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下面又湿又紧 宝贝翘起来浪一点

这时候一旁从没说话的小胡子用阴沉的嗓音说了一句:「大哥,依我看这蒙面女子金针功夫如此了得,定是那『佛手』的女儿——袁紫依!」

刀疤脸也一脸兴奋的喊道:「这可真是撞大运了,这小娘皮我要定了,我一会要把她操的像母狗一样汪汪叫。

小白脸却说道:「大哥,老祖可是吩咐我们兄弟,发现袁紫依、苏诗倩必须要禀告他老人家,不然要抽筋扒皮的啊。

「二弟果然好手段,说实话像袁紫依这样的极品,咱们兄弟这辈子不知道能不能摸上一把,这么好的机会不要,送给什么狗屁老祖,太对不起裤裆里的家伙了。

袁紫依听他们的淫词秽语早就羞愤难当,但是无奈自身被困,而且身后还有中了昏迷不醒的楚婉儿,不然早就上前拼死一搏了。

小胡子杀了刀疤脸一脸镇定的说:「袁姑娘,在下名叫刘镇山,仰慕姑娘已久,不知可否让在下一亲芳泽?」

刘镇山看着眼前的猎物,说道:「袁姑娘,恕在下多言,你的金针怕是没有几根了吧,如果刚才你抛下那位昏迷的姑娘,一个人走,没人能拦得住你,但是现在你心力都已虚脱,只能打打金针保护自己,而且你的金针不粹毒真是可惜,不然我们这几个人这会怕是已经跟阎王报道多时了。

袁紫依已经疲于躲闪,这一招险些没有躲开,岂料这是虚招,刚躲过钢刀,就被刘镇山左手出其不意的点在右臂肩井穴上,顿时右边身子一麻,再也使不出力气。

刘镇山得势不让,马上又点了袁紫依左肩的穴道,让她再无还手之力,然后二话不说出手直接将袁紫依的面纱扯掉。

「咦——!真是绝色啊,这模样真是世间少有,美人儿看你样子是在生我气吗?何必呢,我们夫妻两个马上就要洞房了,等会你爱我还来不及呢,来,来,先让我亲亲你那让人销魂的小嘴。

——就在这时!一柄钢刀从刘镇山的后心贯穿而出,刘镇山在自己最得意的时候不明不白的就这样去见了阎王。

杀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萧遥!萧遥知道自己敌不过这三个歹人,只好爬在墙头等待时机,所以他们几个是如何中了金针,如何内讧的,这些都是看在眼里的,直到刘镇山看到袁紫依的真面目时被其美貌所惊讶,完全得意忘形时萧遥才觉得这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了,果断出手,结果了这淫贼的狗命。

萧遥看到袁紫依的真面目也不免心动,眼神有些呆滞,强行定了定神说道:「袁姑娘,在下来迟了,不知道袁姑娘有没有受伤。

袁紫依说道:「我跟楚子墨已经定过亲,三天后就要大婚,如今他已经身死,我已无生念,只求去黄泉路上陪他。

萧遥感到自责,听她关心楚子墨生死一时醋意大发,居然不动脑子跟她说了这些,现在她一心求死,好生苦恼。

无奈,只好说出一句:「好,好,你要死了,就没人管这位楚姑娘了,我救你是白救了,楚姑娘我也不管了。

萧遥看她梨花带雨,甚是心疼,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过去把袁紫依搂在怀里,说道:「别哭,别生气,我那是气话。

袁紫依双手穴道没解,只能任由萧遥把自己拥入怀中,没法抗拒,不过有了男人臂膀的依靠,袁紫依也第一次感觉到男女之情的温暖。

袁紫依穴道被制,加上一时被情所迷,只能任由萧遥亲吻,但是稍稍恢复些理智,就别过头去,羞愤的不敢看萧遥。

萧遥知道一时间不可能就能让袁紫依放下心防,随即说道:「袁姑娘,我对你是真心的,我相信你心里明白我的心意。

说着出手解开袁紫依的穴道,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剑,说道:「紫依,你如果还执意要轻生,我也陪你去,你死了,我活着也只是终日受这相思之苦,至于楚姑娘,我死后只能让她自求多福了。

萧遥一听这口气应该是默认,不免心中大喜:「袁姑娘,你不死就好,大家都不死,都活着岂非皆大欢喜?」

」萧遥略加思索后接着说:「我们对这里的情况都不是很了解,不如救醒楚姑娘,让她跟我们说说这山庄的地形,我们才好做对策。

萧遥说道:「这不怪你,因为这不是毒,这是红毛老祖自己研制的便于自己猎艳的一种,我也是看过一位前辈的手书才知道这种东西。

虽然萧遥的手载的药物配方不多,但是对其他淫药也有不少记载,其中就有对红毛老祖自制的描述,手载这种比较奇特,中的人顿时会陷入昏迷,但是如果自己身体受到男女之情的刺激就会苏醒,苏醒之后短时间内全身无力,一个时辰左右,药效自解。

红毛老祖研制这种药既能完好无损的把猎物补货,而且在受到刺激时猎物就会苏醒,不至于像玩弄死鱼一样玩弄猎物,能研制出这种药物,不得不说红毛老祖也是一个奇才。

萧遥说道:「紫依姑娘,我可以解楚姑娘的,但是势必要有所轻薄,但是如果你不答应,我宁可不替楚姑娘解毒。

袁紫依思量再三,终于说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如今大敌当前,无需顾忌,萧公子还是替婉儿解毒吧。

萧遥伸手伸进楚婉儿衣襟,一把抓住少女的酥胸,不停的揉捏,这手感真是美妙,萧遥感觉到楚婉儿的乳尖慢慢坚挺,仍不住用两个手指捏住楚婉儿的乳头轻轻揉搓,正当陶醉在这令人心醉的手感时,猛然想起一件事,不由的转头去看袁紫依。

萧遥看她转过身去,再无顾忌,放开酥胸,上下起手撩起楚婉儿裙摆和里面的衬裙,顿时少女那诱人的三角地带就呈现在自己眼前。

萧遥想到这里心中无比兴奋,伸手去拨弄这两片花瓣,少女的身体一被刺激就马上湿润起来,萧遥用手指把少女的蜜汁涂抹在楚婉儿的整个阴部,然后用三个手指夹住少女的两片轻轻的揉搓起来。

萧遥本来只在楚婉儿的玉门附近揉搓,现在更是直接由阴阜一直搓到会阴,而且越搓越用力,越搓速度越快,搓的少女的一阵阵的抽搐,似乎快被搓坏了似的。

萧遥一看时机成熟了,左手食指摸索到楚婉儿的膜附近,右手两根手指轻轻的捏住楚婉儿的花蕊,两个手同时发力,左手食指直接刺破少女的守宫膜,右手两根手指用力一捏,楚婉儿在这一痛一麻的刺激下,本能的啊!啊!叫出声来,剧烈颤抖,蜜汁犹如泉涌,咕咕的向外流出,连带着血也一同从玉门喷涌而出。

萧遥看袁紫依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她身后,不由的心中使坏,用一只沾满了少女蜜汁的左手一把拍在袁紫依的粉臀上,顺势用力捏了一把。

萧遥先是笑了一下,然后慢慢说道:「紫依,你不要误会我,我不是要轻薄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心中的在乎的只有你,楚婉儿只是帮她解毒而已,你才是我的女人。

说完萧遥解下自己腰间的佩玉,说道:「你的香帕我已经随身携带了,你收下这个,算是你我的定情信物,我一定会要娶你,你逃都逃不掉了。

袁紫依心中很矛盾,楚子墨其实只是家中长辈定亲,二人并没有什么感情,遇到萧遥自己才明白什么时男女之爱,可是世俗的理念不允许她放弃婚约,去接受萧遥,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对,如何是错。

那边楚婉儿毒性被解,苏醒过来发出声响,这边袁紫依和萧遥正在僵持,袁紫依不愿楚婉儿看到自己萧遥牵扯不清,就示意萧遥收手。

楚婉儿苏醒后,满面通红,在萧遥出手刺激她的肉体的时候,她已经模模糊糊有了些意识,如今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如何自处。

袁紫依听她这么说,上前扶住她说道:「妹妹,你刚恢复意识,你中的药力还没完全退掉,过些时辰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萧遥听了楚婉儿的话,想了一下说道:「大门防守肯定防守最严密,高手众多,我还是从东面走,找苏姑娘回合,然后找下山的路,尽快到城中求援。

袁紫依说道:「你自己一个人太危险,不如我们都躲进密室,等我气力恢复,楚妹妹也行动自如了,一起行动最为妥当。

萧遥沉思了一下说道:「这样不妥,你们躲进密室再也不出来,等到援军到来打退这帮杀手你们再出来,我师父他们都还在跟杀手恶战,我必须赶紧出去求援,慢了可能我师父他们都有危险。

萧遥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况且这后园都是红毛老祖的党羽,她们见到女眷定然不会放过,你们如果跟我一起行动,万一遇到危险,我是死也不想看到的。

萧遥迷迷糊糊摸过几个院子,看到一个园门外站着四个杀手,顿时想到这园中估计是有什么大来头的家伙,不然怎么会有四个杀手在园门外护卫。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