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不太硬 饥渴妻子找来几个壮汉一起欢爱t

这是王靖雪中学闺蜜的旧房子,那闺蜜自从父母与爷爷奶奶在一次车祸中双双离去,便搬去松江府外公外婆家住。

温热的水冲在二人身上,王靖雪轻抚着男人宽阔的胸膛,忽地一口咬了下去,疼得男人一惊,却听于雅悠悠说道,这么猴急,刚回来,你片刻也等不得。

李树文见她真情流露,柔情泛起,双手托住圆翘,坚挺的丰臀,深吻下去,原本就未软的巨龙顶在美人的双腿之间。

李树文却不答应,将美人翻转过去,翘起丰臀,便将巨龙插进了花径之中,双手伸到胸前,用力抓住美人的丰乳,大干特干起来。

王靖雪已然忘记了羞耻,已然忘记了矜持,这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青春偶像少女正饥渴难耐地前后耸动着自己挺翘的,使身后的回回都足以撞击拍打在她淫秽白浊的臀肉上。

「啊……啊喔……嗯……嗯……我……我快不行了……李叔叔,太……用力了,好……深………又要去了……啊啊啊啊……」淫声从浴室内不断传出,很显然地王靖雪正在享受着。

只见李树文那四五十岁中年人微微发福的肉体从背后压着一具雪白身体上亡命冲插着,一阵「啪啪啪啪啪」声更让人浮想联翩。

」李树文淫笑道,开始不快不慢稳定的起来,每一次的故意顶到王靖雪的花心,顶得她又酥又麻,魂都飞了一半。

「爽……啊……啊……好爽……啊……李叔叔好会干……啊……干的靖雪好爽……啊……啊……靖雪快被……李叔叔干死了……」王靖雪一边被干一边发出甜腻的娇吟,昂昂直叫,爽得不能自己。

「干!早就看出来你们五行吾素都是了,长的就一付欠人干的样子!今天就让我来这个臭贱货」李树文听到王靖雪的淫叫后突然用力扣住王靖雪的腰,大力戳刺,电动马达一般的健腰又快又猛的挺动,本来就粗长的巨根次次硬顶上她的子宫口,爽得王靖雪直翻白眼,嘴里胡言乱语,下身直流,简直要如他所说的被干死了。

「啊啊~~~~不行了………好爽………我要去了………哈啊啊──我要了………啊啊啊啊~~~~」

「我!我!」李树文狞笑,操干王靖雪的的速度丝毫不减,保持着同样的力道更加卖力的冲撞,反复进出带起他的胯部和王靖雪被撞的微红的臀部更加密切的啪啪声。

「啊……啊……顶到……顶到子宫了……喔……嗯嗯……会穿过去……会坏掉啦……呜……」李树文的性欲和精力出乎意料地强出常人许多,下身不停的挺进抽出靖雪的,不停带出王靖雪粉色里乳白的泡沫。

一波一波电击般的快感席卷而来,爽得王靖雪连脚趾都踡缩起来,下肢抽搐,自主收缩,像只贪婪的小嘴大力吸吮在体内冲撞的。

李树文不愧是花丛老手,只见他双手玩弄王靖雪两边乳房时力道都会不同,着力点也不同,忽轻忽重,时而敏感的右边乳头被粗糙的大拇指磨蹭,时而左边的乳头被轻轻柔捏拉扯,爽得王靖雪忍不住仰起头,身体享受起他的亵玩。

在李树文近乎失去理智疯狂的下,王靖雪不时发出娇柔销魂的声音楚楚可怜的哀叫,雪白纤弱的娇躯颤抖扭动。

男人狠狠「噗滋、噗滋」猛干,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嫩唇挤入,拔出时再将嫩唇翻出,周围的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状。

「这么会叫,又这么会吸,干!好爽!小贱货!叫大声点……腰真会摇嘛……用力摇……喔……喔……太爽了…………欠人干的……好紧………………」李树文忽然加快的速度,整个人压在王靖雪的身躯上伸出舌头像似的不停的舔着着王靖雪的脸蛋。

看着王靖雪的躲避的样子,李树文双手立马紧紧箍住王靖雪的纤腰,中涨着通红的脸,继续重炮般轰击着她已经泥泞不堪的。

「啊啊……啊哦噢噢……要……疯……了……啊哦呃……呃呃噢……快放……过啊……靖雪吧」王靖雪的呻呤声也变得像是哭泣声。

「啊啊啊……啊……李叔叔我……好舒服……好舒服……呀啊……再用力……干我……干我……」王靖雪诱人心弦的肉体整具被李树文压着在他身体下面,而她巴掌大的小脸上露出惊心动魄的媚态。

李树文挥汗如雨,在抽送间甩出一蓬篷的热汗,呼吸逐渐急速,下身的耸动也逐渐加快,不再刻意控制力度的冲击。

「o……李叔叔,我……我真的不行了……喔……李叔叔……李叔叔饶过我……喔……喔……要穿过去了!穿过去了……啊……喔……喔……要死了……呜……嗯……李叔叔……会死……我会死掉啊……啊……啊……嗯嗯……要……又要去了……喔……快去了……嗯嗯……」又湿又软的持续被李树文插弄,酸得不行,王靖雪都有点吃不消了,气也开始喘不匀了。

当王靖雪要到的时候,李树文把拔出来,竟就不再插进去了,只在王靖雪的口画圆慢慢磨着。

王靖雪顿时感到失去了满足感,急忙开口喊着:「咦……咦?不要……不要……嗯……怎么……」王靖雪意识到即将说出口的话会不堪,于是只发出一些的。

「嗯?小靖雪啊,你说什么东西不要啊?原来你不要我再继续啊?那就算啰……」李树文作势想把抽离王靖雪的,但是差一点到的王靖雪已经受不了了,她顾不了出口的话会有多:「啊……李叔叔……不要拔出来……不要拔出来……快……快……我快受不了了……」

「哈哈哈,小淫娃,真不知道你们公司是怎么教你的,竟然教出一个的女偶像!小淫娃,你要什么东西啊?插进去?要插进去哪里啊?你要说清楚嘛!不然我可不知道。

此时的王靖雪已经顾不得羞耻了,她大声喊道:「o……李叔叔,我要你的……你的……插进……插进靖雪的小啊……啊啊………」李树文听到王靖雪的求饶后再一次将狠狠刺了进去,弄得王靖雪又开始淫叫起来:「啊……啊……啊……嗯……啊……啊……喔……好……好满……嗯………」

几分钟后李树文抱着王靖雪娇软的身体冲刺一阵,已经涨大到了极限,扑哧一声他连忙褪出了王靖雪温柔的美穴,扳过她的身体,沙哑着声音说道:「张开嘴。

「唔!唔!」李树文的每在王靖雪的湿软的口中跳动一下就会喷出一股,粗长的直插喉咙,喷出的直接灌进王靖雪的食道之中。

「哼!」瘫坐在地上的王靖雪闷哼一声,两股乳白的从她小巧的琼鼻像鼻涕一样散发着腥味慢慢的流了下来。

」王靖雪身体不安的扭动,可是小脑袋被李树文忘情的按着,还在不停的跳跃,上的马眼还在喷吐着生命的精华。

嘴角不停的吐着,两只鼻孔也在涌出两行乳白,像是整个脑袋都被灌满了感觉,上面的小嘴和下面的小嘴同时吐着液体。

稍微休息后,王靖雪先把嘴里的吞进去,然后伸出葱葱白玉般的手指沾了沾脸颊和鼻子流出的滑滑的抹向她自己娇柔的嘴唇,伸出粉红的小香舌舔的干干净净,不停的伸手把一滩滩的笼向自己的嘴唇,轻吐粉红的小舌头之时,也随之消失在靖雪的嘴边,只留下薄薄的一层覆盖在靖雪的下巴脸颊处。

看这画面的李树文,顿时又觉得刚松软的又一次坚挺起来,于是他再次往前一扑又一次压到了王靖雪的身上。

王靖雪一紧张,夹得更紧,如同小嘴般吸允着李树文的巨龙,李树文忍不住起来,插得王靖雪叫出声来,被个李树文奸的浪态连连。

李树文听见王靖露来了,便像抱小孩子样抱着王靖雪,而王靖雪全身悬空,八爪鱼一样搂着李树文,两人就这样全身赤裸的走进了客厅。

走动的时候,李树文粗大的就一直没入在王靖雪粉嫩的里,随着走动,李树文两个黑黑的前后摇晃着,而就随着步伐一进一出的抽动于王靖雪泛着液体光泽的两臀间。

可以清晰地看到王靖雪粉嫩的被大大撑开着,里面塞入的巨大圆柱体把挤得往上凸起,淫液从中渗出,流到棕黑色的上,闪着油亮的光泽。

李树文站在客厅中央,已经开始了,他双臂架着王靖雪的腿根,手用力抓着王靖雪白嫩的臀部,架开马步,一下下用力上下颠动着身体,而就随着猛力地操着王靖雪的深处。

因为李树文更激烈的动作,王靖雪的秀发被甩了起来,雪白的乳房也猛烈地上下晃动着;而下面,李树文的大一次次猛地塞入王靖雪的,里面乳白的泡沫和淫液被一下下挤出来,发出液体磨蹭的「噗哧噗哧」的声音;而随着两人密合的部份不停碰撞,挤压空气的时候一下下发出很大的「啪啪」声,显得更加了。

入了神的靖露,将右手接直去轻碰的中央,食指和中指隔着她薄薄的白色不停地交替搓揉微湿的,且不时的抚摸大腿内的两侧,不停牵引起自己身体上的兴奋。

头紧紧的后靠且紧贴在墙,右手的指头开始随着心中的需要加上快拂扫湿透了的,小腿更因此摆得更开,蹬得更直的。

「嗯!嗯~~~」王靖露里的不受控制的渗出她那条柔而薄的小,大腿分得开开的,好让她的右手的大摆动,左手立刻抵在下腹上,接受那像触电的感觉,口里更发了数声低且微的哼声。

王靖露双腿一下夹紧,一下又开字,而手上的动作一刻也没停下,下身的敏感部位传来一阵阵刺激的感觉,直冲脑门。

抓着卫生棉的手感觉到了里有东西流了出来,湿湿的,有点黏性,她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流出来了。

慢慢的,右手食指探进了,感受着阴壁的肉感和光滑,左手则开始摸着自己的,无师自通的抓,放,捏,弹,两边在王靖露自己的左手的蹂躏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王靖露在小学11岁的时候练跳舞时不慎将膜弄破了,当时痛得她哭了半天,但是现在,王靖露却因为这样可以随意拨弄。

「嗯……啊……嗯……」王靖露压低着声音,用双腿紧紧夹着在下身活动的右手,全身僵硬挺直的感受那一阵阵冲上来的快感。

王靖雪抓着自已的乳房用力捏着,嘴里叫声惊人,随着李树文的抽动而上下挺着,乱七八糟地淫叫:「啊……你真是个叔叔,干得我好爽,我要死啦……好舒服哦……啊……再重点啊……」

「啊……叔叔插死我吧……」王靖露突然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绷紧了身体,然后突然全身一软,晕了过去。

李树文把王靖露放在沙发上,一把拉过了王靖雪要吻她,不料她推开了李树文说:「不要,你刚才舔过姐姐那里的,脏死了。

李树文三两下漱好口,从背后搂住王靖雪,双手伸进她的前面抚摸她的乳房,发现她的已经脱掉了,里面是真空的,奇道:「王靖雪,刚才你还戴着,这一会工夫怎么不在了?」

心里一荡,刚刚射了精的立刻硬了起来,那里还受得了,扶好对准小缝,将一送,就塞了进去,王靖雪里果然不出所料早就充满了爱液。

王靖雪没想到李树文会从后面搞袭击,啊了一声想躲开,但李树文的双手紧紧地按着她的臀部,再用力一送,就进去了一半了。

王靖雪见事已成实,也就不说话了,自动将腿趴大了点,方便我的,一会儿就发出的声音,突然说道:「叔叔,你从后面来,好像更进去了。

李树文知道她这样的姿势的确会累,於是将她整个抱起,转了个身子使两人面对面,其间两人的性器完全没有脱开,王靖雪正惊疑中,李树文捧着她的臀部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王靖雪自然而然的把手搂在李树文的脖子上,双脚盘在李树文的腰间,身体完全地悬空着。

王靖雪那里受得了这种干法,只一会儿就浪叫得厉害,而这样的姿势李树文也感到王靖雪的更紧了,也可以贴得更近,插得更加地进去。

这个姿势保持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王靖雪的脑袋垂在李树文的怀里一动也不动,里的阴精喷在上使李树文知道她的又来了。

很快找到了手机,手机还在响,王靖雪飘了李树文一眼,按下了通话键,电话那头,果然是男友李谦的声音:「喂,喂,靖雪,是你吗?怎么好久不接电话呀?」

王靖雪慌忙解释,每天,李谦都会准时给王靖雪打来电话,诉说思念之情,但今天很特别,王靖雪第一次希望他的电话能早点挂断,因为她无法专心与李谦说话,抽动的东西似乎越来越粗,力量越来越重,她狠狠瞪了一眼李树文,伸出另外一只手想拨开揉弄乳房的大手,但无法如愿,李树文的手强劲有力,也强劲有力,从带出的浑浊物越来越多。

王靖雪很难受,为了应付李树文的,她已无法流利地跟李谦说话,甚至只有李谦在说,可李树文一点都不顾及王靖雪的难处,他居然把王靖雪的双腿曲起了,让整个阴部裸露出来,粗大的很清晰地呈现在王靖雪的眼前。

王靖雪羞愧难当,这是她第一次那么近的距离看着李树文奸淫自己,她发现自己的有些红肿,湿了一,但李树文仍然没有停歇,他故意放慢了抽送的速度,而是缓慢地抽出再插入,让王靖雪清晰看着盘根错节的肉茎刮弄着鲜,分泌出来的垢物经过碾磨后散发出强烈腥味,王靖雪张开了小嘴,忍受着触电般地打击,她身体不停地耸动,配合着李树文的每一次抽击而,就是让电话里李谦听见也毫无办法。

左王靖雪胡乱地反问几句复又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欲海中,她的越来越大,在李树文一次急促的后,王靖雪第一反击了,她不甘心被李树文的恣意妄为,迎接大后王靖雪发现吐出大也可以有快感,于是她耸动得更厉害,与李树文的插入交接,发出了啪啪的乱响。

「哎呀,到底什么事情嘛?我还要练习呢!」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王靖雪只想快快结束电话,好痛痛快快地叫!

王靖雪微微恢复了理智,她为自己的而感到羞耻,努力地向李树文摇头示意,示意李树文马上停止,可惜,李树文狞笑着握住王靖雪的两只乳房,非但没有停止的,反而更加用力,啪啪声更加密集。

李谦挂掉了电话,王靖雪几乎是扔掉了手中电话的瞬间,双臂闪电般紧搂住李树文的脖子,双腿盘上了李树文的粗腰,无忌惮地挺起她的翘臀,肥美多汁的紧随李树文的剧烈吞吐,四肢的纠缠,乳房的碾磨都是如此激烈,似乎把所有的羞耻都抛到脑后,剩下就只有再,原始的弥漫了天地间,等待就是那一刻石破天惊,终于,一切所期盼的滚滚而来,王靖雪的娇啼承欢尖细绵长,李树文的嘶吼短暂用力,抽搐的把所有精华挤出,全部喷泄到了王靖雪的里。

王靖雪被干得天旋地转,死死咬住嘴里的东西,忽地看手机屏保是自己和李谦的合照,两人靠的紧紧的,露出甜蜜的微笑,羞愧中却又夹杂着极大的刺激,那种不伦的感觉几乎将她的心脏跳出来,美穴里的巨龙此时更是下下着肉,瞬间二人都登上了高峰,死死抵住,滚烫的岩浆直射入子宫里,直接爽晕了过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