彣珊尖声嘶叫着,剧烈地收缩,把强闯的访客锁得紧紧的;整条隧道也猛烈地抖动起来。

这次喷射的份量比和老婆做的任何一次都要多,连珠炮似的一连喷了好几股,我甚至感觉到彣珊的子宫内注满了我的种子后那种强烈的压迫力。

「知道了,人家终于见识到你是如何强劲了!」她掩着小嘴笑道:「要介绍你去做「鸭」吗?哇……」俏皮的小嘴又被我封吻着了。

她骇然的瞪着我:「你还要?!」我在那诱人的樱唇上痛吻了一下,苦笑着说:「我也只是说说罢了,还好你不要再来,否则妹妹回来了我可要认栽了!」她低头摸摸自己的小腹:「很胀啊!你射得人家满满的。

彣珊虽然年纪已经三十多岁,但依然美艳妩媚、风情万种;身材玲珑浮凸、曲线呈露,浑身充满性的挑逗,简直比新娘还美。

跳舞的人很多,灯光慢慢的暗了下来,我轻搂着彣珊,彣珊低胸的领口,可见那丰满浑圆的双乳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

「嘿!妹夫,跟我?柙趺?鼓敲闯宥俊剐液盟敛唤橐猓褂哪陌镂医馕А?「我……情不自禁嘛!谁叫彣珊长得那么美……那么……诱人。

「你呀,嘴太甜了,」彣珊说着说着,身体却渐渐靠过来:「彣珊老了,年纪都比你老婆大好几岁,怎么还会美?」「彣珊,你的身材真棒呢,腰好细哟!」我双手抚摸着彣珊的纤腰,稍一用力把彣珊丰满绵软的胴体搂在怀里说道。

这样的媚态使得我更有一种异样的快感,我用手在彣珊丰润柔软的大上捏了一把,把心里赤裸裸的慾望表现了出来。

彣珊感受到了我的强烈慾望,藕臂勾住了我的脖颈,整个滑腻丰润的身子贴在了我的身上,媚眼如丝:「不怕天打雷噼呀?」我紧紧抱着这位妩媚迷人、玲珑肉感、散发出迫人热情的美妇。

「彣珊太美了,我实在情不自禁呢!彣珊这样的身材跳舞最好看了!」我刻意将勃起的贴近彣珊的大腿,并且不停地摩蹭。

我打量着彣珊今晚的打扮,她穿着一件天蓝色的低胸家居服,深深的乳沟和那雪白粉嫩半裸的酥胸,多么引人入胜。

一开始我很认真的把探戈、恰恰、华尔兹、吉鲁巴、伦巴等舞全部都教了一遍,原来彣珊本来就会跳,只是结婚后一直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太久没跳舞了,所以不敢跳,而不是不会跳,经我带她复习一次就跳得很好了。

彣珊显得很高兴,因为自从堂姐出嫁后,家里就经常只剩下她一个人,姊夫因事业关係也不?;丶遥陨罘浅N蘖摹N颐亲谏撤⑿菹⑾辛淖拧?

「可是跳勃鲁斯,灯光要暗一点才有气氛呢!」我把灯光调暗,拉起彣珊,把彣珊丰满柔软的身子拥在怀里。

随着《UnchainedMelody》的音乐,我俩紧紧相拥,隔着薄薄的丝裙,彣珊星眸含情,默默地用她柔嫩的小腹磨擦我硬挺的,两条粉臂洁如鲜藕,围绕着我的颈部。

随着优美的旋律,彣珊的紧抵着我的不停地厮磨,我们彼此陶醉在异样的快感中,情绪不断昇高,只看彣珊紧闭的双眸微颤,呼吸的气息逐渐急促起来。

在我吻上彣珊的一瞬间,她身体一抖,显然有些出乎意料,稍微地愣了一下,但是随即闭上眼睛,朱唇微启,就跟我吻了起来。

当彣珊的嘴唇轻轻地张开时,我的舌尖就已经从那微缝中滑了进去,缓缓地将舌头伸入她口腔内,温暖湿润、柔滑甜美。

彣珊似乎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连蛇腰也扭动了起来,而这快感的来源,或许不是来自我的舌头,而是妹夫的侵犯!我俩双双倒卧在沙发上,彣珊已经坠入这突如其来的从未有过的快感中,她「唔」的一声轻叫,丰满柔软的身子瘫软在我怀里,任我揉搓抚摸。

我吻着彣珊的樱唇,一边顺势开始脱她的衣服,彣珊轻轻扭摆着身躯配合我的动作,瑶鼻里发出缠绵的娇哼。

丰满雪白的,因红色乳罩的支撑而托出一道雪白的美丽乳沟,饱满诱人的酥胸高挺着;平坦的小腹显得相当光滑,浑圆的臀部,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包在薄薄的三角裤里。

我望着彣珊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让我感觉到彣珊的肉体就像凋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

当我的手碰触到她的乳房时,彣珊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那对高隆的乳房尖挺高翘,尤其是两粒鲜红如樱桃般的奶头,向上高翘地挺立在那艳红的乳晕上面,真是诱人极了!小巧的乳头,因我的一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我垂涎。

我低下头去吸吮彣珊如樱桃般的乳头,我一面亲吻着她,一面抚摸着她粉白细腻的玉肤,「嗯……嗯……喔……」彣珊不禁舒服得叫出口来。

我发现那里亮晶晶的泛着莹光,一闪一闪的映衬着黑茸茸的,简直太美了!两条修长的大腿,像是两块雕琢得很完善的白玉一般,毫无半点瑕疵;两腿中间长满了密密的芳草,只是这些芳草非常柔嫩。

我不禁用手抚摸她的,黑亮亮的光滑而细腻,像丝缎一般轻柔,真美!我轻轻将彣珊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若隐若现的迷人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两片鲜红的一张一合的蠕动着,就像彣珊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

我用手先轻轻抚摸了屄口一番,再用两指撑开她的,感觉有点紧,捏了捏那颗嫩嫩的阴核,捏得她既酥麻又酸痒,浑身颤抖着。

慢慢地我感到手都湿了,彣珊的可真不少呀!于是我的头凑到了彣珊的两腿之间,舌头开始用心地舔她湿漉漉的淫屄。

我轻轻地舔了舔彣珊的两片幼嫩的,在我的舔弄下不停地颤抖着……「啊……啊……妹夫……我……我难受死了……」彣珊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像电流般袭来,俏臀不停地扭动着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淫声:「啊……我受不了了……哎呀……你……我……」

见彣珊如此颠狂,我更加用劲舔弄着湿润的屄肉,我的舌头紧紧地围绕着她的阴核,温柔但是又很猛烈地撩弄它;我用手掰开彣珊两片肥厚的,将整张嘴伸了进去,含住了彣珊的阴核,用力地吮吸着,舌尖围绕着阴核打转,更激起彣珊全身的一阵颤慄。

「哦……喔……好妹夫……把舌头……再伸进去点……哦……哦……我受不了了……」彣珊喘息着,摇动着,将整个阴部贴在我的脸上,我直起舌头,尽力地往彣珊的肉屄深处挤。

太……美了……哦……我要死了……好妹夫……哦……你要弄死我了……哦……亲亲……哦……哦……彣珊……不……不行了啦……哦……哦……要洩了……」彣珊红润的小嘴不停翕张,发出阵阵销魂蚀骨的,想不到端庄贤淑的彣珊,竟然有如此深沉而强烈的慾望。

我低头吮吻彣珊的诱人,另一只手则在她雪白丰满、圆滑高耸的乳房不停地抚摸着,偶尔又用手指轻弹乳头,彣珊哪经得起我这般舔弄,不一会儿就全身一阵颤抖,小屄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我的舌头。

「哦……哦……你这小坏蛋……哦……哦……哦……舔得我好舒服喔……哦哦……哦……妹夫……哦……不行了……我……不……行了……哦……哦……哦哦……我要洩了……哦……这次……真的要……洩了……哦……哦……哦……彣珊……洩……洩……洩……洩了……」突然一道阴精喷洩而出,彣珊喘息着,声音因强烈的淫慾而颤抖。

」我趴在彣珊身上,一边亲吻着她诱人的樱唇,一边哆哆嗦嗦地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和内衣裤,瞬间我坚硬的便弹跳出来,不停颤动而高挺着。

我低头又吮着彣珊的樱唇,另一只手则在她全身上下游走着、抚摸着,彣珊的身子不停扭动,用力地在我身上摩擦,喉咙深处发出阵阵「哼哼、嗯嗯」的声音。

我抬起头,看着美艳的彣珊目醉神迷的媚人娇态,因情慾亢奋而灼热的丰满乳房在我的大手里不住剧烈起伏着。

来到房间,把彣珊放倒在大床上,彣珊美眸里露出了妖媚的眼神,她俯下身体把我的放进口中,轻轻含住紫红发亮的大,灵蛇般的小舌儿在我的大龟上飞快地轻舔了一下,我忍不住身子颤抖了一个哆?隆?彣珊骚媚地瞟了我一眼,滑腻的舌儿随即在我大的顶端来回舔动起来,我快活得喘着粗气,充份享受着姨子熟练的技巧带来的快感。

我的被彣珊的小嘴含着,被彣珊的香舌舔着,酥麻的快感迅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我双手压着彣珊的头,像插屄一样前后挺动,彣珊的樱桃小口被塞得满满的。

好舒服……啊……彣珊怎么……这么会吸……吸的……吸得我……啊……好……好舒服……好过瘾……哦……彣珊……我……我……射在你的嘴里……好不好?」「嗯……」彣珊点点头,来回吞吐了没一会儿,她的小嘴就含着我的大突然用力一裹,我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顿时精关大开,胯部本能地向上一挺,浓浓的便射进了彣珊的小嘴里。

我倚在床上,抚摸着怀里彣珊滑腻雪白的肉体,彣珊诱人的胴体在我怀里触电似地轻颤,见到彣珊那骚荡样儿,我双手握住她两只饱满高耸又颤巍巍的大,低头埋入白嫩饱满的酥胸里,吮吸那雪白双乳顶部诱人的嫣红乳头。

我盯着美艳的彣珊说:「彣珊,我爱你……我……要……」彣珊睁开雾朦朦的眼睛,望着我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道:「你会后悔的。

」彣珊接着说:「你爱一个年纪比你老婆还大的老女人,迟早会厌倦的,更何况我是你的姨子!」彣珊一面说话,一面又伸出小手握住了我那根粗硬的大套弄着。

彣珊,答应我,我要让你快乐!」彣珊妖骚地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回答,我又忍不住地说道:「彣珊,我要插……你的……小屄……」

我感到姨子的里面湿润无比,被一层火热的肉膜紧紧地握裹,彷彿有一条小舌在上不停地舔弄着。

看着彣珊微蹙的秀眉,明显表露出她久未,我放慢速度,用手紧紧捧住她的大,轻轻用力将向里挤,与壁摩擦的力量很大,传来极大的快感。

抽动了十多下,彣珊渐渐放鬆了眉头,闭着眼,脸色有些羞红,动人的体香在我鼻腔里缭绕,刺激得我的硬得更加厉害。

我慢慢用力小心进出,还好彣珊小屄里的蜜汁很多,很湿润,那种紧滑的快感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的,不自觉地把力道逐渐加大、速度变快。

彣珊的两条玉腿上举,勾缠在我的腰背上,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屄更是突出地迎向我的大,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我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着。

喔……真……真好……你……插……插得……彣珊……舒服……极了……嗯……嗯……」我就这样不停地抽动着,直插得彣珊舒服不已、浪哼连连,叫得好啊!

只见彣珊柳腰款摆、玉足乱蹬,面部的表情真美极了!春情盪漾、满脸酡红、吐气如兰,美目似睁还闭,令我看得血脉贲张、心跳加速,自然更加卖力地。

好爽……唉唷……妹夫……你真会插……插得……彣珊……好快活啊……唷……喔……喔……不行了……彣珊……又要流……流……出来了……小屄……受……受不了……啊……喔……」很快,彣珊就又来了,身体颤慄、痉挛,不停地收缩挤压,随即一股热流从花心里喷涌而出,浇到我的上,热热的非常舒服。

我压着彣珊,搂着她,轻轻抽动着,将她的延续得久一点;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嘴慢慢亲着她的樱唇,让她享受到最大的温柔。

彣珊在长久性饥渴后获得解放的喜悦,使她的玉体嫩肉微颤,媚眼微眯,射出迷人的视线,媚惑异性的荡态、骚淫毕露,勾魂夺魄、妖冶迷人。

尤其雪白肥隆的玉臀随着我的插弄摇摆着,高耸柔嫩的双峰在我眼前摇晃,更是使我魂飞魄散、心旌猛摇。

我爱怜地吻着她的娇靥,轻轻地问道?骸笍ㄉ海娣穑俊?彣珊红着脸道:「嗯……你好会插,好舒服啊!」我接着道:「彣珊,我……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嗯,当然可以啊!你不是说要当……彣珊有实无名的丈夫吗?那我就是你的……太太啊!」彣珊经过刚刚的后,像是什么都放开了。

彣珊给我弄得芳心荡漾之极,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这种异样的感觉,何况身上这个人是自己的妹夫、插在自己体内的本是妹妹的私人恩物呢!彣珊软摊在床上任由我在她的玉体上抚摸,我把拔出,起身坐在她身边,双手放肆地在她那高耸饱满的乳房上揉搓着,续而慢慢滑下来,在彣珊光滑白嫩的腰腹上抚摸着。

彣珊已经被摸得骨软筋麻,雪白的小手勾着我的脖颈,媚眸微合,娇喘个不住,我又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成熟妇人媚荡入骨的神态。

我的手摸上了彣珊圆润温软的大腿,彣珊躺在床上美眸紧闭,任由我分开他修长的,小嘴里发出了销魂急促的声。

我跪在彣珊的两条白嫩大腿间,亢奋地握住了自己那根涨得有点发痛的大,抵在彣珊的口,那里经过我方才的一番,早已是四溢,湿滑一片了。

我用手指分开沾满爱液的,将大轻柔地挤了进去,刚一接触,我便感觉到彣珊后的敏感屄儿猛然一颤,又是一股爱液涌了出来。

美艳的彣珊半启着妖冶美眸,水汪汪的眼波瞟了过来,这会儿她真正看见自己妹夫胯下那根竟是如此粗大,难明自己那久旷的紧窄小屄刚才怎么可以把它完全藏进去?我在彣珊的注视下用力一挺,顶进了她滑腻幽深的里,柔软的被挤向两边,伴随着彣珊的哼叫声,我的大涨得更厉害了。

彣珊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很快就被侵入了,而且来势比先前更加凶猛,那种充实的感觉令她不由得叫出声来。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彣珊人强烈地感受到内那根的粗壮与火热,比起刚才更加涨大了几分,她不自主地把两条雪白如羊脂美玉的光滑大腿抬了起来,缠在我的腰上。

「亲丈夫……嗯……天呀……好粗……好大……我下面被你塞满了……」刚张开口呼出半句,彣珊鲜红的樱唇就让我封住了。

「唔……好舒服……亲丈夫……嗯……大宝贝顶死……小屄彣珊的……小屄了……好舒服……嗯哼……妹夫……亲哥哥……好老公……彣珊的小屄花心……

被你的大宝贝顶得……酸麻……酥痒……死了……快……快……妹妹……要亲哥哥……嗯……亲哥哥的大宝贝……嗯……快……快彣珊妹妹……彣珊妹妹的小屄……嗯……嗯……彣珊……爱死……亲丈夫……嗯……」叫着叫着,彣珊开始摇起浪臀配合着我的抽送动作,将直往上挺动,并将那香舌伸入我的口中与我的舌尖互相纠缠起来。

彣珊无法抑制地淫哼着、扭摆着,一股异样的强烈兴奋与刺激如巨浪般从小腹下的蜜屄里传上来,情不自禁地耸动着雪白的大向上迎凑,粉嫩的肉体火烫灼热,里被得又酥又麻,整个丰满滑腻的玉体随着我的干弄而在剧烈地颤抖着。

嗯……嗯……彣珊的小屄……哦……美……嗯……亲哥哥真的好棒……彣珊从来没……没有这么爽……嗯……彣珊……离不开亲哥哥了……嗯……嗯……彣珊要妹夫哥哥的大宝贝……天天都插妹妹的小屄……嗯……妹妹好爽……哦……太好了……小屄太美了……嗯……」我趴在彣珊雪白滑腻的肉体上,品尝着属于成熟美妇的那种饥渴与娇荡,那么热情的回应。

彣珊销魂地着,柔弱无骨的胴体瘫软在大床上任由我摆佈;美眸半开半合,玉手抓住了我的肩膀,纤细的小腰肢不住地扭动,修长丰润的大腿绷得笔直。

「彣珊……亲太太的……小屄……真美唷……嗯……又小又紧……夹得我的宝贝好舒服喔……插起来真痛快……嗯……嗯……我要干死亲妹妹……哦……舒服……嗯……我要狠狠地干……彣珊亲妹妹的……小屄……」我一边干,一边在彣珊滑腻的肉体上下抚摸着,双唇含住了她那柔软饱满的玉乳,彣珊那对雪白圆润的大散发出甜馥的幽香,刺激我挺动得越来越快,干到彣珊发出的淫声也越来越大。

啊……嗯……亲丈夫……彣珊……妹妹……受不了……啊……要……哦……妹妹要丢了……来了……哦……妹妹快活死了……嗯…?「彣珊,我……我射给你好不好?」我感觉到身下美艳的彣珊已让得魂飞魄散了,里滑腻腻的不住溢出,我的大狠命地,每一下都把大顶进彣珊的深处,次次进出都把彣珊推上一个又一个的。

彣珊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兴奋的,只觉得脑海中一片迷乱,她亢奋地淫哼浪叫着,雪白的修长四肢缠紧了身上的我。

「亲妹妹……快……快夹……快扭啊……我要……洩了……」彣珊一听知道我也要达到,忙拼命挺动玉臀,小屄用力地夹咬着我的,「啊……亲妹妹……亲太太……我我射给你了……我丢了……了……」我一边叫喊,一边疯狂地捅插着。

我用力地将彣珊雪白的大抬离了床榻,向前没命地挺动了几下,把大顶进彣珊深处的子宫口,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下,紧接着烫热的便从的马眼口喷射而出,有如火山爆发般把灼热的岩浆全部灌注入彣珊的子宫深处。

那剧烈释放的火烫热流一股接一股地击打在彣珊的花心里,从来没有经历过让男人把大插入到自己这么深的地方,此刻那种令人快活得死去活来的感觉,让彣珊迅速地又攀上一个比刚才更强烈的里。

「天呀……亲丈夫……亲哥哥……妹妹好舒服……亲哥哥……插得彣珊真舒服……啊……妹妹……啊……要……哦……妹妹又要丢了……来了……哦……妹妹快活死了……嗯……啊……啊……妹妹爱死你了……好舒服……好痛快……美死了……啊……啊……彣珊妹妹……要丢……丢了……」彣珊满足地把我抱得紧紧的,扭动着那诱人犯罪的妖媚大,丰满白嫩的肉体如八爪鱼似的缠紧了身上的我,两人快活地颤抖着、喘着粗气,一同登入销魂境界……半晌后彣珊的魂魄才从天上返回来,她细细娇喘着瘫软在我怀里,红透了粉腮,纤纤玉指理了理自己零乱的秀发,水汪汪的美眸妖冶迷人地看着我。

谁能想到现在我怀里的彣珊,在白天还是个秀丽贤淑的名门贵妇呢?自从和彣珊发生了性关係以后,彣珊对我非常好,一直到今天我们还是保持亲密的来往。

亲戚们都认为彣珊跟我很亲,可是谁都不会想到我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特别关係.这是我和姨子两人之间的秘密,我也会信守对彣珊的承诺,爱她一辈子,毕竟像彣珊这样在外美艳诱人、气质高雅,在床上又让人神魂颠倒、欲仙欲死的样子,还真让人难以忘记呢![本帖最后由ssan998于编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