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日本全彩邪恶全彩之邪恶爱大全

左天可是看不惯老爷子那淫荡的笑容的。 “七株,这么多?”左老爷子大喜,每次上山运气好的话,能找个三四株,不好的话,也就一两株,最好的一次也不过找了六株,没想到这次却是找到了七株。 左老爷子仿若已经看到了大把的钞票向着他飞过来了,嘴角口水都滴了下来。 “老家伙!”左天暗自鄙视。 “嘿嘿,大黄今天立大功了,小天也不错,回去爷爷我亲自下厨,保管你们吃的舌头都咽下去。”左老爷子嘿嘿一笑,丝毫没有耻辱的感觉。 左天:“……” ………………… 有了三阳草,左老爷子开始在他的小作坊里加工他的春药了,不过左天却是也没有闲着,他好好地又把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参悟了一番。 “没趣,还是老祖宗的房中术深奥。”左天无奈的关了dvd,很无奈的走了出去。 “爷爷还在捣鼓春药,等他捣鼓完了,我就能进去偷偷的炼丹了。”左天看着楼下那件阴暗的小房间,喃喃自语。 “天哥,在么?” “天老大,快出来!” 外面的叫喊声让左天不禁一愣,“是那三个混蛋,这次不寂寞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趣事。” 左天兴奋的从楼上跑了下来,接着飞速的到了门前,就看见门外站着三个很流里流气的少年。 三个少年此刻正与大黄对峙着,一脸的谨慎小心,而且每人手里拿着一截木棍,做自卫状。 “大黄,回去!”左天斥道。 在左家,大黄绝对是一个尽忠的门神,除了左老爷子和左天,就是再熟悉的人也进步了左家,而来左家的人除了在门外喊叫,根本无法,而眼前的三个少年一看就是很有经验。 大黄看了看左天,又看了看三少年,摇了摇尾巴,舔了舔左天的手,然后很无辜的跑了回去。 “那个,天哥,你总算出来了,黄哥这么威武,我看的小心肝都砰砰跳。”一个染着黄头发,带着俩耳环的少年拍了拍胸脯。 “去你的,阳痿,这话你给大黄说去吧!”左天鄙视道。 这三人正是左天的死党,分别叫做秦寿,杨威,赵缺一。 其中秦寿外号禽兽,家里是在镇上开饭店的,所以一直伙食很好,以至于现在就是一个大胖子,看起来圆咕隆咚的,虽然有一米七五的身高,但依然活像个大冬瓜。不过他的脸面倒是清秀,好似一个老实人,不过你要是真的这么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他就像他的外号,活脱脱的一个禽兽。 而杨威外号阳痿,这个倒不是因为他真的阳痿了,而是他小时候太色了,六岁不到就开始爬镇上澡堂的窗子,偷看女人洗澡;后来九岁就会欺负班里的小女孩了,据左天所知当时班里二十个女孩,有十九个都被他掀起过裙子,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小色魔,以至当时好多人都是诅咒他阳痿得了,而他名字谐音也很像阳痿,所以就这么叫开了。 至于最后的赵缺一倒是不错,大家虽然都叫他缺一,但是他本人却是聪明的很,在班里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不过因为身子薄弱,却是老被人欺负,后来因为与左天几人成为了兄弟,彻底摆脱了被欺负的局面。 不得不说,几人是从小学到高中的死党,而且都住在雾隐镇,也是知根知底,从小时候就一起做坏事,一起挨批评,说是兄弟也不为过,左天前几天之所以向王艳表白就是受这三人的撺掇。 “好了,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左天笑问道。 他可是直到三人的秉性,没有什么好东西绝对不会一起来的,现在一起来了,绝对是大事,估计还是大好事。 “当然!”秦寿毫不犹豫道。 “难道是去澡堂偷看女人洗澡,这个就算了吧,咱们上个星期才被你叔叔教训了一顿。”左天狐疑道。 秦寿面上不禁一红,“不是,当然不是,澡堂里面的女人长得那样,有什么好看的,我们这次是来找你看美女的。” “看美女?咱们镇上哪有什么美女?”左天不信道,顿时已经失去了七分兴趣。 “那个…天哥,这次真是去看美女,正是一个美女,我都看过了。”赵缺一吞吐道。 “真的?” 左天顿时不解了,对于他这几个兄弟,他可是了解的清楚,杨威和秦寿都可能说谎,唯独赵缺一不会,赵缺一单纯的很,什么都写在脸上,不会骗他,也不可能骗得了他。 “那个阳痿…你想什么呢?”左天看着两眼冒着小星星的杨威喝道,“是不是发情了,要不要我给你弄颗金枪不倒?” “什么…”杨威清醒了过来,“不用,不用,天哥,我是在想那个美女,真是美女,我们三个刚见过,这就是喊你去看看的。” “难道真是美女?”左天来了兴趣,“那还不赶紧带我去,走啊!” 四人眨眼消失不见。 ……………… 一处木门前,四人八个小眼睛正从门缝里向里看去。 “美女就在这里么,你们三个确认没看错?”左天疑惑道,“张老头就一个人,难道是他哪个亲戚?” 秦寿一听,急忙道:“天哥,绝对没看错,我亲眼看见那美女进了这里,后面还跟着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呢,看见那边的轿车么,就是那美女开来的。” 左天随着秦寿的指示看去,果然在远处停着一辆很豪华的轿车,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但是看那气派就知道这轿车很值钱。 “门关着,咱们也看不见啊!”赵缺一小声道,一脸的郁闷。 “水知道,这个张老头平时也不关门的,今天怎么把门关了,这不是挡我们兄弟四个看美女么?”杨威嘀咕道。 “傻啊,我们不会自己进去啊!”左天拍了拍杨威的头道,“我爷爷和张老头关系莫逆,我以前都能来串门,今天怎么就不行了。” 左天说完,三人立时眼睛一亮,以前能来,今天至于搞的这么猥琐么,直接进去不就得了。 “张爷爷,我来看你了!”秦寿已经大吼了起来,接着不带左天说话,已经推门冲了进去。 左天顿时无语,他才这么一说,秦寿已经采取了实际行动。 “快进去!”左天低声道,接着三人也是吼了起来。 “张爷爷,我也来看你了!” “还有我!” ……… 四人飞速的冲到了张爷爷的堂屋,而秦寿已经一脚埋了进去,紧跟在后面的正是左天。 “美女呢,美女在哪里?”左天眼睛不断地乱瞅,目光却是已经锁定了堂屋。 “出去!”一声冷哼传来。 左天一愣,就看见从堂屋之内走出来了一个身高一米八的黑衣男子,男子一手已经推向了最前面的秦寿。 “杀气!”左天一愣,看着男子露出了冷意,这个男子随手的一掌绝对可以把秦寿推出去几米。 “好狠的心!”左天暗怒,这个人难道想杀了秦寿不成。 秦寿哪里见过这场面,顿时被吓住了,只觉得置身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全身都僵住了。 “娘的,可不能伤了秦寿。”左天慌了,这个时候什么也不讲了,直接一步跃出,一掌就拍了过去。 “彭” 两掌相交。 左天急退三步,而那个黑衣男子却是退了两步,不过因为一手抓住了门锁才定住了身形。 “怎么回事?”怒声传来。 左天一愣,就知道这是张爷爷的声音,心思一转,刚刚稳住的身形却是后仰了过去。 后面的赵缺一和杨威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左天后仰的身形给压倒了,转眼间三人已经滚到了地上。 “天哥!” “天哥,你咋了?” 秦寿这个时候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顿时怒了,“你个混蛋,竟然打天哥,老子废了你。” 说着秦寿操起肥胖的拳头就对着黑衣男子胡乱的打了过去,看他一同乱拳,肥胖的身影,简直就是一个大圆球么。 黑衣男子刚站稳身形,一看秦寿这样子,就惯性的出手了,一拳直对着秦寿的面门。 张老爷子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前,一看黑衣人的架势,顿时怒了。 “混账!” 一声冷喝,立即把黑衣男子怔住了,而另外一个黑衣男子立即从一边窜了出来,一手抓住了还要行凶的黑衣男子。 “阿大,把阿二给我拉一边去!”一声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仿若空谷幽兰,又如黄莺娇啼。 躺在地上几乎四仰八叉的左天循着声音,好奇的看了过去,他现在极度的期待,这么美的声音,那这人是否一样美呢。 看到了。 左天看到了走到门前的女子,或者说女孩更恰当。 二八芳华,一身连体白裙,青丝般披肩的秀发,瓜子脸,两个像是会说话的眼睛,如玉般的面孔,樱桃唇瓣不染而赤,浑身散发着兰草幽甜的香气,清秀而不失丝丝妩媚。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