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老人飞入树林之后并没有离去,他等到沈青离去之后又悄悄的折返回来。他走到山门前的起始级弟子面前说道:“你们谁认识金万杰?” “你说的是金长老吧!”一位弟子回答道,其他弟子都好奇的望着面前的老人。 “对,就是金长老!” “我认识,怎么了?” “可不可以帮我带一封信给他?”老人和气的向刚才答话的弟子问道。 “可以!” “谢谢,这五颗灵兽内核就当是谢礼了”老人笑着说道,边说边把准备好的信和灵兽内核交给那位弟子。 “额,不用这么客气” 他虽然嘴上说着客气的话,但还是高兴的接下了老人的谢礼,并且翻开袋子看了看里面灵兽内核的品阶。这一看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全是黄阶高品灵兽内核,其他弟子马上露出羡慕的表情,要知道黄阶高品灵兽内核对于起始境修士来说可是宝贝,就算是引海境的修士要杀一头黄阶高品灵兽说不定得搭上自己的命。 “好了,信一定要带到,最好是这里结束就把信带给他,我先走了”说完老人就转身向林子飞去。 “老人家放心,我一定带到”那弟子向飞出的老人喊道。 夜里,古城派山门前的广场上非常安静,不过在广场的中心站着一个人,没错,是小青爷爷。老人面向山门,双手背在身后,站的笔直,在月光下老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此刻他的心里想些什么没人知道。 不多时,一条黑影从山门上面一跃而下,来人肯定是白天老人带信的金万杰。 “沈飘风,我以为你死了呢!” 那条黑影冲老人飞来,向老人打出一掌。老人立马伸出手与其对掌。很明显金万杰想试一试老人的修为。这两位年过半百的师兄弟几十年未见,一见面就出手试探,这种方式或许才能寄托他们这种年龄所要表达的情感。 嘭!!!随着阴沉的一声响,老人向后退了五六步才勉强站稳。 “沈飘风你这些年长进挺大啊!”金万杰冷声说道。 沈飘风就是老人的名字。古城派作为海城方圆最大的名门正派,每年都会收留一些孤儿进入门派修炼,也算是造福一方。老人是一个无名无姓的孤儿,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进入了古城派。中洲有一项传统,所有无名无姓的孤儿都以中洲元祖的姓氏为自己姓氏,所以师徒为他取名沈飘风。沈飘风进入古城派的时候金万杰已经是古城派弟子了,那时候沈飘风还小,所以师傅将沈飘风交给金万杰照顾。多年下来,两人情同手足,他们的感情已经超过了师兄之情! “师兄何必取笑,五十年了还未突破武境,真是丢师门的脸啊!还是师兄厉害,已经是长老了”老人说着向金万杰施了一礼。 “沈飘风,你这些年都去哪儿了,我安排在外的弟子寻你,但是没有一点消息。”金万杰打量着自己的师弟问道,并没有回礼。 “谢谢师兄挂念。”沈飘风声音里有些愧疚。 “你不回来也应该设法传回一点消息!”金万杰埋怨的说。 “我这些年隐退闲居了,刚才若不是师兄叫我的名字我都几乎忘了自己叫沈飘风!”沈飘风说的没错,他这些年实心归隐,都差不多忘了自己的名字。 “当年的事我们听说了,你为什么不回古城呢?难道你不相信师门?”金万杰似乎有些生气。 “师兄不要误会,我绝无半点不信师门的想法!当年我得到天书第一时间就想回到古城,我知道我无力保护天书,即使我已退出师门,但是我依然想把它交给师门。可是后来消息走漏,在回古城的路上不断有人伏击我,他们肯定是想到了我要回古城才伏击我的,最后我没有办法只能冒险进入雷眼山。后来我九死一生脱离险境,但是又出了一些状况,我不得不隐退。我一直想回古城将天书交给师门,但是实在脱不开身。”沈飘风解释道。 “那你现在是?”金万杰说道。 “我想把天书交给师门,但是我有一个请求。”沈飘风说道,他对于自己提要求没有一点愧疚,因为一部天阶宝书的价值不可估量!就连古城派也只有一部天阶宝书。 “你放心,一部天阶宝书的贡献绝对能让你跻身长老门。”金万杰高兴的说,他的高兴有两种原因,一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回归而高兴,一为师门喜得天书而高兴。 “不!”沈飘风坚定的说。 “不?”金万杰表示疑惑,难道进入长老们还达不到他的要求? “师兄,我的要求不是为自己重回古城!”沈飘风说道。 “不回古城?要知道一旦让人知道了你的踪迹,你一个人是应付不过来!”金万杰说道,他的话语里满是担心的感情 “师兄,我收养了一个孤儿,叫沈青,就是因为有了他我才归隐,我把他当做亲孙儿,这次也是因为他我才重出江湖。一个月之前青儿开始修炼,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凝聚不了丹田,我查看了他的体质,体质没问题。在我看来青儿的体质绝对是修炼的好体质,可问题是他引天地灵气入体,灵气却凭空消失,这一个月以来他每天都重复引灵入体,可体内没有一点灵力波动。”沈飘风说道。 “这种情况从未听说。”金万杰给出自己的见解。 “我在想是不是什么特殊体质,所以这次带他来到古城,看看能有什么办法。” “嗯,特殊体质有这种可能。他人呢?”金万杰说道。 “他今天参加了入门测试,现在就在里面。”老人回答到。 “嗯,明天你带他去见见师傅,师傅会有办法的!”金万杰看着沈飘风说道。 “师兄,我就不见师傅他老人家了!”沈飘风低头说道。 “师弟,你还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 金万杰拍了拍沈飘风的肩膀说道。当他拍沈飘风肩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一些变化,这是因为他能感受到师弟的身子已经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硬朗了! 当年沈飘风在古城的时候,传言他与师傅的女儿暗生情愫,但师傅觉得他资质平庸配不上女儿。虽然古城派有不能按时突破就退出门派的规定,但是像沈飘风这种孤儿,从小在古城派长大,只要师傅求情就能继续留下来,当时沈飘风没有按时突破师傅却没有任何表示,所以他只能离开古城。 “师兄,我把天阶宝书交给你,你替我交给长老院,我的要求是长老院必须想尽办法务必解决青儿不能修炼的问题!还有,如果青儿能修炼了,将来到了合适的时候天阶宝书必须让他修炼。”沈飘风没有回答金万杰的问题继续说道,说着掏出一个用部包裹的东西。 “师弟!”金万杰郑重叫了一声,他没有接沈飘风递过来的东西,他想改变沈飘风的决定。 “师兄,我意已决,你不必劝了!”沈飘风坚定的说道。 “那你去哪?如果让人知道了,肯定会有麻烦!”金万杰担心的说道。 “我会小心的,师兄放心。”沈飘风见金万杰不肯拿自己递出的天书只好先放下。 “你怎么还是那么倔,都这把年纪了,有些事也应该放下了。”金万杰劝道。 “我已放下,所以不愿重温旧事”沈飘风眺过金万杰看向山门。 金万杰沉默了,看着面前比自己年龄小但头发已经花白的师弟,当年的一幕幕从脑海闪过,内心不由的一阵绞痛。 “师兄,青儿虽是我收养,但他是我的命根儿,请师兄招抚一二,师弟感激不尽!”沈飘风回过神说道,并拉起金万杰的想手将天书放到他手里。 当沈飘风拿起金万杰的手时,金万杰再也忍不住了,他的眼睛开始泛红。他看着眼前的师弟,岁月已经将他摧残制老,感受着沈飘风苍老的手骨,他心痛不已!金万杰立马伸出另一只手,双手抓住沈飘风的手。此时,老位年过半百的老人才开始真情流露。就这样老位老人牵着手,没有任何话语。金万杰一脸伤感,一脸愧疚的看着沈飘风,他好像是在告诉沈飘风:“兄弟,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而沈飘风则面露微笑,好像是在告诉金万杰:“师兄,我很好,你别担心!” 过了一会,沈飘风将另一只手里的天书塞到了金万杰手里,说道:“请师兄代我照顾青儿!” “师弟放心,我一定尽心。”金万杰说道。此刻他没有拒绝师弟放在自己手里的天书,他知道自己怎么劝都无济于事,自己师弟的脾气自己了解。 “谢谢!” 又是一阵沉默······ “好了,我走了!”沈飘风说道。说完施礼之后转身就向远处飞去。 “保重啊,飘风···师弟!”等金万杰反应过来沈飘风已经飞走了,立马不舍的喊道。 沈飘风走后金万杰站在原地,望着师弟飞去的方向呆了良久才离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