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亲吻喘不上气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沐凉夕,你都要离婚了,还管那个男人的死活做什么?当断就要断! 沐凉夕知道自己左右下去还是会对顾安瑾心软,最后狠狠地灭掉手机的屏幕,既然决定要放手,就不能再把心放在他的身上。 沐凉夕刚要放下手机,屏幕就咣当地亮了起来,点开微信是她朋友发给她的照片,下面还有一条消息:小夕快来,目测女的是杨雨。 沐凉夕放大那张照片看,确实是杨雨,可是,杨雨不是双脚没有知觉了吗?怎么会? 沐凉夕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当年杨雨欺骗了顾安瑾,还陷害了她。 当年因为杨雨失去行动能力,顾安瑾把她恨进了骨子里,不留一点情面。 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自己的想的那个样子,沐凉夕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很快地打车赶去朋友说的地点。 杨雨怎么都意料不到沐凉夕的朋友是那间酒店的管理人员,而且又很好地碰见了那一幕。 沐凉夕到的时候,杨雨正好跟照片中的男人走出来,两人在楼梯间里亲密地搂着。 沐凉夕的躲的位置正好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个男人的脸,李子渊? 他不是一直都在跟顾氏作对的吗?怎么会…… 李子渊说的好听点是大公司的总裁,说不好听的,就是常年与顾氏作对的刺头。 杨雨不知羞耻地在男人的身上游动,仿佛,这个楼梯间只有他们两个一样。 楼梯间很快地传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唔,子渊,我好喜欢你。” “小妖精。” 沐凉夕虽然也经历过这种场面,但还是会面红耳赤。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那种旖旎的场面才结束,沐凉夕清楚地听到两人的对话。 “小雨,你什么时候才能成为顾太太,把顾氏的股份弄到我的名下?” 杨雨埋怨地开口,“我也想现在就嫁到顾家,可是,那个沐凉夕不愿意离婚,我也没有办法啊,顾安瑾到现在都没有要踢开他老婆的意思,我可是什么办法都想了。” “既然那个女人是个障碍,就找个机会把她弄掉,这样也自然不会妨碍到我们的计划了。”李子渊轻轻地咬住她的耳畔,暧昧的氛围灼热。 “你讨厌。” 杨雨这个女人竟然跟李子渊图谋顾氏股份?想到这一层,沐凉夕用手机拍下了两人的合照,她那边清楚地拍出了杨雨的脸。 看着屏幕上的照片,沐凉夕戏谑地勾唇,杨雨啊杨雨,如果我不知道你的野心的话,兴许我会毫无顾忌地跟安瑾离婚,现在?我会让你们的计划都落空。 杨雨也估计是因为李子渊的唆使,主动地约了沐凉夕在咖啡厅见面。 沐凉夕也正好想要会会杨雨,她到的时候,杨雨跟她的贴身护理师已经在那里了 杨雨生的就是一张楚楚动人的脸,在配上她的桃花妆,那样安静地坐着,活着就像是画里出来的。 沐凉夕终于知道顾安瑾为什么那么爱护杨雨了,她那双摄人的眸子就足矣让男人沦陷。 沐凉夕今天穿了一套简约的休闲服发丝高高地盘成一个丸子头。 这会拿出顾太太的高贵气质,在杨雨的注视下稳妥妥地坐下来。 见着表面那么优雅的杨雨,实际上确实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沐凉夕就嗤笑着,坐的姿态端庄莞尔。 “说吧,杨小姐想跟我谈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