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开二个女儿苞给女儿开花包的手段乖女儿让爹爹给你

小黄毛走后,成哥独自一人坐着两个人的位置,显得有点过意不去,自己可不想享受这不平等的特殊待遇,往周围看看,大家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像自己作为这场游戏的胜利者,霸占并享用两个人的位置是理所当然的,胜王败寇的观念深入人心。 美女列车员这时才刚回过神来,原来眼前这个小男人是扮猪吃老虎啊,看来自己还真把他看扁了,从头到尾他才是真正的操控者,自己只是他取乐的一个玩物罢了,于是气愤的说道:“你一个人不能占两个人的位置,赶紧把那个位置让出来!” 成哥仍旧是一脸的微笑,但这时的微笑却柔情了许多,什么话也没说,独自往自己的座位上靠了靠,然后转过脸向窗外望去。 美女列车员看到成哥不可一世的样子,冷哼一声,给了成哥一个白眼,踩着高跟鞋咔咔的在火车过道里走远了。 成哥的思绪本来悲凉低沉的,可是经过小黄毛这一闹,顿时想开了些许,望着窗外生机勃勃的麦苗,春意盎然的景象,自己身上就好像有了使不完的劲。这种劲不是生死拼搏和你死我活的狠,而是小打小闹和磕磕碰碰的柔。 这时播音员发出她甜美的嗓音“旅客朋友们,平原站马上就要到了,请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成哥提起自己的行李包,这也算是自己三年的家产吧,包里只是几件衣服而已。 成哥下了车,出了站,小城的火车站和其他地方的大多数火车站几乎没有什么两样,两个字:一脏二乱,大凡这些小城市的火车站附近总是停靠着黑车,也就是没有正规营运牌照的出租车,抑或是不济的三轮车。成哥对于这类车几乎连看都不看直接往前走,不是因为怕被骗,而是因为不安全,既然没有营运牌照,谁也不敢保证他们就一定有驾证,虽然成哥对自己的身手有把握,可他可不想在回家的路上节外生枝,让父母担心。 成哥在拒绝了几个黑车车主后,继续往前走着,突然成哥发现前面路边停着一辆汽油三轮拉客的车,在其他的黄牛们都在抢活拉客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靠在车边吸烟,更引起成哥注意的是他只有一条胳膊,那只袖子空落落的。但从他的眼神成哥可以判断的出这个男人一定是个军人,而且还是那种经过血的。成哥直奔那而去,走近几步叫道:“大哥,拉活不?” 中年男人显然有些惊讶,没想到还有人找上门来让自己拉,自己干这行快两年了,这种状况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他自己也知道,谁会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只有一只手的残疾人呢,但凡有点钱的人连这种黑车都不会坐,更甭说来做自己这一条胳膊驾驶的破三轮了!但一想到马上就有活干有钱赚了赶紧激动的回道:“呵呵,干,干,赶紧上车大兄弟!”说话间已经用自己的那条左胳膊把成哥的行李包提进了三轮车厢里。 “大兄弟,快上车,车不好你别见怪,但我的驾驶水平请你放心,保准平安。” “呵呵,没事大哥,到千野县甘水镇的大王庄。”成哥说着上了车。 “大王庄,大兄弟到大王庄得六十,你看?”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唯恐弄丢了这来之不易的生意。 成哥在心里就觉得好笑,人家都是坐车的问价讲价,他们却好,开车的问价讲价,不过从车 站到自己家怎么说也得有四十多公里,六十应该不贵,再说了也不在乎这三十二十块。爽快的说道:“行,大哥,开车吧!” 中年男人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顿时笑逐颜开,“好,出发!”,他娴熟的启动了车子,向目的地大王庄驶去。 中年男人显然很健谈,没走多大一会就和成哥搭上讪:“大兄弟,你这是上学回家有事?” “我不是学生,我是个军人,今年复员了,回老家……” “哎,‘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别想那么多兄弟,退伍了依旧是军人,记住,没有中途退场的军人,只有渐渐老去的兵。”中年男人安慰道。 “呵呵,我知道大哥,没事…….对了大哥,听你这话,你以前也是军人?” “是啊,都是个老兵了,退伍十来年了……” “那大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这胳膊?”成哥说着用眼神看了看那只空空的衣袖。 “呵呵,你说这胳膊啊,没事,十来年了我都习惯了,这还是我当兵的那会留下的印记,那时我在新疆边境当兵,边境上总避免不了冲突,在一次小规模的战争中,我的胳膊被落在我身旁的炮弹炸飞了,捡了一条命,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要不然就得苦了家里孤儿寡母了。”中年男人开着车平静的说道,说话时他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没有怨恨,没有自卑,有的只是作为一名军人的荣誉以及作为一个寻常百姓的感恩。 成哥看着老兵,不,确切的说他已经退伍十多年了,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望着他的微笑,在那一瞬间感觉到活着是那么的美好,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健全,那么的可爱。 “国家没有给你补助和抚恤吗大哥?”成哥问道。 “给了,但那毕竟只够我一个人吃的,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一大家子的花销全指着我呢,我是家里的顶梁柱,虽然断了个胳膊,但我也要撑起这个家,当了七年的兵也没什技能,以前在部队里学过开车,所以就买了辆三轮车拉活,一天再怎么不济也能挣个几个钱,给家里补贴补贴。”中年男人解释道。 “呵呵,大哥,放心,日子会好起来的,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是最大的财富了。” “是啊,我其实挺幸福的,妻贤子孝,虽然日子过得紧八点,但都平平安安的,还有我那闺女过了夏天就高三了,争气的很,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我得好好拉活给她攒上大学的学费!”中年男人自豪的夸道。 看着中年男人满脸骄傲的红光,成哥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试想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能比小日子活得有盼头更让人兴奋的呢? “大哥,你看都聊了半天了,你贵姓?”成哥问道。 “免贵姓张,张大彪,你呢大兄弟?” “我叫王二成,那我就叫你张大哥吧。” “呵呵,好,那我就叫你王老弟吧。”张大彪爽快的答应着。 在闲聊中时间总是过的飞快的,不知不觉间三轮车已经驶近了大王庄的村头,这时张大彪对成哥说道:“王老弟,大王庄到了。”,说完把车停了下来。 成哥望着自己土生土长的村子,把自己的行李包提出来,然后拿出一百块钱给张大彪,“张大哥,这一百块钱别找了,以后有机会还得麻烦你坐你的车。” “这怎么行,咱先前说好了六十就六十,你不能让我言而无信啊王老弟。”张大彪说着从口袋里找零钱。 “张大哥,你别找了,就四十块钱,至于吗!就当是你一路上的陪聊费了,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么多话了。这是我的手机号,以后你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给我打电话。”成哥说着掏出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递给张大彪。 听了成哥的话张大彪也不再计较,小心翼翼的把成哥递给他的纸装进兜里,然后说:“谢了,兄弟,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上车发动了车子,渐渐地消失在暮色里。成哥面向三轮车模糊的背影,对着那个断了胳膊的曾经的老兵敬了一个军人特有的礼节军礼。成哥曾敬过无数的军礼,每次都是肃穆的,然而这次却是沉重的。成哥把手放下,然后提起行李包大步往村里走去。 村里的孩童在村头嬉笑着,成哥都不敢去相认,因为他观察了一番,这几个小孩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村头的那颗老柳树在四月的天里早已吐出了嫩芽,枝繁叶茂,枯木逢春。村头的那条河仍然是孩子们的乐园,看到这群孩子成哥似乎看到了自己当年的样子,穿着开档裤,和一群小伙伴一起,在河边溜达,然后就去折杨树、柳树上的枝条,把外边的皮拧下来制作手工小喇叭,玩得不亦乐乎。 成哥正沉浸了童年的回忆中,突然个稚嫩羞怯的声音传来“哥哥,你找谁?” 成哥低头望去是一个小男孩眨巴着清澈的眼神问自己,并等待着自己的回答。成哥用尽量柔和的声音微笑道:“我回家啊,小弟弟……” “那,那你家也是这里的吗?”小男孩继续问道。 “是啊,哥哥和你们一样出去玩了,就是玩的时间比较长些,现在玩累了就回家了。”成哥蹲下笑着解释着。 “狗娃,狗娃,家来吃饭了!”突然一声母亲的吆喝从村子深处飘来,成哥这才听到阔别三年的乡音,在外边都是标准的普通话“回家吃饭”,只有在这儿才会听到这么亲切的“家来吃饭”,而这儿就是故乡。 “叔叔,俺妈喊俺吃饭了,天快黑了,你也赶紧吃饭去吧,不然一会儿你妈也要叫你了。”小男孩狗娃说完就和小伙伴们屁颠屁颠嬉笑着往村子里跑去。 成哥看着暮色中的那一缕缕炊烟,以及那一股股闯入鼻中的人间烟火的味道,坚定了步伐,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对,回家吃饭。 天快黑了,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大都回家吃饭去了,成哥不大一会就来到了自己家门前,篱笆院,小门扉,一切和三年前没什么两样,什么都没变。透过门缝成哥看到两个老人在院落里的灶台前忙活着,正在炒菜,男人烧火,女人做菜,那景象是如此的和谐,成哥噙着泪花着的是不忍心去打扰。他看到母亲的白发又多了几许,父亲的背又驼了几分,眼里的泪花 更加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 成哥动作轻柔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唯恐打破了这静美的场景,面朝父母哭喊了起来,“爸!妈!”喊完后手里的行李包掉在地上,泪流满面。 两位老人听到那久违的声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女人向男人问道:“老头子,我没听错吧是,小天回来了?” 男人往身后看了儿子一眼,笑着对女人说道:“你没听错老婆子,是小天回来了!” 女人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转过身来看成哥,恐怕自己一转身儿子就又走了。她慢慢的转过身来,看到儿子真的站在自己面前,激动地颤抖着双手要去摸儿子的脸。 成哥大叫一声“妈”,然后飞身跑到母亲跟前,扑进母亲的怀里,无论你是英雄还是好汉,在母亲面前你只是一个儿子,一个永远长不大眷恋母亲怀抱依旧的儿子,这只有真正经历过世事沧桑的人才能深刻的理解。 母亲,满脸老泪,颤巍巍的抚摸着成哥的脸,“小天,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娘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