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

邢傲飞想要跟上前面快要离开的公交车:“哎......等等啊......等等,师傅......”邢傲飞大声喊叫。 但司机师傅显然没有等下去的耐心,关上车门丝毫不理会他的呼喊。 车上一扇窗户被推开,伸出了一个脑袋,冲邢傲飞大喊:“悟空......不要惊慌......你有筋斗云......”话毕,他得意地大笑,关上了窗户。 邢傲飞无语的放缓了紧追的步伐,冲公交车伸出了中指,似是有所感应,公交车的两盏尾灯亮起了红色。 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邢傲飞开心地一蹦一跳地朝公交车跑去,心中充满了对人世间真善美的感激,同时充斥着对自己刚才不雅行为的自责。 当他快要到公交车前门的时候,擦擦头上的汗水,就要对人民的好朋友--司机师傅道谢,哪知那师傅冲他一笑,关上前门,一脚油门下去,留下在原地吃尾气的邢傲飞。 邢傲飞欲哭无泪揉了揉被尾气呛得难受的鼻子,发出了一句国骂:“尼玛......” 公交车的窗户再次打开,之前嘲笑他的人伸出脑袋,大笑:“悟空......快救为师啊。” 邢傲飞仿佛能听到,车上为数不多人的哄笑声。他伸出两只手的中指,并尝试用精神力让自己双脚的中趾均高于其他趾头。 哎,谁让他倒霉呢,本来那名老大夫是跟他换了班的,哪知快到凌晨十二点的时候,竟黑着脸来到科室,说不需要他替班了。一看那表情就知道是跟自己的媳妇吵架,被撵出了家门,准备来到科室借宿。 “可是现在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啊。”邢傲飞看着面无表情的老大夫说。 那老大夫冷笑了一声:“怎么,觉得多值会儿班就亏了是吧,年轻人?好啊,我依然还你一个整班不就行了么?”他的语调阴阳怪气。 平常就是这个老大夫总不还班,现在还说出这种风凉话,邢傲飞怒火上涌,泥人还有三分脾性,老虎不发威你当我hello kitty啊! 邢傲飞当场就想要讽刺几句,但想起自己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便起身收拾起物品,准备赶上最后一班车回家。 老大夫脱掉大衣双手抱着后脑勺,舒服的躺在邢傲飞刚刚暖热的床上,斜眼看了看他:“年轻人,天天计较那么多可没什么好处。” 邢傲飞的动作一顿,努力压下怒火,没说什么。他拿起自己的包走出了值班室,随手关上办公室的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邢傲飞这么劝解着自己。 毕竟那个老头是被媳妇赶出来的。想到这里,他心里安慰了不少。 走出医院的大门想要赶上最后的末班车,于是就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邢傲飞呼出阵阵哈气,尝试着温暖自己的双手,虽然这个冬天没有下雪,但是寒流还是按时地笼罩在郑城的上空。 连续五天的零下三度令想要出门的人都穿上了厚厚的棉大衣,围上了围巾,戴上了雷锋帽。没办法,虽然不时尚,但无疑是最保暖的选择。 实在是没有办法,时不待我,连车都不带我......邢傲飞如是想着,那就跑步回家吧,小跑着应该能在一个小时内赶到借住的房子。 他是一个二本中医本科院校毕业的大学生,在华夏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主。一般,本科毕业生都有这点臭毛病,认为自己是个经过九年义务教育,三年高中奔袭,跑过独木桥,上了大学的知识分子。 也就是这知识分子臭老九的脾性,造成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状况。 邢傲飞头脑不算聪明,性格却倔强,上了十二年的学,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才知道原来初高中老师说的都是骗人滴。什么上了大学就有工作了,什么大学毕业就会分房了,什么大学毕业就有老婆了,呃...... 说实在的,邢傲飞只记得所有的老师都是只提到大学毕业就会有老婆,却从来没说大学毕业就会有老公。看来作为老师,一方面不鼓励同性往来,另一方面男女不均衡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通过老师的谆谆教诲深入大众屌丝的骨髓了。 真正毕业了,一个个女孩子花枝招展地嫁了人,就剩下一群屌丝男玩游戏抠脚趾吃泡面。性别发展不均,老师早就知道了,可是邢傲飞他们搞懂的太晚,也没机会去明白了。 就这样,交代清楚的老师,没有丝毫罪恶感地送邢傲飞这群人进入了大学,二本中医药大学。而没有搞清楚状况的邢傲飞等屌丝,在大学彻底的进行了吃喝玩乐的五年,进入了打游戏、逃课、睡懒觉、逃课、喝酒、晕了不得不逃课的循环。 于是毕业后,手拿毕业证和学位证的邢傲飞不得不在秋天凉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父母都不是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父亲经营着一家诊所,勉强维持着一家老小的生活。母亲则是下岗工人,每个月拿着不足两千块钱的收入贴补家用。自己出路如何,是那般渺茫。 刚开始,拿着高学历的邢傲飞还满不在乎,在投递了市里几家大医院后却都是不了了之。 自尊如父亲也是放下了面子,掂着礼物去找了大学时的同学,那同学在医院是个二号人物,却也只能摆摆手,现在医院要的至少都是研究生,本科生扫地,医院都嫌开工资太高。 那天父亲不知道把自己关在屋里抽了多少根烟,只知道第二天邢傲飞进屋送饭的时候,屋里烟雾缭绕看不清人影。 邢傲飞看着父亲脸上的皱纹和多了几根的白发,还有母亲那强作欢笑的面容。他把自己埋进被子,心痛难当地大哭一场,他不是没想过要考研究生,但高昂的学费,还有需要再让父母负担自己几年的情况,令他难以接受。况且不聪明的他还不一定能竞争地过其他人。 大学学的少,出了门,发现留下的路也不多。 几经努力,在下级县市的小中医院,邢傲飞找到了工作,不大不小一个管床大夫。来这里的病人不多,每天迎来送走的是病人的喜怒哀乐,留下的是经验的积累和成长。 然而越是小地方越是混乱,年轻有为的大夫留不住,他们早早的去读研究生或者进入更好的医院了。 留下不想动弹的老大夫,手里有三板斧的功夫,却不知进步,只会混吃等死。而这样的人眼中往往放不下比他们成长快的同行。 邢傲飞进医院工作三年,勤勤恳恳把能补上的大学生涯都补上,医术也是突飞猛进,然而次次被主任当做榜样,在科里的表扬,遭到的却是一些老大夫的冷嘲热讽和不屑一顾。 科里值班,很多次都是让他自己顶,该老大夫值班的时候,却要求和邢傲飞换班,往往邢傲飞刚刚值了24小时的班,第二天就被要求接着值,却在他们该还班的时候装作若无其事。 邢傲飞也是个老实的好脾气,不会拒绝别人,便有苦也是肚里咽,这不,今天就应证了这一点。 一边想着心事,一边跑着。就这样,他跑过一条条人烟稀少的街道,偶尔会有一两辆车会在他飞身旁疾驰而过,如同过客。他们不知道邢傲飞的人生,邢傲飞也不清楚车中人的历程。 整整跑了三十多分钟,离自己借住的房子也越来越近了。 房子是借县城的二伯的,邢傲飞是不愿意借住他家里的,然而过年的时候,二伯酒后失言,满口答应了爷爷,让邢傲飞住在这个没人住的小房子里。 邢傲飞知道二伯一家是出了名的势利眼,对于极其富有的大伯趋炎附势,对大伯家的孩子也阿谀奉承,对自己这贫困的一家则是各种冷嘲热讽,一不对眼,二不对付。 要不是爷爷借着过年的气氛,加上二伯喝醉了酒,奶奶的不断旁敲侧击,醉酒的二伯根本就不会当场夸下海口,答应下这件事。 第二天他后悔了,跟爷爷奶奶说什么昨天喝醉了,这套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之类的话。但耐不住大伯的冷言以对,二伯只能哑巴吃黄连。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