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沙发扳开腿舔小说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f

静宣冷冷的看着2个翻箱倒柜的男人,厌烦地说「你们前几天不是才把钱全部拿走吗?家里已经没钱了。

其中一个男人们边翻边骂道「你这个赔钱货!养你到那么大也不知道绐老子赚点钱花,再罗嗦老子打死你」静宣闭上眼睛,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她父亲一个是她叔叔,都是瘾君子。

在她十ニ岁的时候双双染上了毒瘾,整整八年了,这个家从原来的和乐荣荣变成家徒四壁,她妈妈也因此离家出走了,就剩她和奶奶相依为命。

老人心疼地看着孙女,孙女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了,两个儿子已经丧失人性了,说不定真的会把静宣给卖掉,她不能害了静宣一辈子呀!

悠悠是静宣最好的朋友,家境不错,父母都在垮国公司工作,但是她一点都没有小姐的骄气,十分够朋友,她也是静宣在这个城市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其实自从他老板把上一任管家炒掉后他就一直在找新的,无耐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今天来职业介绍所碰碰运气,谁知道让他遇见了静宣。

几乎是静宣一来他就注到她了,这个女孩并不时尚也不算很漂亮,但是有股难以说出的气质,像朵小野菊,不是很耀眼但很耐看。

王道然看她一付失望样子,赶紧说「你不必担心其实工作很轻松的,老板平常在家时间很少,你就负责打扫下卫生就可以了,工资方面是每月三千包吃住。

静宣一听到工资三千顿时眼睛睁得大大的,心里又产生了怀疑一个女佣工资有那么高吗?但是这个男人不太像骗子,如果自己再找不到工作的话就要和奶奶露宿街头了。

「静宣忘了和你说我老板有两个,他们是两兄弟,哥哥叫赵子轩弟弟叫赵子辕,他们平时在家的时间不多,但是很重个人隐私,平常你就打扫下卫生就行了,你那么聪明我相信你一下就能适应的。

静宣进别墅工作也快一个月了始终没有看见那两兄弟,似乎他们都很忙,静宣心想这样也好,本来她就不是很会与人相处,这样的工作实在是太棒了!

这天早上静宣像平常一样去别墅,为了上班方便她买了部脚踏车,路上一部宝马与她擦身而过,她猜想大概是她那两个主人的车吧,现在她才发现她的老板多么有钱,方园百理就他们一家!

拿出钥匙开了门静宣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先整理好客厅,然后上楼去整理两兄弟的房间,她边擦窗子边哼歌,静宣歌喉不错,加上如今心情不错,歌声很是动人。

她唱完觉得背后有点冷,一转眼她整个惊呆了,她仿佛看见了天使,翡翠般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红润的唇,有种阴柔美,简直是天使下凡了。

静宣清醒过来,脸泛红,明白他肯定是兄弟两其中一个,只是没想到他们那么年轻「您好,我叫周静宣。

男人似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短短的几步路她走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走到了床边她把他放到了床上,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把手一钩,让静宣倒在了他的怀里。

男人一直望着她的背影,她那柔软的身体带了点汗味,没有他讨厌的香水味,刚才的身体接触弄得他居然兴奋起来了,该死!

看着他睡着了,静宣才下楼去,她走进厨房,把锅子拿出来,两兄弟在家都不做饭的,厨房都干干净净的,冰箱也空空的。

两个小时后她再度回来,煮了锅粥,再煮了几样清淡的小菜端上去到赵子辕的房间,看到了另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赵子轩,这两兄弟都很出色,哥哥的瞳比弟弟的颜色要深点,五官很相像,都很白皙。

静宣熬好粥上去看赵子辕还在睡觉,摄人的眼睛闭上了,好漂亮的一张脸呀,也可以算可爱了,毕竟他也才22岁呀。

「哦」静宣忙拿起勺子喂他,他粗重的气息不断喷到他的手上,甚至还有次故意舔了下她的手指,一碗粥喂下来她全身燥热,脸红得不像话。

静宣洗着碗,想着两兄弟,那么漂亮的人很容易让人对他们产生好感,他们是自已的衣食父母,照顾他们也很应该的不是吗。

赶快拿起毛巾帮他拭擦,他把身上湿的衣服都脱了下来,静宣打开衣柜帮他拿干净的衣服递给他,他抓住她的手一把拉过来压在身下,「赵。

跑到一楼静宣越来越热意志越来越模糊,身上就像几千只蚂蚁在爬,当她正要打开门突然被身后的男人抱住。

把静宣的衣服一撕唇凑上去,静宣体内的媚药已经把她的思想腐食,她抱着男人的头不断地呻呤「啊……啊。

赵子辕把静宣剩余的衣服都脱了,没想到层层衣服下胴体如此的细致迷人,牛奶般的皮肤质感真是该死的好。

走到像小游泳池一样的浴缸,赵子辕把她放下,自己也跟着坐进去让她背对自已用手圈住,水流不断着她,她舒服的闭上眼睛。

「呜……不要」无奈男人和女人在力量方面的差距又被他在水中要了一次,她只能在赵子辕怀里喘息,无声地流泪。

他又想要她了!但是他知道再要下去他的小野菊肯定受不了了的,叹了口气说「我送你回去」静宣想拒绝,但是又害怕只能小声地说嗯。

静宣睡在奶奶旁边一直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和演戏一样,凭她这种身份这个男人只不过是玩玩她而已,她也不敢奢望能和他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只希望就当作今天的事没发生过,她只想做平凡的女人。

一楼打扫完了,她分别去收拾两兄弟的房间,又看见那张让她脸红的大床了,被子折好她看见床单上还留有昨天欢爱的印记,十分恼怒的把床单扯下,恨不得撕碎。

终于结束一天的工作,静宣已经累得直不起腰了,昨天那么激烈的运动导致今天她精神恍惚,睡一下吧反正时间还早,他们不会那么早回来的。

醒来以后静宣发现自已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这时敲门声响起,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女孩进来「小姐我给你送点东西吃。

赵子轩一进门就看到这付情景,赶快冲过去抱住她「你傻了吗!年纪那么大了迟早是要离开你的。

赵子轩回到办公室把领带拉松,吁了口气,为什么不敢和弟弟说,难道他真的喜欢上静宣了?不可能啊,他们两兄弟一向无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动情。

事后,赵子辕把困在静宣手上的皮带解开,看着她身上被自己弄的青青紫紫,手上被皮带勒出的带血的红印,有点不忍心。

静宣从不知道他会如此的温柔,也放弃了挣扎任由他抱着,毕竟被大帅哥抱谁不喜欢了,但是她还是坚持没有回抱他。

他一开始不和弟弟解释静宣的事就是自私地想独占静宣,因为他知道弟弟知道了以后肯定会改变对静宣的态度。

在赵子辕的强迫下静宣住进了别墅,赵子辕变得很缠她,静宣不愿就此沦陷,毕竟这个男人的可怕自己可是见识过的,她坚持继续当管家来做为在这里吃住的报酬。

从医院回来以后就很少见到赵子轩,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躲着自己,不过一个赵子辕都难以应付了再加个赵子轩她要疯掉。

不一会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静宣想把他推开些,无奈他双手双脚紧紧缠住她,让她动弹不得,她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想过要是弟弟能通过静宣走出以前的阴霾他想他还是可以放弃静宣的,但是想和做是两回事,赵字轩自嘲的希望他的意志力够坚定,也希望静宣不要再继续吸引他了。

和两兄弟生活的日子不算难熬,他们并不象报道所说的那么狠,那么无情,只是她不知道他们是对她有特殊的优惠而已。

赵子辕给了静宣一张卡,她可以随便花,但是她小心把钱藏好,准备做为寻找母亲的基金,反正迟早要离他们而去的。

静宣曾经也有梦想的,她想读书,到国外学习她喜欢的音乐,但是自从家里被两个瘾君子搞得一塌糊涂以后她再没有这种憧憬了,而现在主要的目的是快点找到母亲,以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个人在家百般无聊,事情也干完了,静宣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胡乱按着遥控器不断的转台,突然听到电视传来一个对她很敏感的话题「现在的未婚先孕的少女人数日益增长……」

她不会那么倒霉吧,她虽然没经验,但是做过会怀孕这点她还是知道的,怎么办,这个月的月时还没来,她可不想在离开前带个肚子走。

悠悠把声音压低了「对了,还有啊,爸和叔叔来找过我问你的下落,你小心点啊,不要被他们找到。

静宣坐在马桶上,摒住呼吸双手颤抖的拿起验孕棒,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睁开眼一看是一杠,顿时心里大喜。

天啊他居然嫉妒起自己的弟弟了,他现在多么希望静宣躺在自己怀里,一定是自己太久没发泄,赵子轩决定今天晚上找个女人放松下,免得满脑子都是静宣。

赵子轩叫王道然随便找了个酒家女,房门一开酒家女看见赵子轩出色的样貌就被迷住了,拼命往他身上贴。

一阵扑鼻的香水味把赵子轩弄得兴致全无,再一看那女人脸上的妆都可以抖出一地的粉了,妈的王道然这个混蛋去哪找的这种货色。

不行了,赵子轩冲到浴室想用冷水来化解强烈的,冲了半个小时还一样肿胀,这个该死的赵子辕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

突然背后出现了人抱住他,他一震转头看静宣满脸通红的,眼睛带着水气看着他,楚楚可怜的说「我好热,给我凉快一下。

看来她也被下了药,现在她赤裸的胴体混合着水在赵子轩身上乱蹭,搞得赵子轩更加心智大乱,顾不了那么多了,抬起她的下巴火热的吻了下去。

仿佛得到鼓励一样赵子轩把深深刺进静宣身体里开始最原始的律动,直到两人同时达到赵子轩才把拨出来。

第二天赵子辕一个人去公司,王道然暗地惊讶,不是昨天自己给大老板找的女人太猛吧,一向热衷工作的赵子轩居然没来。

王道然以为赵子辕知道点什么「就是昨天大老板叫我给他安排个女人,我怕他是不是今天操劳过度所以没来。

睡到下午,静宣终于迷迷糊糊的起来了,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怎么那么重?转过身就看见赵子轩一个大特写。

赵子轩转身看到弟弟眼底的戏虐,他一把扯住赵子辕的胳膊进了办公室,王道然在后面睁大眼,这么多年了他们两兄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呀!这下他更好奇了,他决定去偷听,嘿嘿。

「你这歪理邪说对静宣起不了作用的,刚才我看她不太能接受事实,精神要崩溃的样子我担心她会,」

门外的王道然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嘴巴成O字型,他千算万算也想不到这个神秘的女人居然会是那个小女佣。

对着静宣耳朵不断说「宝贝不要怪我,轩是我最亲的人,我不忍看见他为我受苦,以后我保证我们都会对你好的。

好的既然他们那么需要她的身体,她决定就用这付已不干净的身体向他们讨回尊严!把他们加驻在自己身上的屈辱从他们那加倍讨回。

赵子辕把头枕在她身上「宝贝,求你不要怪我们,谁让你被我们同时喜欢上呢!以后我们会把你捧在手上呵护的。

赵子轩欲言又止,赵子辕站起来说「宝贝我们都是真心喜欢你的呀,你看我自从有了你以后就再也没找过其他的女人了。

静宣满意地笑了出来,她比以前更娇媚了,以前是一朵小野菊现在经过情欲的洗礼脱变成娇艳的玫瑰了,这一笑把赵氏兄弟的魂都给勾走了。

两个男人惊讶的张大眼,想都没想就拉开被子躺到她身边,心里真是乐开了花,真希望静宣天天做恶梦。

下午赵子辕派人搬来了一张超大的床,起码能容纳五个人,静宣看了就脸红「两个色胚!看我今天晚上怎么对付你们。

赵氏两兄弟一下班就马不停蹄的回家了,回到家就看见静宣一身女朴装扮,天啊!两兄弟差点喷鼻血,他们的宝贝像极了AV。

静宣弯下腰去捡,雪白的乳沟顿时呈现在他们面前,天啊,她竟然没穿,粉红的乳头仿佛在着他们。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