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太粗太长不能进太疼_高h文在线阅读 (2)

水的数量不够,后来的几个人,没有抢到水。 “草!” 其中一个人骂了一句,一拳砸在少年的肚子上。 “连水都买不好,真是垃圾,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另一个人看着少年,脸上的鄙视丝毫不加掩饰。 “我、我钱不够啊。”少年因为疼痛,佝偻着身体,脸上的肌肉纠结在一起,汗水大滴大滴的从额头上流下来,声音虚弱无力。 “妈的!”那人依旧大骂,把毛巾直接甩在少年脸上,喝道,“给老子洗干净了,这件事要是再干不好,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 少年把毛巾从脸上拿下来,垂着头不敢反驳,准备去篮球架边捡回书本,然后去洗毛巾。 就在他弯腰打算捡起书本的时候,一只脚从一侧飞来,呼的一声就把书踢飞了。 少年怔住了,他茫然抬头,正对上郭扒皮冷漠的脸。 “读书有什么用。”郭扒皮冷声道,“农民就是农民,书读得再好也是农民。你注定会像你老子一样,守着几亩田过日子。这就是命,得认!我让你在这里当球童是看得起你,你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弄不好,我随时都可能把你踢出学校。” “不要啊,郭老师。”少年立刻哭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在郭扒皮脚下,哭喊着,“我要读书。我要是回家,我爹娘会伤心的,郭老师,千万别把我踢出学校啊。” “那就给我勤快点。”郭扒皮冷哼一声,重重在少年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道,“今天晚上把球衣和毛巾都洗一遍,把卫生间擦干净了。明天我来上班要是发现有一处脏的地方,你就别想着读书上学了。” “好好好。”少年连连点头。 “那就快滚吧。” 少年闻言,慌忙拿起场边所有的毛巾,连滚带爬的冲向卫生间。 郭扒皮转而看向那些篮球运动员,道:“你们这样连打带骂的有什么用,告诉你们,就算是整人,也要抓住心理。这个穷小子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他最怕的,是被赶出学校。你们懂了吗?” “懂了。” “还是郭老师牛啊。” “郭老师威武!” 一群人把郭扒皮围在中间,阿谀奉承。 郭扒皮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心,得意洋洋的时候。透过洗手间的大门,孟凡看到那少年正奋力的搓洗着毛巾。 孟凡穿过篮球场,走向洗手间。 而郭扒皮和那些篮球运动员根本就没看到孟凡。就好像,孟凡根本不存在一样。 来到洗手间门口,孟凡发现,少年已是泪流满面。 “我一定要读好书,我一定要让爸妈过上好日子,我一定能做到的,一定能的。没关系,我能抽出时间看书,我一定会考上一所好大学。军校,对,就是军校,军校不用出学费,还能拿补助给爸妈买肉……”少年不断喃喃的说着,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来。 孟凡牙关紧咬,脸上的肌肉坟起,心中怒火升腾。 这时,少年突然回头,看向孟凡,两行泪,化成鲜血的颜色。 血泪,触目惊心。 “为什么,为什么,我犯了什么错,我只想读书,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少年咆哮着,体表浮现出阵阵黑色鬼气,体育馆的光芒暗淡了下来,灯忽明忽暗,仿佛垂死的老叟般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 周围,变得无比阴森恐怖。 “你告诉我,为什么每一个人都欺我,辱我?为什么?” 少年肌肤已经泛出黑气,他向孟凡迈出一步,身体呼的一声,向外迅速膨胀。 第二步,双眼化作两团幽火。 第三步,身体散成一团鬼气。 第四步,当他来到孟凡面前,朴素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个青面獠牙,面目狰狞的恶鬼。 这恶鬼高一丈,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孟凡,厉声喊着:“你告诉我,为什么啊!” 孟凡昂首默默的看着他。 而这个时候,体育场内的光芒,已经完全泯灭了,只剩下恶鬼眼眶中那两团幽火,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幽冷光芒。 “我好恨啊,我本打算考上一所好大学,让爸妈过上好日子。现在,什么都没了啊。” “我好怨啊,为什么我要被欺负,我只想好好读书,为什么这个简单的愿望都无法实现啊。” “郭扒皮,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我要杀人,我要杀人啊。” …… 无数鬼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渗透进孟凡的耳朵,好像一颗颗重磅炸弹,在孟凡的脑海中炸开。 “你很怨,你很恨,你恨这命运不公,于是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修炼出了七年鬼气修为,是吗。”孟凡没有退,他慢慢伸出手,迎向恶鬼。 所谓多少年修为,并不意味着当真修炼了多少年。人也好,鬼也好,妖也罢,皆有快速提升修为的办法。 恶鬼怨念越深,初期鬼气便积累得越快。所以才过三个月,这恶鬼便已有七年的鬼气修为了。也有些恶鬼依靠吞噬其他鬼魂积累鬼气,那是更快捷的提升鬼气修为的办法。孟凡估计,如果继续下去,这恶鬼或许在十年之内,就能成为拥有五十年鬼气修为的大恶鬼。 拥有五十年以上鬼气修为的大恶鬼,对人类而言,是极大的威胁。那样的恶鬼拥有鬼域,可轻易将成百上千普通人拉入鬼域中,令人永远迷失在幻境内,行尸走肉一般,变成他的奴隶。 呼—— 这时,恶鬼高举着铁锤一般的巨拳,向孟凡狠狠的砸了过来。 孟凡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不闪不避。 碰! 鬼拳狠狠砸在孟凡的身上,黑色的鬼气四处激荡,孟凡闷哼一声,后退两步,再次站稳身形。 呼——呼—— 第二拳,第三拳…… 猛鬼的攻击如同狂风骤雨,每一拳都结结实实的砸在孟凡的身上。 孟凡被狠狠砸了出去,身体重重摔在墙壁之上。随后,他扶着墙壁慢慢站起,唇角已经浮现出丝丝血迹。 “怨吗,那就在我身上好好发泄吧。”孟凡面色凄苦,“佛说,我有罪。那是因为,我没有发现世人的罪。我若早些知道,应该会帮你,可我不知道,这就是我的罪。来吧,让我赎罪。” “杀了你啊!” 恶鬼嚎叫一声,周身鬼气顿时一盛,身体好像出膛的子弹一样,向孟凡弹射了过来。在前冲的同时,他的身体迅速内敛,鬼气压缩,更加凝实。 轰! 猛鬼的身体,狠狠与孟凡撞在了一起,孟凡身后的墙壁,顿时出现无数纹裂。 “啊——”猛鬼后退一步,披头散发,状若癫狂,森森嘶吼嚎叫着,“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我为什么会死,你为什么不躲啊?” 下一瞬,恶鬼消失了。 明亮的体育馆,再次出现在孟凡眼前。 郭扒皮和篮球队员们结束了训练,嬉笑闲聊着先后离开。那个朴素瘦弱的少年,却毕恭毕敬的守在门口。 郭扒皮路过他时,鄙夷的哼了一声,道:“记住,把所有地方都打扫干净。” “是,郭老师。”少年惶恐的应着。 郭扒皮等人很快走光了,体育馆陷入了无边的寂静。 少年舒展了一下身体,自语道:“赶快干完,好看书。” 说完,他立刻提着拖把和水桶,进了洗手间。 他干得很认真,很卖力,努力擦洗着每一个角落。 过了二十分钟,他面色突然一变,掩着胸口,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没有人知道,这个瘦弱的少年,有先天性心脏病。 他咬紧牙关,大汗淋漓,努力的伸向上衣的口袋——那里,有一瓶治疗心脏病的速效药。 严格意义上讲,应该说曾经有一瓶治疗心脏病的速效药。 此刻,那个口袋是空的。 少年想起来了,在自己被一拳打得佝偻下身体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上掉了下去。 原来,是那瓶治疗心脏病的药啊。 少年慌了,他奋力的向洗手间外爬去,可刚刚爬到门口,身体就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巨大的痛苦和对死亡的恐惧弥漫在他的心头,他努力挣扎着,嘴角被咬出鲜血,甚至崩断了两颗牙,可依旧没有办法挪动分毫。 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 他死了。 在历经半小时的痛苦和绝望后,他终究是死了。 孟凡看到,一个小小的魂灵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然后,怨气在某一个时刻,瞬间爆发了。 那一刻发生在三天后,他看到他的父母,在领导的陪同下,来到自己死亡的现场。 他看到父母的眼泪和白发,以及校长的惺惺作态和郭扒皮故作无辜的假仁假义。 他的父母离开后,他从郭扒皮和校长的对话中了解到,郭扒皮竟然是校长的外甥。难怪郭扒皮口碑差到极点,却依旧能在八中屹立不倒,难怪他敢说随时能把自己赶出学校。 好痛苦,好恨啊! 随着怨念加深,他的鬼气愈加强盛,终于在今日,他凝练出了七年的鬼气修为。 于是,他利用全部的力量,在郭扒皮的大脑皮层上,制造了一个幻象,让郭扒皮砍死了校长。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