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里揉的胸 小嫩女直喷白浆(10P)

我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总是说爸爸是没用的东西,特别是晚上的时候,我有时就能听到妈妈冲爸爸喊,你真没用。

而我的妈妈是这个镇子里面数的上的漂亮女人,都40岁的人了,可岁月并不能掩饰妈妈天使一样的面孔。

妈妈是一个很会打扮的女人,尤其是夏天的时候,妈妈经常穿着粉红的碎花裙子,配着黑色或者肉色的,偶尔也会不穿,白皙丰满的双腿裸露在清新的空气里,那粉嫩的小脚丫更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每次妈妈去给我开家长会的时候,我都特别的骄傲,因为妈妈是所有家长中最漂亮的,就连我的同学们看到妈妈都投来异样的眼神。

可是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尤其是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把对妈妈那种异样的爱永远埋藏在心底。

说实话,身材不高大,长相也不突出的我能拥有这么漂亮丰满的母亲已经很幸运了,我还能再过分的追求什么呢?

其实以前妈妈是我们镇里面另一所学校的教师,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隐约听说是得罪了领导,所以就辞职了。

平静的生活从表哥来到我家那天开始改变了,那天我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姑姑和姑父还有表哥正和妈妈在家里开心的聊着什么。

说是表哥,其实就比我大10个月而已,和我一样是17岁,上高二,每天都得吃1斤多的牛羊肉,长的是五大三粗的,非常健壮,一脸坏坏的笑容。

我隐约记得几年以前,有一次表哥还偷偷的舔妈妈放在厕所准备清洗的呢,我真的搞不懂,难道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就那么早熟吗?

听说刚刚在学校因为打架把同学打的住院了,被县里的学校开除了,而且姑姑还陪了人家不少钱,才算了事,表哥在学校上学的任务就是吸烟,喝酒,泡妞,打架。

而我的妈妈以前是学校的老师,最近赋闲在家,帮他们管教一下表哥,顺便帮表哥补习一下课程,等他们忙完就准备暑假以后让表哥去我的学校读高三。

我们不求你外甥能像小力一样那么优秀,只求他能听听话就好了,这里是一些钱,等过些日子我们再给你寄过来一些,拜托了。

姑父领着我们5个人去镇上的一所比较豪华的饭店饱搓了一顿,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多帮助表哥,和他好好的相处。

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表哥从县城来到我们镇子里为什么还那么高兴,一直是笑呵呵的,还和姑姑起誓说一定听我妈妈的话,努力学习。

按理说,县城要比我们这里强的多啊,而且姑姑和姑父也没有时间管他,多逍遥自在啊,他脑子进水了吧。

姑姑和姑父走了以后,妈妈领着我和表哥回到了家里,安排表哥和我睡一个房间,表哥看到我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客气什么啊,小小意思,先拿去花吧,以后缺钱尽管找我要,千万别说谢谢啊,表哥我就是仗义的标准。

][哈哈哈,看你的脸都红了,我就知道你没有撒谎,像你这样的好孩子,哪里会泡妞啊,一脸的青春痘,憋坏了吧。

[第一,就是男人的眼睛,必须要会观察,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是开放型,闷骚型,欲求不满型,冷艳型等等,心里就有谱了。

][第二,就是男人这张嘴,用处可太大了,一定要会说,要懂得幽默,说到她心眼里,点到她的痛处,一语钻心,把女人说的晕晕忽忽的就跟着你了,还有,呵呵,就是你得会舔,没有几个女人不喜欢让男人舔的,表哥我光用嘴就能让女人。

][第三呢,哈哈哈,就是你下面的东西,就是,一定得会操啊,要么就个大,要么就有持久力,花样多,可要是早泄的话可就完蛋了。

等有机会表哥给你介绍个妞,再好好教教你,很有学问的,我说的这些还不是很详细,你要懂得举一反三随机应变啊。

][可是表哥,你这么小,怎么对人家负责任啊?][哈哈,想上高中女孩儿当然有难度了,弄不好还要负责任,可是要上……算了,我有点困了,有时间再聊。

]表哥的话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听的我的脸上都发烧了,在我的印象里,男人女人只要是一见钟情,谈恋爱,结婚生子罢了,竟然还有那么多的花样。

想着表哥说的话,自卑感不停的撕扯着痛苦的心灵,不光表哥说的这几点我都不具备,而且……而且我怀疑自己是个早泄。

每当夜里我满怀着负罪感想着妈妈甜美的笑容和丰满的身体时,手就不由自主的伸进裤子了,就在我还没想到关键的时刻,就不知不觉的射了。

就在我心跳加速的时候,表哥说到关键时刻就不说了,他到底要说什么,又打住了呢?想着想着,我就不知不觉的睡了。

我是一个让父母骄傲的孩子,在学校我的成绩总能排到前几名,尤其是数学和英语,几次参加县里举办的竞赛都获了奖。

不行,我要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的任务是学习来了,我要加倍的努力,要去最好的大学,才能实现我的理想。

晚上回到家以后,我看到桌子上的饭菜惊讶极了,竟然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肉,还有酱牛肉等等,妈妈今天是大发慈悲了吗。

][我的舅妈,你也太谦虚了吧,我觉得当时猪八戒,哦不,是天蓬元帅如果看到舅妈的话,还不得使劲的踹长娥几脚,使劲的骂长娥是丑八怪,肯定就去追求舅妈了。

我们俩要是去逛街,别人还以为你是我表妹呢?][哈哈哈,你这孩子,可别逗舅妈了,舅妈哪有那么年轻吗。

]妈妈被表哥说的脸都红了,好象说话的腔调都有点不一样了,表哥还真会说话,妈妈很少怎么开心的。

][回头我送你一本养颜的食谱,哎呀,我差点忘了,我刚刚学了一些的手法,本来是想帮我妈妈做的,让她老人家更开心一点。

][就当是给舅妈补课的学费了吧,现在你外甥我准备开始努力学习了,我要超过表弟,以后好好报答舅妈。

吃过晚饭以后,表哥就到妈妈的房间让妈妈给他补课,还真的像模像样的呢,他不会真的这么快就变好了吧,希望如此吧。

第二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家里的饭菜还是那么丰盛,真饱了口福了,不知道为什么,表哥总有那么多的新词,逗的妈妈那么开心。

晚上表哥照例在妈妈的房间补课,补完课的时候,表哥就为妈妈做,好羡慕表哥这双灵巧的双手啊。

表哥该不会对妈妈有什么想法吧,一个可怕的想法闪现在脑海,可是我转念一想,不会的,我妈妈是他的舅妈,是他的长辈,就算他对妈妈有想法,他也不敢怎么样的,是我多心了。

早上上课的时候,老师就对我们说,由于我们5个县的教育部门决定搞一个10校联赛,说白了就是每个县派两个学校,而每个学校的每个年级要派20名最好的学生举行综合竞赛,我们县1中和我们镇高中代表参赛。

我的名字当然在其中了,这次我们县的教育部门很看中这次比赛,进总排名前30名的学生有特殊的奖励,而且还要向省里的好大学保举推荐,我的心里一阵阵的激动。

为了这次备战,学校决定让我们年级的20名学生和其他两个年级的40名学生决定实行20到30天的封闭式集训,不允许回家,学校为我们准备了最丰盛的营养餐,只是今晚回去取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品。

回到家以后,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和表哥,说我们要集训30天,他们都很高兴,可表哥竟然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表弟,你一定行的,一个月以后,表哥请你吃大餐,好好给你补养一下,镇子里的饭店你随便选,点最好的菜慰劳你,哈哈哈。

]我满怀信心的拎着一大包的衣服来到学校,开始了魔鬼式的集训,说实话,我们这几个年级前几名的学生还是比较轻松的,学校让我们集训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我们能一起探讨,我们这几个尖子生能帮助一下另外的10几个学生,要以整体为目标,共同进步。

转眼就过去了半个多月,每个人都信心暴蓬,学校为了能让我们缓解压力,充分的休息,临时决定让我们这60个考生可以提前回家休息,有什么变化,再另行通知。

我决定给他们一个惊喜,就悄悄的打开门,刚进去,就听到了莫名其妙的哼声,还有女人的说话声,听声音就是妈妈,是从妈妈的卧室里传来的。

他的身影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是我的表哥,他正在玩弄着他舅妈的,一只手还揉搓着我妈妈丰满的乳房,而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妈妈的里面不停搅动着。

看着妈妈裸露的身躯,那丰满的乳房,黑色的和森林,我的下面不知不觉的硬了,我的手不由自主的伸进了裤子里。

]妈妈抬起头,用渴望又像乞求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外甥,而表哥停止了动作,坏坏的看着我心目中最圣洁的妈妈。

如果我当场揭发了他们,表哥当然是无所谓的,他只是一个不要脸的小混混,可我的妈妈以后在我面前还怎么做人啊,我会失去她吗?如果传到外面……我只能默默的祈祷,妈妈和表哥在一起只是暂时想满足自己女人正常的,就算是吧,以后妈妈还是我的好妈妈,不会和自己的外甥纠缠的。

]说着表哥就辟开双腿,坐到了床上,露出了巨大的狰狞的,妈妈媚笑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外甥,用两只小脚夹住了表哥的,来回的撸动着。

]啊?上次,原来妈妈和表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在我在学校玩命冲刺学习的时候,他们……他们……已经……,我终于明白了表哥在听说我要集训时为什么那么开心了,原来他是早有预谋的。

虽然妈妈这么说,可是她竟然还是用她的嘴唇含住了表哥的,来回的吞吐着,偶尔还用舌头来回的舔弄着表哥的,不时的抬起头笑吟吟的注视着表哥。

]我心里一颤,妈妈不会窒息吧,我好想冲进去,可是理智战胜了心中的冲动,我看的出,妈妈是心甘情愿的,不是被表哥逼的,我该怎么办。

]妈妈和表哥怎么能这样?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毕竟妈妈是表哥的舅妈啊,他们……他们这是啊。

表哥的两只手揉搓着妈妈曾经哺育我的乳房,插入了我曾经出生的地方,不停的做着我梦寐以求的动作,可妈妈身上的人不是我,虽然我很明白之间是不可能的,可怎么也不应该是表哥啊。

为什么表哥这么坏,却能让我心爱的母亲做这种龌龊的事,难道人们平时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是真的吗?摸着让我自己都自卑的小,已经粘粘的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射的。

表哥不停的亲吻着妈妈娇艳的脸庞,精致的耳朵,后来又吻到了妈妈的嘴唇,妈妈主动的伸出了殷红的香舌迎合着我的表哥,两个人不停的在对方的口中搅动着,吞噬着对方的唾液。

而妈妈穿着的双腿夹的表哥越来越紧,随着时间的延续,表哥的速度越来越快,妈妈的身体便开始了不停的抖动。

]我亲爱的妈妈,你说的这是什么啊,难道你真的被表哥征服了吗?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我又一次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真的很疼。

妈妈的身体熟练的侧躺在床上,而表哥脱下了妈妈左脚上黑色的,妈妈白嫩的美足完全暴露出来,一根根青葱一样秀美的脚指头伸到了表哥的眼前,表哥却贪婪的一根一根的放入了嘴里,疯狂的舔弄着。

表哥跪在妈妈的跨下,对准我出生的地方用力的刺了进去,疯狂的抽动起来,妈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停的着。

]我终于清楚的看到我梦寐以求的地方了,简直是太美丽了,乌黑茂密的森林下面,两片红润而肥厚的,不知不觉我的下面又硬了。

我多想让插在妈妈里面的是我的啊,可只能是在梦里,之间的性事永远是一道不可能跨越的鸿沟。

表哥厚厚的手掌啪的拍了一下妈妈的,而妈妈却娇媚的冲表哥一努嘴,乖乖的撅起了母性十足的大。

看着妈妈和表哥的默契,熟练程度就像是生活了多年的夫妻,他们在一起肯定不是几次了,甚至是……虽然我现在特别的恨表哥,可我不得不佩服他对的老练,现在已经超过半了小时了,可还是没射。

老天,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让一个这么坏的孩子征服了我的妈妈,我的父母为什么生了我一个这么懦弱的孩子啊,学习好有什么用啊。

[铁林,舅妈不行了,啊……]听到妈妈的叫喊,表哥伏下身体,不停的抚摩妈妈曾经哺育过我的乳房,更加快速的起来。

[好外甥,射给舅妈,我……我要疯了,啊][我来了,我的子孙要射给舅妈了,我射,我射,我射了。

]妈妈?我的妈妈?她……她竟然让自己的外甥射进来,射进自己最神圣的地方,白花花的顺着他们交合的部位流淌下来。

[铁林,我爱你,从骨头里爱你,你爱舅妈吗?][傻舅妈,我早就告诉过你了,我当然爱舅妈了,呵呵。

][爱你,爱你丰满的大,爱你滑嫩的小脚,爱你骚熟的大还有那美丽茂密的森林,呵呵,当然最爱的还是舅妈这个成熟的女人了。

妈妈,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就算爸爸满足不了你,你也不应该和自己的外甥啊,你是大他20几岁的长辈啊。

第一是用眼睛看女人,看是什么类型的女人,那我的妈妈究竟是什么类型的女人啊,是欲求不满型还是闷骚型?为什么表哥的眼神这么毒辣啊。

第二是男人的嘴,他一定用尽了花言巧语来哄骗我的妈妈,而且还用他这张臭嘴……第三,他那超强的……可是天下那么多女人,表哥为什么偏要选择我的妈妈啊。

可是不行啊,表哥最少要在我家住几个月呢,如果他转学到我的学校,那他整个的高中生涯都要在我的家里度过了。

我该怎么办?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瞒着妈妈,我要单独找表哥谈谈,争取让他看在亲戚的份上能主动的放弃纠缠我心爱的妈妈,乞求老天保佑吧,我特地虔诚的拜了拜,希望我的愿望能实现。

]呸,我还能吃你请客?看到他粗壮讨厌的身躯,坏坏的笑容,虚伪的表情,我就气血上涌,本来想的好好的话,顿时就九霄云外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胆子。

[少和我扯淡,我找你就几句话,赶紧离开我的妈妈,不要再纠缠她了,从我的家里滚出去,你们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以后我们就当谁也不认识谁][你……你……你都知道了。

][哈哈哈,告我?妈的,既然你都撕破脸皮了,我也就没什么隐瞒的了,我和你妈是你情我愿的,说难听点,甚至是她勾引了我,如果我进监狱了,你妈就得首活寡了,她肯定得恨你。

]听着他侮辱妈妈的话,看着他狰狞的面容,我真的要疯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表哥的胸膛就是一拳。

][我不信,你是王八蛋,你自己的舅妈,你该死,我不能原谅你,你一定是给妈妈用了什么缺德的药物了,然后她。

]表哥说完从他带的包里拿出了一条黑色的绳子,像对付一只小鸡一样把我抓起来,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我绑在了一棵大树上,还有一件好象是黑色的内衣堵住了我的嘴。

我现在就从头到尾告诉你整个事情的经过,信不信由你,现在你不想听都不行了,我不能让你污蔑我的人格,呵呵。

]人格,这个王八蛋还有人格吗?背着自己的舅舅和表弟,和自己的舅妈,这就是他的人格吗?我不停的挣扎,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那白嫩的脚趾,丰满的,红润的乳头,肥美的大,还有那鼓鼓的,这些年杀了我多少的啊。

爸,也就是我的舅舅,他是个早泄,现在好象勃起都有点困难,我没听清是一种什么病,反正他和我妈妈借钱治疗来着。

][来到你家以后,我就仔细观察你妈妈,总是一种忧郁的眼神,我就已经看出她是什么类型的女人了那是当然了,像舅妈这样虎狼年纪而又风情万种的女人,敢上这么一个什么都差劲的丈夫,肯定是欲求不满的。

][像你妈妈这样性欲旺盛又欲求不满,而且闷骚的女人,我怎么会放过呢,我知道我肯定能实现我多年的梦想。

我不断的用多年积累的泡妞经验,成熟而又幽默的语言吸引她的注意,我发现她现在对我特别的有好感。

你知道吗,当我触摸到你妈妈滑腻的和香嫩小玉足时,真快忍不住了,想马上她,可我知道欲速则不达,表哥忍住了。

][舅舅这块木头哪里懂得关爱女人啊,表哥我每天都买一些对女人养颜美容的食品,还有一些比较高档的化妆品,小首饰之类的,干一些粗重的家务活等等,还有一些细节就不说了。

][那天我做了精心的准备,准备上你妈妈了,虽然表哥我金枪无敌,可毕竟你妈妈是我暗恋多年的女人啊,而且有一个这么没用的丈夫,肯定特别的粉嫩,特别的紧,我真的怕一时激动而失手了,事先就射了一次。

][那天晚上,我买了一瓶红酒,你们这个破镇子连西餐都没的买,只好买了几个不错的菜,就和你妈妈一起喝上了,酒能刺激性欲啊。

][渐渐的,我们的身子越帖越近,从客厅跳到了卧室里,我的手不停的抚摩着她肥美的大和柔软的腰,不停的诉说着情话。

慢慢的舅妈倒在了床上,我不停的抚摩她,亲吻着她的脸,耳朵,我们的双唇碰到了一起,你妈妈的舌头好软啊,口水那么的香甜。

][解开了舅妈的衣扣和,两颗丰满的大就暴露出来,我不停的抚摩着,吸允着红润的乳头,好敏感啊,乳头硬的像刚成熟的葡萄。

看着她粉红饱满的,极其茂盛的,那骚骚的味道,我就没出息的起立了,你知道吗,阴冒越多的女人,性欲就越旺盛,舅妈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当我舔到她肥美的大时,她竟然反应过来了,让我停下来,说她是我的舅妈,我们这样是,做着无谓的抗拒,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把我嘴上的绝活全用在你妈妈身上了,不断的舔弄着,连小都舔了,手指也不断的着,渐渐的你妈妈不说话了,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头,都她妈快窒息了。

][我提枪上马直接就插进了她湿滑的,你妈妈开始了疯狂的,后来竟然主动的配合着我,搂住了我疯狂的亲吻,我换了几个姿势,足足操了她一个钟头,这期间不知道她来了多少次的,最后都让的尿了,哈哈哈,这几年我第一次操屄操的这么爽,你妈妈可真的是个十足的尤物啊。

][对了,在我第二次操到她的时候,这骚娘们竟然在我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真的这一夜你妈妈的把整个床单都喷湿了,真她妈的骚啊。

[第二天中午睡醒的时候,我听到她小声的哭泣,看到我醒了,就告诉我忘记昨天的一切,不要再错下去了,继续做她的外甥。

就开始安慰你妈妈,像她这么好的尤物,不能这么委屈自己,做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细节就不说了,呵呵。

][当我抚摩着她肥美的大,问她是否爱我的时候,你妈妈红着脸低下了头没有出声,就是默认了。

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我不停的操着你妈妈的,她竟然还爱恋的舔着晚上咬在我肩膀上的伤口,问我还疼吗。

][对了,这是一个多星期前的事情了,你妈妈说她要做我的女人,是我让她从心灵和肉体上都找到了做女人的感觉。

她真的是太渴了,十几二十年都没过,也难怪,要是哪一天我没有主动操她,她就会坐到我的腿上,不断的摩擦挑逗我,叫我好老公,可是我还是喜欢她叫我好外甥,听起来更刺激,哈哈哈。

][现在让我调教的连,足交,,甚至是深喉都会了,尤其你妈妈的口活真是天下无双啊,她是我的女人。

]坐了一会,我发疯一样的跑回家,我要问问我的妈妈这究竟是不是真的,虽然我的心里已经知道了,可我还是想让妈妈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至少妈妈答应我不要再见表哥这个混蛋。

]这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用质问的口气和妈妈说话,我真的管不了这么多了,我的心不停的呐喊,妈妈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哎,你表哥给妈妈打电话了,你都知道了,妈妈不想和你解释太多,他……他说的……,别难为妈妈了,可我希望你能理解妈妈。

你也是这么大的孩子了,懂的也多了,你知道吗,爸现在几乎是性无能,已经有几年了,妈妈这种年纪,真的快疯了。

][那你就和自己的外甥吗?不会去找其他……]其实我好想说,妈妈,这世上有一个人更爱你啊,是你的亲生儿子啊,可我真的说不出口。

这几天学校也没来电话,我就一直呆在家里,妈妈整天几乎就在自己的卧室,几乎每天我都能听到哭泣的声音。

那天,我出去给妈妈买几样平时爱吃的食品,在我回来的时候,妈妈竟然普通跪在了我的面前,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睛哭肿的像水蜜桃。

][儿子,原谅妈妈吧,妈妈不是一个好母亲,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妈妈这辈子第一次求人,算妈妈求你了,让你表哥回来吧,妈妈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已经离不开他了。

]我该怎么办?这么小的镇子,我还能去哪?我还能永远不回家吗?一步一步的走到家,刚进了家门就听到了妈妈卧室传来的声,我知道表哥已经回来了。

]两个一丝不挂的身体彼此的缠绵着,妈妈像一只肥羊一样用美丽的脸庞摩擦着表哥的胸膛,里面白花花的不停的流淌着。

]虽然这么说,妈妈竟然调过头,用俏脸摩擦着表哥勃起的,那爱恋的眼神对我来说简直太可怕了。

妈妈伸出舌头不停的挑逗着表哥的,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嘴一口吞了进去,不断的向下压,竟然全没入了妈妈的喉咙里,嘴里的黏液不停的流出来。

]就在表哥准备插妈妈的时候,妈妈却从下面伸出了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暧昧的眼神能杀死所有的男人。

][不要那么称呼人家吗,我……我想把舅妈的给你,想要吗?][啊?真的吗?我……我太想要了。

]那娇嫩的小就像一朵花那样美丽,妈妈连自己最后一块禁地都要交给表哥了,这个十足的混蛋,挨千刀的王八蛋。

][不,舅妈要给你,要做你的女人,永远做你的女人,]我真的不懂,为什么这么疼,妈妈还要坚持给她的外甥,为什么?我看到妈妈里的血迹,真的想阻止,可现在已经没有勇气了,阻止也是徒劳的,妈妈是心甘情愿忍受这非人的疼痛的。

汗水顺着脸夹流淌到床上,妈妈咬着牙强忍着,表哥在不停的着,的交响曲徘徊在觅乱的空气中。

[啊……好外甥,舅妈终于把给你了,好满足啊,以后舅妈什么都听你的,什么都都给你,给我的男人。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