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下面湿到爆的文字

啪——又是一个清脆而震耳欲聋的霹雷。王桂花再也顾不上别的,一个猛扑就压到了谢坤的身上并紧紧的抱住了这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 一个一百多斤的后妈压在自己的身上,让谢坤顿时室息,对于头顶上不远的霹雷他还不怎么在意,可身上这个女人却很要命,因为她那真的太沉了,毕竟是后妈,又不能得罪! 每当一声雷过,王桂花都会更加用力的抱住谢坤。 快挡住我,我好害怕!王桂花把头都埋进了谢坤的怀里了。 看看天空中还不住的打着闪,谢坤动掸不得,只得愣在那里。 院子里啪啦啪啦的下起了大雨点子,同时风起,一阵阵的凉气也从窗子窜了进来。王桂花趁这机会,又将身上的毛巾被用力襄了下,两人就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一个是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一个是半老徐娘,此时两人却是被那滚雷给赶进了一盘炕上来,又滚进了一个被窝里,就算是柳下惠再世,恐怕也难以抵御身体里的躁动了。 雷声渐渐的远去,雨却是哗哗的下了起来,那大大的雨点啪啪的砸在月台上面,让这两人世界的夜格外安全。 王桂花慢慢的松开了手,从炕上爬起来,赤着那雪白的身子将窗子关了,重新又躺回到谢坤的身边,只是这一回她不再用金被盖住身子,而是先脱掉了身上仅有的碎花裙子。 王桂花做这些的时候,谢坤一直在看着的,虽然屋子里没开灯,但偶尔一下的闪电还是把王桂花身影照得清清楚楚。王桂花没有再投进谢坤的怀里,却是平躺着,眼睛也闭了起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谢坤依然不动,只是在那里粗喘。他的心里好矛盾,白天曾经多少次偷偷的看过王桂花,而今天晚上王桂花躺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却不敢动。 坤子,现在你爹走了,我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一个女人活着好难,啥事儿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嘤嘤嘤……王桂花躺在那里幽幽的说,情到深处还委屈的哭了起来。 婶子,别难过。我这不回来了吗……谢坤还躺在那里没动。 坤子,你真的会帮我么?说着一只手就伸了过来。 …… 坤子,婶子身边还是缺个伴儿啊,这几年日子不好过,村里人说三道四。倒不如我踏踏实实再找个男人过日子啊,也免了这些个不是,她能够感觉得出来,这小伙子也到了婚假的年龄。 他突然猛的翻身起来,骑到了王桂花的身上来。此时的王桂花正光光的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虽然是黑夜,可从窗子外面透进来的光还是可以让谢坤看清王桂花那充满着诱惑的身体。 看到谢坤翻身上来,倒也不觉得吃惊,不由的笑了。 可他刚想架起身子来准备去攻城掠池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耷拉下了头来,谢坤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转眼就这样了?他试着用了几次力,都是枉然,身上的力气竟然一点儿都使不到那上面去,软软的就像一根死虫子。 他不想让王桂花知道自己突然不行了,他想,也许过一小会儿就好了的,于是,他俯下了身来,一手揉着王桂花的乳,一手却替自己揉了起来。 可揉了半天,一点作用没有。 还不上来?婶儿都等不及了。谢坤却一骨碌从王桂花的身上滚了下来。 王桂花被谢坤这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一紧张发了心脏病呢,赶紧坐了起来问道:怎么了,坤子? 我完了,婶儿,我过不去这道坎! 谢坤竟然失声痛哭起来。 此时的谢坤悔恨交加,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是那么强烈的欲望,只是脱了个裤衩的工夫就不行了呢?而且是没有任何的征兆,竟然连半点儿力气都使不上。 刚才谢坤一直是半支着身子的,让她也是纳闷儿。释然的说:不怕,刚才你一定是急了,心里发慌导致的,我们慢慢来。 虽然王桂花说得跟板上钉钉似的结实,可谢坤还是不怎么相信,毕竟这症候太突然了。如果今后再也好不起来,那岂不是要绝后了吗? 一想到这里,谢坤感觉到整个世界都灰了。因为他知道,王桂花不过是一个村妇,又不懂什么医术,当然刚才所说的话不过是安慰他而己。而要到医院里治病,这事儿早晚就会传出去。 呜——我完了! 一个大男人,别完了完了的,有婶儿呢,这病婶儿能治。王桂花像是打了包票似的,那语气毫不含糊,然后就开始了她的治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rongyao-goose.com