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流氓公公强压在身下让我很销魂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更何况,还有潺潺流动的清凉溪水,如玉带一般缠绕在森林中,给因浓密而显得有些沉闷的森林,带来了一丝活力,几许清凉。

在森林深处,一绿茵茵的草坪,美丽的野花、飞舞的蝴蝶、加上那清凉透彻的溪水,宛若人间仙境。

只要你是江湖中人,那么你一眼就可以这认出持刀之人,因为他正是近年来在江湖中如日中天的无情公子冷寒云。

自六年前,年方一十八岁的寒云初出道以来,就不停的制造着传奇,他的故事在武林中不断的被传诵着。

据说,他之所以被人称为无情公子,因为他刀下无情,刀法犀利残忍,人更无情,随心所欲,游历四海,从不为任何人停留,柔媚魔女柳蚕儿用尽手段也没能让他留下入主,莲清侠女万清蓉,绝代佳人,月半相处,依然只能落个伤心而归,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他还是个风流却不下流的翩翩公子,他与青山侠女柳惋情是至交,一次恶战中,他与惋情虽击败强敌,却双双负伤,在无人迹的山谷里,三天二夜互相运气疗伤。

她就是楚玉宝贝——楚纤柔,是江湖四大山庄之首——楚玉山庄的大小姐,是全山庄所有人最最心疼的宝贝,一个娇弱文静的大小姐,她很美,是那种柔弱到让人无法不怜惜的黛玉之美。

谁想,初见纤柔,铁石心肠的鬼医竟也对她动了恻隐之心,当下决定收她为义女,并且为了调养她的娇弱体质,而宣告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从此就留在了楚玉山庄,对这个宝贝义女疼宠有加。

即使有鬼医十多年的调养,纤柔依然无法习武,也为此,她的父兄极端的保护她,把她深深地藏在山庄里,不让她涉足武林。

她只对花草动物有浓厚兴趣,如果不提她养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灵蛇异兽的话,那么她绝对是个十足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温柔贤淑。

突然之间,令人更惊讶的事情出现了,一向对女人无情但温柔而有风度的无情公子竟对着完全不通武学的宝贝纤柔挥出了刀……

「你,你,你怎么可以……!!你可是名动江湖的无情公子啊,怎么可以这样!!」满天的火烧云一下就集中到纤柔的脸上,纤柔恼怒的责怪着寒云,即使是这样,她说出口的话,依然是那么的柔美动听。

越来越红的脸蛋,烧的纤柔都不太会讲话了,她结结巴巴地说:「认……认识……认识多久……也……也不,不能脱,脱人家……脱人家的衣服呀……!」

「用不用手,也是,也是……也是看到人家,人家,人家的……」纤柔急急地辩解,可说到最后却羞的说不出口了。

「那你担心什么?担心我会动你?」寒云公子顿了一下,语气突然变得异常温柔,「虽然我出刀是为了证明我的刀法,不过,选择这样的方式,确实是因为我想看,一直很想看看你……」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纤柔狠狠的白了寒云一眼,但是心里却因为他温柔的语气而漾出一丝丝的甜意。

「你要知道,一个男人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情到深处,想了解的多一些是很自然的事情啊,我想看你赤裸的样子有什么不对。

「你……」纤柔连原本洁白的脖子都染成了淡淡的粉色,她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低垂着头,再不敢看寒云,环抱着胸的双手在微微颤抖,一双修长美丽的腿紧紧的闭合着,可就是因为这样,更突现了女性曲线的优美动人。

环抱的臂膀遮不住调皮的,它自顾自的露出半个圆,形成美丽的弧度,寒云感觉简直像是在对他招手微笑,纤柔的腰如同她的名字一样,那么的纤细,让人几乎怀疑会不会一用力就折断了,一个优美的倒三角,神秘的黑森林,柔软伏贴的卷毛,修长的腿,还有那弓成完美弧形的玉足。

纤柔转身的时候,及腰的长发自然的飘起,待她站定,如黑缎子般光亮,丝一般柔顺的发丝一根根的栖回她的肩头,寒云只恨时间不能就此停顿,他真想永远留下这一刻!

所有的发丝归回了原位,寒云终于呼出了一口气,将目光下移,但是,他马上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纤细的腰肢,浑圆翘起的臀部,修长而且白嫩无暇的腿,组成了一个曲线完美的葫芦,再向下看,那小小的,圆而洁白的足踝……一切的一切,让寒云的胯下异常的热,异常的涨,生理的几乎要逼疯了他。

纤柔感觉进退维谷,真的听话的站着不动?看着一步步走近她的寒云,她还是忍不住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后退着。

那是纤柔养的异兽彩云翠环蛇正值千年时换下的一对灵牙,此蛇之牙非常奇特,一但到了千年,不但会失去毒性,还会成为解毒的圣品,而每到这个时候灵蛇就会自动换牙。

事后,纤柔要寒云带着另一只灵牙,以救命防身,寒云说什么也不肯,一定要纤柔自己带在身边,以防万一。

纤柔慢慢的合上她的眼睛,心里充满着期待,长长的眼睫毛轻轻地抖动着,朱红的唇瓣也微微的颤动着,仿佛在做着无言的邀请。

寒云的唇轻轻的刷过纤柔的唇瓣,蜻蜓点水一般,可是,在彼此的心里却投下了震撼心湖的巨石,只因那轻轻的碰触竟给双方带来宛如触电般的感觉。

寒云无法克制也不想克制了,狠狠地吻上了那仿若散发玫瑰香气般的美丽唇瓣,他要将激烈燃烧的感情和通过这个吻全部都传给纤柔。

很久,很久,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寒云才放开纤柔的唇,他还不满足的紧紧盯着已经红肿的樱唇,「知道吗?我等这天已经等了六年了。

「你个小傻瓜,我刚才说,我爱你,从六年前,初入江湖,第一眼看见你开始,就爱上了你,已经足足爱了你六年了!只有你这个迟钝的小傻瓜还不知道。

就在那,我第一次看见才十二岁的你,小兔子在你脚边蹦蹦跳跳的,你蹲在地上,手中捧着一只受伤的小鸽子,目光里满是不忍,那一刻,我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子。

「你当然不知道,你的眼睛里只有那只小鸽子!」寒云的脸上出现了丝丝醋意,「当你撕开自己柔软的丝缎衣服,为那只受伤的小鸽子包扎的时候,我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纯真善良的你。

「这之后,我刻意的找上了楚玉山庄,与你大哥结为至交,默默地等待着你长大,可是,直到你及笄,你的身体一直没有完全康复。

寒云想起这么多年的等待,每次看到纤柔,心里的挣扎,不论多么希望将她拥入怀中,却只能苦苦压抑,眼睛里瞬间盛满了痛苦。

纤柔看着那双眼眸,心如针扎,她忍不住伸出柔嫩的小手,抚上那对眼睛,似乎想抚去那里面深深的痛苦。

寒云抓下了脸上的小手,紧紧的握在自己手里,揉了一会儿,轻轻的凑到唇边,亲了亲,继续说道:「总算是上天怜见,昨天,鬼医告诉我说,你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只有不太辛苦,就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了,我简直是欣喜若狂。

寒云紧紧的搂着纤柔,他必须给她时间来消化刚刚听到的事实,虽然他的在不停的折磨着他,他的身体疯狂的呐喊着,要她。

如此的接近,彼此心跳的声音都可以听的那么清楚,慢慢的,他们感受到两个人的心跳完全一致了,「咚,咚,咚,咚……」

寒云用手托起了纤柔的脸,唇轻柔地落在纤柔的额头、眼睛、脸颊、鼻尖、最后,停在了纤柔的唇上,不动了。

她淘气地伸出自己的小舌尖,轻轻地舔了舔那紧贴着自己的唇,寒云在心中了一声,无法拒绝这样的,一下就将那调皮的丁香吸进自己的口中,用力吮吸着。

寒云拥着沉迷在刚才的吻中,还没有醒过来的纤柔向柔软的草坪倒了下去,在纤柔身体触及草坪之前,先一步,解开了自己的披风,体贴的为佳人铺在了身下。

树林里,草坪边,跳出一只雪白的兔子,当它看到草坪上上演的这一幕,深深后悔自己的莽撞,很担心自己打扰了这对情人,只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其实,它一点也打扰不到他们的,他们已经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什么都看不到了,也什么都听不到了。

寒云更加用力的舔咬着她坚挺的蓓蕾,一只手也加入了进攻的阵营,揉捏着纤柔另一只洁白饱满如倒扣的圆碗般的玉乳。

寒云感觉到自己的之火随着纤柔声声柔美婉转的娇啼,已经燃烧的如钢铁般坚硬,那么的渴望有温润的甘泉以缓解自己的燥热。

支起身体,准备继续入侵的寒云,一抬头,看见了纤柔小小的鼻尖上渗出点点滴滴的汗珠,脸颊更是烧的一片绯红,微睁的眼眸,正可谓媚眼如丝。

急欲前进的手指不耐的扣了扣玉腿关之门,一双玉腿微微颤抖了下,似乎想要打开,却又快似闪电般的闭合,而且还闭合的更紧,一点缝隙都没有留下。

寒云有些紧张的抬起头,「怎么?你,你不愿意吗?柔柔?如果……如果你真的不愿,那么,那么……我……我愿意继续等……」

纤柔默默地注视着寒云,刚毅的脸庞上浮现着焦急与压抑,眼睛里满是和不得不苦苦压抑的痛苦,在之下,纤柔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寒云的深情。

想起那无数的江湖传闻,从不曾动情的无情公子冷寒云,想起即使在生命垂危时被送来她这里急救都始终挂着一丝微笑的冷寒云,再看着眼前冒着冷汗的冷大哥。

在自己有生的时间,尽量做好每一件你希望做的事情,尝试可以尝试的一切,不要让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随着慢慢的抚触揉磨,一丝丝甘泉从密林中一个神秘的流了出来,越涌越多,而寒云已经被自己的折磨的快要疯掉了,他悄悄的收回了手指,非常迅速的褪光自己的衣衫。

寒云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滴落,牙关紧咬,浑身绷紧,一动也不敢动,对纤柔指甲之伤好像毫无感觉。

草坪上的那只小白兔不知在什么时候叫来了它的另一半,和它静静的依偎在一起,就连飞舞的蝴蝶,这一刻也双双对对的停在花蕊之上。

纤柔的痛感慢慢的减少了,感觉到有水珠滴在自己的身上,不自觉的微微睁开了眼眸,目光闪处,见到的是寒云紧绷的身躯,紧张的脸色,大颗的汗珠。

手轻轻的松开,纤柔才发现,自己在寒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指甲印痕,心里泛起点点愧疚,「对,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寒云开始轻轻挪动着身体,他小心的注视着纤柔的反应随时间的稍移,纤柔微微皱起的眉头慢慢的平复了,因痛苦而苍白的脸色也转成一种异样的绯红,樱唇微张,逸出声声娇啼。

纤柔仿佛置身于急风暴雨之中,她双手抓着寒云,纤腰微摆,面泛桃花,随着剧烈的动作逸出越来越娇媚诱人的。

三天之后,在寒云一再的苦苦要求之下,楚庄主终于高高兴兴的为纤柔披上了嫁衣,让有情人终成了眷侣。

妄想用纤柔去对付寒云的人,不是被纤柔的灵蛇异兽治得伏伏贴贴的,就是被寒云的无情刀狠狠的教训。

直到纤柔忍不住问寒云的时候,寒云才用饱含深情的眼睛看着纤柔说:「得此娇妻美眷,再无他憾,还要虚名做甚?」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