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绑架扒衣吸乳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o

两人结婚后,生下了一子京弥,并用娘家的钱在镇上盖了一栋房子当作自已的家,原本雪绘以为结婚之后,可以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不料!良治只是看上雪绘娘家有钱,其实根本不爱她,一开始只是为了满足自已的性欲而,但是当雪绘调教的差不多,儿子京弥也出生之后,良治就对雪绘完全失去了兴趣。

而雪绘为了解忧,靠着娘家的资助在镇上开了一家叫「雪月花」的居酒屋,虽然生意不错,雪绘在生活上也过的很充实,但是在家里却很寂寞,不但丈夫冷落她,儿子京弥也不太黏着她,让雪绘觉得自已在家里只不过是个打扫、煮饭的佣人而已。

原本两人只是普通邻居而已,但是在几次相处之后,雪绘对幸介的温柔深深着迷,而且最重要的…在幸介眼里自已是个很有魅力的女性,对此雪绘又重回自信,每当幸介来店里吃饭时,雪绘都会拿出最好的料理来招待他,那时心里就像是个热恋中的少女一样。

但是…一段时间之后,雪绘对爱情的渴望越来越强烈,而且长久未曾发泄的性欲也快要让雪绘受不了,於是,她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某一天,幸介又到了居酒屋来吃晚饭,才刚走进店里,幸介就被里头热闹的气氛所感染,心想:「哇!今天客人还真多!不知道还有没有位子?」

幸介把外套脱下来后,几名服务生把料理端了过来,看着桌上的美食,幸介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虽然想吃,但又不知该从哪道菜开始。

接着幸介讲了一句「我要开动了!」就随手拿起筷子夹菜,雪绘在一旁帮忙倒酒,除了偶而离开去招呼客人之外,时间都是在伺候幸介。

这时幸介才注意到自已吃的有点多,虽然他是带够了钱才来的,但是这一桌起码要一、两万块,幸介不由得头痛起来,虽然想找雪绘说个清楚,但是酒的后劲让他醉倒在地。

「哇!」当幸介发现自已正枕在雪绘的大腿上时,赶紧爬了起来,动作之快,让一旁的雪绘也吓了一跳。

雪绘隔着裤子抚摸幸介的,一脸飢渴难耐的说道:「我的丈夫…在儿子京弥出生之后就不再碰我…甚至连牵手都……」

雪绘整个人靠了过来,用一种极为诱人的语气说道:「我也是一个女人啊!夜晚也会有想要男人陪的嘛~~」

「那…那个……」此时幸介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但还是强忍着说道:「雪绘小姐,你是个很有魅力的女性,你的丈夫总有一天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此时雪绘眼泛泪光,她已经无法再压抑自已的情绪,哀伤的恳求道:「请把我当作一个女人看待……拜託你……请你…抱我吧!」

「雪绘小姐……」虽然幸介知道不能上有夫之妇,不然会有很多麻烦,但他也不能丢下雪绘不管,於是……

幸介的温柔让雪绘高兴的流下幸福的泪水,然后激动的跪在幸介面前,拉下幸介的拉炼,将他的掏了出来。

这时雪绘伸手套弄幸介的,看它是如此的粗大,雪绘心想:「啊啊……这个跟我想像中的还要棒……又热又硬……啊啊~~好厉害~~」

雪绘的手越来越快,让幸介忍不住发出声,雪绘在心里把幸介的跟丈夫的作比较,无论是长度、粗度、硬度,全都是幸介完胜,而且在灯光下,幸介的彷彿散发着艳丽的光芒。

雪绘用力的吸吮,舌头不断的刺激着幸介的马眼处,一只手在剩余的根部套弄着,另一只手在他的处抚摸着,她的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幸介的反应。

雪绘见幸介觉得舒服,大喜过望,更是卖力的吞吐了起来,幸介那粗长的大直接插到了她的喉咙深处,但雪绘却强忍不适感,卖力的继续着。

「滋滋……谢谢称讚……幸介先生,呜呜……今天晚上我一定好好表现!让你爽到射出来……幸介先生的…………滋滋……不但巨大……还很硬呢……」

雪绘深喉吸吮了一会儿,用手不停轻抚着幸介的,嘴唇也开始慢慢往根部下舔,头埋在了他的两腿间,一路舔过到前,胯下麻痒的快感不断传上来!

雪绘搂住幸介的腰,慢慢的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高高翘起,上身和呈90度,将头尽早的往下压,让幸介的可以插进更深的喉咙,直到全部没入她的口中。

幸介还挺高兴的,他没想到雪绘居然有这么多花样,此时雪绘站到他面前,背对着他,然后双手叉住腰,上身往他身上仰倒,最后手搂住他的胯间,张开小嘴让他插进去。

这样后仰的动作,将雪绘丰满肥大的呈现在幸介面前,幸介一边享受着,一边肆意的玩弄着雪绘的大奶了。

「嗯,还真是柔软呢!虽然没有咲良跟律子老师那么大,但摸起来还真舒服!」幸介一边玩弄雪绘的,一边把自已的女人们互相做比较。

幸介全身开始发热,只知道紧紧的抓住雪绘的大,的挺动越来越快,雪绘仰着身子,手也是搂在他的腰间,弯曲后仰的大腿轻轻晃动着,配合着幸介的动作,用力地吮吸他的,彷彿在催促他快点射出来。

「哦,雪绘小姐我!」幸介此时的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突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到剧烈地收缩,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沸腾,急於寻找突破口。

「啊!不行了,我要射出来了!……喔……射出来了……」幸介的声音急促,终於忍不住了,猛力的往雪绘嘴里冲刺几次,精关一开,就开始,浓稠炽热的顿时如同山洪暴发般汹涌而出,直射入雪绘的喉咙深处。

雪绘敏锐的把握到了这次机会,嘴巴张得大大的,饥渴地吞咽着幸介射出的,同时还用力地吮吸着他那巨大的。

幸介射出的量是如此的多,让雪绘怎么都吞咽都来不及,从雪绘的嘴角溢出,她连忙捧起双手去接住,喉咙一阵「咕噜!」声的急咽,明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幸介的双眼,脸上来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彷彿是非常美味的样子。

雪绘努力的将吞进肚子里,浓稠的口感和刺鼻的味道,不断刺激雪绘全身上下的神经心想:「哈啊……好浓啊……比老公的还……」

见幸介已经停止后,雪绘这才松口,讚叹的说:「嗯哈……幸介先生的……还真是好吃啊~!」

雪绘起身脱下,拉起衣摆,露出像蜜桃般的翘臀,然后转身背对着幸介,此时雪绘双颊绯红,用手慢慢的把扒开来。

雪绘既害羞又一脸歉意的说:「很抱歉!幸介先生……你肯抱我…我真的很高兴!但是……这种事情……前面还是只能留给我的丈夫,不好意思!请你用后面好吗?我事前已经清理乾净了,请你放心!」

只见雪绘用喝剩的酒来润滑洞口,感受到的刺激,雪绘兴奋的拉下缎带,把头发放了下来,然后整个人靠在幸介身上,将自已的洞对准了幸介的。

幸介的慢慢得挺动着,在两辨肥厚的肉片中来回,同时将手指轻轻的插进了雪绘的,打算同时刺激两边来让雪绘得到快感。

雪绘在幸介的手插进她敏感的时,心中里一阵激动,在双管齐下的刺激下,雪绘的也变的比较湿润,让幸介起来更加顺利。

「啊啊啊……幸介先生……好厉害……你明明是第一次玩……居然就把人家弄得这么爽…………啊啊啊……请幸介先生……再把人家弄得……更爽一点!!」

听到雪绘的娇喊,幸介更加卖力挺动,同时手指也不断的刺激雪绘的蜜穴,突然雪绘一阵激烈的颤抖,幸介先是一愣,然后来回在刚才的地方抚弄,雪绘就像刚才一样全身颤抖,幸介这才明白,他找到了雪绘的G点。

幸介的手指在那温暖的肉壁上慢慢的抽动并且抠动着,彷彿想抠下什么东西一般,挠着雪绘的壁,挠着她的快感、她的心田。

「啊……」雪绘忍不住的出声,幸介听到雪绘很舒服的样子,心情振奋,以更卖力的速度继续在里抠动着。

雪绘的早已被抠得满是,随着幸介的动作,里传来了羞人的声音,同时肉碰肉的撞击声也不断的从她的处传出来。

幸好贵宾室得隔音效果不错,不然其他的客人只要经过附近,就能听到房间里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声。

而雪绘在幸介的刺激下,已经完全放开来,把以前丈夫所调教的技巧全发挥出来,同时幸介也加卖力挺动,整个房间充满了「啊、啊」的,不断回响着。

「噢噢噢噢啊啊~~!、!太爽了!……插的人家好爽!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会坏掉、会坏掉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幸介先生……你太棒了!……人家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噢噢噢噢……、……好热好热!好像要烧起来了……啊啊啊~!」

持续猛干了数百下,雪绘已经是满头大汗,小脸满是红晕,大量的汗水弄湿她的秀发,而她的淫屄也变的非常湿滑,看来也过数次!

「啊啊啊~~射进来……射进来……这里是……我不会怀孕的……请幸介先生尽量射吧!……啊啊啊……我也快要到了~!」

幸介紧抓的雪绘的大腿,胯下的更加用力的捅她的菊穴,雪绘的身子被干的不停颤抖,胸前的,也随着身体的晃动,剧烈的摇摆。

幸介持续猛干了雪绘百来下,雪绘双眼朦胧,嘴角不自主的流出口水,紧实的也急速收缩!!忽然雪绘一阵娇喊!!

突然雪绘的身体激烈得颤抖,嘴里不断的淫叫,持续抽蓄,大量的喷了出来,同时幸介低吼一声,跟着在雪绘的体内!

休息一会儿后,两人稍做清理,在确认没有任何明显的痕迹之后,雪绘送幸介到门口,趁着没有人注意的瞬间亲吻了他一下,幸介吃了一惊,但是心里却觉得甜甜的。

雪绘心想:「还觉得热热的,幸介先生的……好热啊!如果能射到里面的话…不行!不行!这样就太超过了!」

虽然雪绘明知这是不可以的,但是她还是妄想着,如果幸介在她的里的话,那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啊啊……啊啊……幸介先生……虽然知道这是不可以的……但是……啊啊……好想要……好想要用你大来插……然后再里面注入你的……啊啊……」

此时丈夫良治站在门前,因为要开重要的会议,所以回来换西装,然后提醒一些事后,良治看也不看的就往二楼的房间走去。

雪绘这时又更加确定,在丈夫眼里自已什么也不是,再迟钝的人也能看的出雪绘的变化,最后雪绘只能无奈的坐在沙发上叹气。

接着,雪绘把幸介带到事先准备好的位子上,料理依序的端出,对於雪绘招待得如此周到,幸介感到有些压力。

雪绘优雅的笑了笑,然后在幸介耳边小声的说道:「昨晚呢……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激烈的!幸介先生你真厉害!」

等到了打烊的时候,店里只剩下雪绘和幸介两人,这时雪绘从背后抱住幸介,伸手将裤子的拉炼拉了下来,被握在手中,幸介知道若不跟雪绘做的话,她是不会放自已走的。

在雪绘高超的技巧下,幸介很快的就败下阵来,的快感传遍全身,而雪绘则贪婪的吞食幸介射出来的。

接着雪绘服侍幸介穿好裤子,两人就这样一同往回家的路上走去,雪绘的心情一直都很好,中午的忧郁全都一扫而空。

在那之后,幸介有时晚上都会到居酒屋去吃饭,还因此让咲良以为自已的厨艺退步,所以幸介才会想吃外面的。

随着幸介的呐喊,炙热的喷涌而出,全数射进了雪绘的体内,同时雪绘也达到,异样的快感传遍全身。

这时幸介想要插前面的,但是雪绘却不愿意,即使身体想要的不得了,但一想到丈夫和儿子,雪绘还是强忍着痛苦而拒绝。

两人穿戴整齐后,雪绘一脸歉意的说道:「真的很抱歉!……明明幸介先生那么想要……但是……我恐怕没有保持自我的自信。

看着幸介的背影,雪绘心想:「真的…很抱歉…如果…幸介先生真的把我推倒的话…我恐怕…就真的会爱上你吧?我明明有丈服和孩子……做出这种事……实在是无法原谅!」

虽然雪绘渴望被幸介拥抱,但心中的良知跟道德观却让她放不开,自已到底该怎么办?两人又开如何走下去?恐怕只有神才会知道。

几天后,幸介又到居酒屋去吃饭,跟往常一样,雪绘一看到幸介便热情的上前迎接,将幸介带到座位上之后,就吩咐店里的人把酒菜给端过来。

刚好端菜的人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幸介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雪绘不满的说:「幸介先生,你为什么要一直看别的女人呢?」

幸介点点头表示可以,这时雪绘突然靠近了幸介,身上的香水味和若隐若现的乳沟让幸介想入非非,而雪绘也用极为人的语气说道:「今晚…我想为幸介先生侍寝。

「噗!…等…等一下!」幸介惊讶到把含在嘴里的酒给喷了出来,虽然两人已经过几次,但幸介的道德观还是一直在提醒他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雪绘话一说完,就伸手抚摸幸介的,幸介慌张的制止了她,雪绘欲求不满的说:「嗯~~人家等不及了啦!我现在就想要跟幸介先生~!」

在那之后,幸介跟雪绘的感情越来越好,白天若是在路上碰面的话也会一起回家,丈夫良治不在的时候,雪绘也会邀请幸介来家里作客。

后来有一天,雪绘的儿子京弥因为功课不会写而感到苦恼,雪绘听闻幸介有在当国中生的家庭教师,所以请幸介来教一下京弥的功课。

幸介先是一愣,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当雪绘跟自已靠的很近的时候都是她想要的时候,虽然丈夫良治人在车库里洗车,但是他随时都会有突然回来的危险。

雪绘完全不怕丈夫可能会突然走进来,直接拉下幸介的裤子拉炼,将粗壮的大握在手里,不断的上下套弄起来。

雪绘笑着说:「呵呵,这点你不用担心!他每次洗车的时候都要很久,因为他把车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是任何一点髒汙,他都要刷好几次才甘心!所以……我们继续吧!」

雪绘看到幸介露出精神恍惚的表情后兴奋极了,又用力吸吮几下,然后将吐出来,还可以看见一丝唾液缠在朱唇和上。

看到幸介如此可爱的表情,更加激发雪绘想要欺负他的心情,只见雪绘再次将含在嘴里,一边用手套弄棒身,一边细味的味道。

雪绘彷彿就要将吞下去一样,每一下吸吮都含到根部,也不断顶进她的喉咙深处,令人窒息的快感使雪绘无法自拔,心想:「嗯……幸介先生的果然很好吃……比老公的还要美味……嗯、停不下来了,好想……好想将他的吸出来……」

高涨的雪绘终於按捺不住,用腾出来的手抚摸自己的,即使隔着,雪绘仍然能感受到湿润的触感,不,不如说已经多到流出来的程度了。

雪绘心想:「糟糕!地板都被给弄湿了……算了,等一下再擦掉就好了!现在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根本停不下来!」

一直在嘴里动来动去,而且越来越激烈,雪绘的舌头高速的搅动,将唾沫和不断混和,还不时用舌尖在马眼上挑逗,让幸介爽到不行。

虽然早就体验过雪绘的,但是每一次都让幸介爽到不行,但此时幸介却怕良治会突然回来,而一直压抑着自已的声,而未能好好的抒发快感。

看到幸介快要样子,让雪绘感到一丝得意,她决定暂时冷落一下,採取进一步的攻势,只见雪绘伸出双手温柔的抚摸幸介的胸膛,突然一下用力,捏住他的两颗乳头,一边揉搓,一边余下的手指在乳晕周围轻轻刮动。

最后,雪绘将幸介的吸到深处,用力收缩嘴唇吸吮,舌头在棒身快速转动,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终於令幸介沦陷了。

大量的从中涌出,雪绘则津津有味的将全部吞嚥下去,渴求已久的进入食道,令雪绘也达到一个小。

事后两人穿戴整齐,雪绘也把座位跟地板给擦乾净,然后雪绘送幸介离开,一直到幸介经过车库,良治始终都没有回到屋里,让幸介白紧张了老半天。

自从幸介跟雪绘有过肌肤之亲的经验后,虽然雪绘得到了满足,但是内心的渴望却也越来越强烈,同时也有了强烈的佔有欲。

即使两人只是情人关系,但雪绘还是不希望幸介去看别的女人,就算是自已请来的店员也一样;每一次幸介来店里吃饭,雪绘都要来上两炮才肯放幸介回去。

后来某天晚上,这天幸介并没有到居酒屋去吃饭,雪绘锁上门后伸个懒腰,心想:「今天好累喔!说起来…今天幸介先生怎么没有来呢?」

虽然说雪绘并没有跟幸介约定好要他天天都来,毕竟来居酒屋吃饭是很花钱的,而且每次都是大鱼大肉的对身体也不好,但只是一天没有看到幸介,雪绘还是觉得很寂寞。

正当雪绘要往回家的路走时,突然看到一对男女边走边搂抱在一起,雪绘觉得那个男人看起来很眼熟,於是便偷偷得跟在后面。

看到这里,雪绘不由得回想起不久前打算跟丈夫,却被他狠狠对待的事情,如此的冷落让雪绘伤心不已,心想:「我果然…已经是个不需要的存在了…是吗?」

隔天晚上,幸介又到居酒屋去吃饭,雪绘一看到幸介的光临,立刻上前迎接,并把上等的好料理全都端了出来。

雪绘兴奋的说:「幸介先生,你今晚可要多吃一点喔!桌上这些不够的话尽管再叫,我会立刻叫人送过来,啊!还是你想喝什么酒呢?只要是我店里有的你也尽管叫,我不收钱的!」

「幸介先生……」雪绘的笑容消失了,不过她马上又重新振作起来,说道:「不,没有这种事…比气这个…再让我帮你倒一杯酒吧!」

幸介大喊一声,一股浓浓的又射了出来,雪绘将一饮而尽,用舌头清理上的残精时心想:「好厉害!明明已经射了那么多次,居然还是那么坚挺,幸介先生的…真是完美无缺啊!」

雪绘伸手解开自已的和服,白皙的出现在幸介的眼前,突然雪绘说出一件原本不允许的话:「幸介先生……今晚……你想不想试试看我的呢?」

雪绘又伸手握住幸介的,慢慢得上下套弄,说道:「我希望你今晚能够把你那雄壮威武的大…插进我的里!」

雪绘几乎鼓起的自已最大勇气,因为她很害怕幸介会拒绝接受她,毕竟自已是有夫之妇,根据法律是不能跟幸介在一起的。

不料,幸介却说道:「这个…雪绘小姐在我眼里是一位非常完美的女性,对我来说…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人!」

雪绘转过身去趴在禢禢米上,翘起雪白的,害羞的说:「幸介先生放……请你进来吧!把你那滚烫的东西放进来…让我尝到其中的滋味!」

幸介一手扶着雪绘的,虽然很渴望嚐到雪绘的,但是心里的一丝理志还是让他有点不安,问道:「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幸介先生…不要急…慢慢来吧!」雪绘话一说完主动拉开自已的蜜穴,只见已经湿润,甚至还流出些许的淫液。

看到雪绘如此飢渴的模样,幸介挺起对着那柔嫩的「滋!」的一声,把插进了她涟涟的里。

幸介这么一插,使得雪绘的胴体一阵颤抖,一种既陌生又熟悉,不知道多久没有体会过的感觉,立刻传遍全身。

雪绘爽快的浪叫:「啊啊……幸介先生……好棒啊!……人家的穴……好久没有吃到大了!……幸介先生的大……把人家的都塞得满满的……啊啊~~」

幸介只觉得雪绘的又紧又窄,阴壁的嫩肉夹得非常舒服,於是一边抱着她的娇躯,一边耸动着,一进一出的插干起来。

「嗯……里面痒死了……啊……嗯……大……大力点……嗯……嗯……好爽啊!……幸介先生……你就大力的干人家的……啊……嗯……太舒服了………啊……幸介先生……再快一点………喔……喔……好……好美唷……」

只见雪绘被干得香汗淋漓、骨酥筋软、娇喘连连的不停叫道:「啊啊……幸介先生……你的……插到人家的花心了……喔……喔……嗯……被被你干得好舒服……唷……啊……幸介先生……再用力……把人家的……用力的干死吧……喔……喔……」

幸介只觉雪绘的不断得猛吸,一股阴精喷了整根都是,顺着她的玉腿流到了榻榻米上,雪白柔嫩的娇躯软绵绵得趴在榻榻米上,显然是达到了。

雪绘恢复过来后,发现幸介还没有,转过头来跟幸介接吻,娇声道:「啊!幸介先生你还没出精呐!都是人家不好,不能让你爽快的出精,嗯!人家现在又可以了,幸介先生…请你随意的干吧!…啊!到了要的时候…还请你一定要拔出来好吗?要是不小心怀孕的话就不好了!」

幸介点点头,接着扶着雪绘的腰开始挺腰猛干,在她的穴里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子宫,雪绘被干得放声浪叫道:「啊啊……啊……好爽……好舒服……啊……呀……幸介先生……人家的……酥……酥麻死了啦……喔喔……」

雪绘舒服得媚眼细瞇、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刺激着幸介更加卖力的,雪绘的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把她身下的榻榻米都弄湿了一。

听着雪绘的浪叫声,幸介干得越来越起劲,忍不住伸手抓住雪绘的雪白巨乳,尽情的揉捏那粉嫩的乳头。

雪绘爽得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的大声叫道:「啊啊……喔……幸介先生……人家真是舒服极了……啊……啊…………美死了……哎唷……人家……真的要被幸介先生的……给干死了……啊……啊……我不行了……我要丢了……喔……喔……好爽啊啊啊啊!!!」

这时幸介也感觉到背脊麻痒,知道自已快要了,连忙加速插干雪绘,最后终於爽快的拔出射了精,大量的都射在雪绘的身上和衣服上。

射完精后,幸介累的坐下来休息,雪绘打起精神来用嘴巴帮幸介清理上的残精,心想:「幸介先生的……真是太棒了!虽然我无法用来让你,但请允许我用嘴巴来帮你清理乾净。

清理完后,雪绘又稍微整理一下贵宾室,然后两人一起回家,这一晚雪绘获得大大的满足,久违的又让她重回身为女人的感觉。

自从雪绘开放让幸介插之后,两人在上有了很大的突破,同时在心理上跟生理上也有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久旱逢甘霖的雪绘,在的滋润下更显年轻,虽然丈夫依旧冷落她,但是认识的人都觉得雪绘看起来年轻了不少,有时还会笑得很甜,彷彿像个恋爱中的少女一样。

后来两人在干炮的时候,幸介有时会不小心在里面射了出来,因为雪绘不喜欢戴保险套,所以两人每次都是肌肤接触,也因此难免会有擦枪走火的情形。

而雪绘并没有因此责怪幸介,反而是温柔的亲吻他的脸颊,也不打算吃避孕药,或许雪绘自已也下意识默许着幸介的行为。

之后幸介也变本加厉,明知这样是不对的,但是的快感却又让他无法自拔,特别是雪绘在自已身下浪叫的模样,更是让他忍不住想要射进去,把雪绘真正的变成自已的女人。

「啊……幸介先生……喔……好棒啊……啊……好舒服喔……喔……幸介先生的大……嗯……塞的人家好涨……喔……好麻喔……啊……」

听到幸介如此的称讚,雪绘高兴的转过脸来,送上她的香吻,而幸介也知趣的马上张口将雪绘的小舌吸进嘴里,他用着舌头纠缠着雪绘伸进来的小舌,不断的吞下混合着双方的唾液。

疯狂激烈的,让两人全身都充满了汗水,连脸上都因为汗水而黏答答的,但是幸介还是紧抓着雪绘的细腰,好让两人的性器宫更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幸介一边吸吮雪绘的舌头,一边双手抓着女儿的细腰,同时也将自己的深深的插入雪绘的蜜穴里,将顶在蜜穴里的嫩柔突出物不停的磨着,这让雪绘又颤抖的摇摆身体,似乎是难耐的想追求幸介的更深入蜜穴的满足,更让她忍不住放开幸介的嘴唇哀求着。

「喔……幸介先生……求你不要磨了啦……啊啊……人家的花心快酥掉了……喔……人家的麻死了……啊啊……不要磨了嘛……真是痒死了……求求你……干吧!」

「哦……好棒喔……幸介先生的大……插得人家好舒服……啊啊……比我老公的好多了……嗯……我爱死幸介先生的大了……啊……啊啊……」

「啊啊……雪绘小姐的……也好厉害……吸的我好爽……我也爱死你的小了……哦……又紧……又嫩……又多汁……啊啊……真爽!」

幸介话一说完后,将双手伸到雪绘的胸前,伸手把玩着那对丰满的,雪绘转过头来,露出的满足销魂的表情。

「喔……美死我了……啊……好舒服喔……嗯……幸介先生的大……嗯……插得人家好痛快……啊……美死了……哦……你又顶到……嗯……人家的花心了……啊……我了……」

雪绘因不停摇摆而散乱的秀发、原本气质的脸蛋,此时却露出即陶醉又满足的模样,让幸介此时想要得到她,这是身为男人特有的佔有欲。

想到每次时,雪绘都露出这种即迷人又让他爱怜的表情,在自已身下娇喘连连,淫声浪语,彷彿是诉说着受不了自己坚硬粗大的冲击似的,但这也让他更兴奋、更着迷!

此时雪绘还听不出幸介这句话的含意,只是单纯的答道:「啊……会…会啊……毕竟我们是夫妻嘛……啊啊……」

幸介话一说完,更加用力的干着雪绘,彷彿是在说他的比较棒,要雪绘别回去找她那没良心的丈夫。

雪绘虽然很爽,但还是烦脑说道:「啊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我是我丈夫的妻子……我是属於他的……啊啊……幸介先生不要那么用力……」

「啊!不行!那个……是不行的!就算是幸介也不行的!…啊啊……」此时雪绘很慌张,但是身体却没有制止幸介的动作。

「不行啦!我是我丈夫的妻子…幸介先生求求你!请不要让我为难…我真的不能怀上……不能怀上别人的孩子……啊啊……不行……」

「那现在也好……我要雪绘变成只属於我的东西!」幸介话一说完便紧抓着雪绘的腰不放,彷彿随时都会射出来。

雪绘在经过内心的挣扎和身体快感的艰熬之后,终於不再坚持,放浪的说道:「我知道了……现在……我是幸介先生的女人……啊啊……幸介先生请你射进来……射到人家的最里面……啊啊……」

在幸介的狂抽之下,雪绘蜜穴里的嫩肉激烈的蠕动收缩着,紧紧的将幸介的箝住,一股股的蜜汁从雪绘蜜穴里的子宫深处喷出来,不停的浇在幸介的上,让幸介的也传来阵阵的酥麻的快感。

雪绘蜜穴里的嫩肉不停的蠕动吸吮着幸介,让他也忍不住的想,只见幸介紧扶着雪绘的细腰,将抵住子宫口,一股浓精喷涌而出,烫的雪绘连连,蜜穴里的嫩肉更像痉挛似的急遽的抖动着。

感受到充满了,雪绘的叫道:「居然射了那么多……不行了!幸介先生那充满活力的精子……在人家的体内活动着……啊啊……」

雪绘在一阵急促的浪叫后,整个人无力的趴下来喘息,被的快感让她无法自拔,心想:「啊啊……太爽了!……就算幸介先生只是想要佔有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也已经……已经无法离开这个人了……啊啊……」

雪绘的身体和精神都沉浸在的快感之中,她知道自已再也离不开幸介,还有他那把自已干得欲死欲仙的大。

在那之后,雪绘也不再顾虑会不会怀孕的问题,只要幸介喜欢,自已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让他玩弄,而幸介也在雪绘的身体里爽快的。

一段时间之后,雪绘从店里回来,洗澡的时候感觉身体很疲倦,心想:「今天怎么这么累?好像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是这样,好像以前也有过。

雪绘开始检查自已的身体,同时回想起这几天吃的东西,心想:「吃的东西没问题…只是突然间想吃酸的…嗯?难道说!」

雪绘摸摸自已的肚子,回想起当时怀着京弥的感觉,高兴的心想:「没错!我怀孕了!老公已经很久没碰我了,所以这孩子…是幸介先生的孩子…啊啊……虽然曾经想过…但想不到居然有一天真的会怀上他的孩子。

雪绘洗完澡后,坐在梳妆台前心想:「暂时先不要告诉幸介先生好了,另外还要找个机会跟老公做一次,如果他肯的话我就能名正言顺的生下这个的孩子,即使不肯我还是要生下来,毕竟这是我跟幸介先生的孩子……我们爱的结晶!」

想到自已怀了幸介的种,雪绘感到一丝甜蜜,就算她要跟老公闹离婚,她也要把这孩子给生下来,反正她娘家有钱,又有不少积蓄,不怕多养一个孩子。

为了这一次的考试,幸介可是卯足了全力,等到最后一科考完之后,太阳都已经要下山了,同学们互相邀约去庆祝,也有人因为考差而苦恼。

幸介很惊讶为何雪绘会突然出现在学校里,雪绘表示她店里有不少客人,同时也包括学校的老师(前两章的律子就是如此),所以她也从老师们的口中得知今天是考试周的最后一天,所以专程搭计程车来接幸介的。

回到住的地方时,雪绘邀请幸介来家里作客,甚至还拿出珍藏的红酒来请幸介品尝,幸介觉得自已真是受宠若惊。

幸介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出乎幸介所预料的,这瓶红酒意外的好喝,幸介也因此多喝了几杯,等到幸介意识到了时候,却发现自已已经头昏眼花了。

幸介一听摇摇头的说:「不不不!这怎么好意思呢?雪绘小姐你都请我喝那么好喝的红酒了,我怎么好意思在你家洗澡。

虽然幸介还想着要拒绝,但是一听到雪绘说儿子跟丈夫还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幸介就忍不住而答应了。

幸介了衣服坐在小椅子上,用脸盆舀了一些水淋在自已身上,心想:「这还是第一次在别人家洗澡,这让我想起第一次跟咲良在浴室泡澡的情形。

这时雪绘也走了进来,这还是幸介第一次看到雪绘的,以往两人在时身上还是穿着衣服,看着雪绘因为害羞而微红的脸,深蓝色的秀发披在肩膀上,双乳丰满坚挺,没有丝毫的下垂,腰肢纤细、小腹平坦、丰满浑圆,浑身都充满了的。

雪绘这时握住了幸介的,让他吓了一跳,雪绘温柔的上下套弄,同时把幸介的手臂拉到自已的胯下,用当刷子来刷幸介的手臂,这更是让幸介血脉喷张,欲火焚身。

这时幸介忍不住的起身强吻雪绘,雪绘搂着幸介跟他回吻起来,幸介冲动的说道:「雪绘……我要你!我要进到你的里面!」

(这一段我不懂为什么不在浴室做完就好了?跟姬香篇一样,明明在浴室弄髒了只要洗一洗就好了,偏偏要穿上衣服到客厅去做才高兴,只能说游戏公司省CG图的费用实在是省得太不要脸了!)

幸介讚叹的说:「雪绘…你的真美,不但颜色还很漂亮,又这么得有弹性,而且敏感度也很好,光是这两三下就流出这么多来!」

雪绘害羞的说:「这还不都是幸介你害的!请你不要再挑逗我了,人家的好痒,请你把大插进来止止痒啊!」

幸介看到雪绘这副骚样,欲火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迅速的将向前一挺,整根粗长的就这样插了雪绘的小浪穴之中了。

只听得玉莉大叫:「啊…………幸介……你好厉害……哎唷……把人家……插得……好爽……要痛快死了……哎哟……」

只见幸介坐在沙发上,将雪绘抱在怀里,一边用手不断的揉捏她的美乳,一边使劲地用直的小,顶着花心,连续插了数十下。

雪绘在的连续攻击下,已渐入佳境了,而她的花心被大连连顶揉着,也酥麻爽快地直流着,从里往外溢出,顺着她的沟流湿了幸戒的裤子。

雪绘浪叫着:「哎唷…………插得……人家……好爽啊……幸介……你干得我……太舒服了……啊啊……人家今天会死在……你的下……哎哟……啊啊……」

天生骚媚、外表却又圣洁高贵的雪绘,在和幸介好上之后,被幸介的干得引发出内心的浪劲,加上老公良治十多年未曾满足雪绘的性欲,此时雪绘更是热情如火、恣情纵欢,乐得只要欲情能填、满足,就算幸介将她的小插破了,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只见雪绘将自的两条玉腿夹住幸介的腰上,一双玉手也用力地紧搂着幸介的脖子和手臂,娇躯扭动,大白摇摆抛挺,骚浪地哼道:「啊……啊…………我了……喔……人家爱死你了……幸介……你的……插的我好爽……喔……又碰到了……又碰到了人家的花心了……啊啊……」

雪绘的叫声,激发了幸介心中的熊熊欲火,这样抽抽,干了五百多下之后,幸介感到全身极度地畅快无比,上传来阵阵的酥麻快感。

幸介抱着雪绘的肉体,加快抽送的速度,说道:「唔……雪绘……快……快用力夹紧……我……我已经快……」

听到幸介这么说,雪绘下身一用力,紧夹着幸介的,同时玉体狂扭猛摆,呼吸紧促,娇声连连地浪叫道:「啊啊……幸介……人家的浪穴……舒服死了……啊啊……干得我……好爽唷……我……我也受不了……又要……又要泄出来了……哎哟……美死我了……」

幸介在雪绘的娇媚浪态下,已经达到了前的最后关头,猛力地干着,攻势凌厉无比,只觉得在她内的紧搓猛咬下,爽得上酥麻无比,终於舒畅地狂抖,一股又浓又烫的喷射而出,直向雪绘的子宫里冲去。

雪绘被幸介这股滚烫的阳精一射,也大叫道:「啊……幸介……老公……你的……射得人家……好舒服啊……烫得花心……爽……了……啊啊……抱……抱紧我……喔……我又泄出来了……啊啊……」

两人心满意足的在对方身上寻求欲火的解决,男欢女爱,温情款款地低声轻诉着,两人都达到了的极限,紧紧地互相拥在一起,腿根盘绕,嘴儿密接,抱在一起不停地颤抖着,静静地享受最美的巅峰。

在那之后,幸介有时会趁着有空的时候到桩家跟雪绘,而雪绘自从在家里跟幸介做过之后,也越来越大胆,家里各个地方几呼都有她们的痕迹。

原来京弥上的补习班提早下课,於是他早早就回到家里,而不知道这件事的雪绘跟幸介依旧在床上快乐的享受的快感。

当京弥回到家时,发现玄关多了一双球鞋,京弥知道这是幸介的鞋子,但是客厅却不见幸介跟雪绘的身影。

正当京弥在寻找两人的时候,突然听到雪绘的房里有奇怪的声,京弥从门缝里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雪绘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任由幸介在背后挺腰猛干。

京弥看的欲火焚身,虽然年纪还小,但他知道两人正在做什么,心里除了惊讶也有些生气,心想:「为什么?为什么幸介先生会……他明明已经有咲良姐姐了,为什么还要跟妈妈……」

(京弥有一次想偷跑到咲良的房间跟她,却没料到幸介会突然回来,咲良只好将京弥藏在衣橱里,本来以为幸介只是来稍微讲一下话,却没有料到他是来跟咲良的,咲良不好拒绝幸介便让他上了,而京弥则一边偷看,一边打起来。

(如果这时咲良的好感度不高的话,那么就有可能会被京弥给NTR,当然也是有回避的方法,另外小萝莉露米娜也有吓阻作用,所以……小屁孩你还是等几年后再说吧!)

虽然京弥想推倒咲良,但是咲良的心都在幸介身上,再加上露米娜曾发现到京弥多次在幸介的家附近徘回,认为他图谋不轨,便大声斥责了他,本来就胆小的京弥经不起精神上的打击,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后来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就来到了3月14日,也就是幸介要把戒指交给自已最喜欢的女生的那一天。

幸介心想:「如果我把戒指交给雪绘的话…不是就破坏了她原本的家庭生活了吗?这样只会造成她的不幸而已,但是……」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